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仙途起点(每个人都卷入了一场盛大而...)

仙途起点(每个人都卷入了一场盛大而...)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四十七章


许久之后。


“是吗?”


齐衡看着前方紫衣矜贵的青年, 垂下了眼眸。


最终,他什么也未说,也没再提拜师的事情。


其他知道内情的少年人们,见状面面相觑了一眼, 也沉默没吭声。


他们都意识到了, 齐衡拜师的事情, 算是彻底黄了。


这明显是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啊!


苏烟微见气氛不对,连忙将搁在手边的那篮子灵莓果朝前递到了叶善剑尊面前,“叶剑尊,尝尝这个灵莓果吗?”


“我觉得味道还不错!”


叶善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然后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 从篮子里拿起了一颗灵莓果, 放入口中, “酸!”他评价了句道。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她面不改色说道:“但是有味,酸甜苦辣皆是人生百味。”


叶善看了她一眼,伸手从篮子里拿了第二个灵莓果。


苏烟微:要不是酸还能留到今天?


早在昨天就被我吃完了。


她算是见识到了她师父的人缘, 这是恶评如潮啊!


基本谁提他, 都没好话。


“云霄眼光不错。”他说了句, 然后道,“他也唯有这点可取之处。”


苏烟微:……


就在这时, 几名侍女端着盛着银鱼的瓷盘前来。


一盘红烧,一盘清蒸, 最后一盘油炸。


“谢谢你送来的灵莓果。”叶善对着苏烟微说道,“味道不错。”


苏烟微嘴角扯了个笑容, “您喜欢便好。”


只尝一口她便知道了,叶善道场内养着不俗的食修,这银鱼做的远超她在苏家时吃过的。


“喜欢便多吃些。”叶善说道。


“试试。”叶善朝苏烟微说道,“可有你家里做的好吃。”


苏烟微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道:“比我家做的好吃。”


唯有苏烟微,神色如常的端坐在那里,用完了整顿饭。


叶善看着她进食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赞许。


苏烟微没有客气,她很捧场的将三盘银鱼都吃空盘了。


也只有她一个人在吃,其他人都心不在焉,没有什么胃口,只浅尝了几口,便放下筷子不动了。


一直随侍在旁的鸿雁便走上前来,对着苏烟微一行人说道:“诸位,这边请。”


――


等到将三盘银鱼给吃空了,苏烟微放下筷子,对着面前叶善礼貌说道:“多谢剑尊招待,时候不早了,我们便不再叨扰,告辞了。”


叶善闻言朝她微一颔首,然后出声道:“鸿雁,送客。”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的心情,一个个都是心情沉重,表情也是一副凝重样子。


苏烟微笑着应了声,“是吗?”


“剑尊今日心情很好呢!”


道童在送苏烟微一行人离开的时候,对他们笑着说道。


道童送他们出了道场,便没有再继续送了。


一行人离开道场之后,走远了。


“是啊!”道童说道,“难得见剑尊如此高兴,他今日话都比平时多。”


苏烟微:这倒是没看出来。


“要不要再想想其他办法?”吴潜说道。


齐衡笑了笑,说道:“不必了,就这样吧。”


吴潜才按耐不住的开口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他目光看着齐衡,问的也是他。


“真的不必了。”齐衡抬头,目光望着远处,缓缓道:“见了叶善剑尊之后,我方才明白,一直以来耿耿于怀,记着这件事情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对叶善剑尊而言,我只不过是他救过的无数人中的一个,仅此而已。”


“足够了。”


吴潜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总觉得他是在强颜欢笑,于是便鼓励他道,“别这么快放弃,我们可以再想想其他办法。”


“见到他之后,我才发现他和我记忆里的不一样,记忆是会骗人的。”他说道,“一直以来我所憧憬的,想要成为的,只是我虚构臆想出来的那个英雄。”


“是我欺骗了我自己。”


“刚才为什么不说?”苏烟微转头看着他,问道:“他不记得,你提醒他便是了。”


齐衡摇了摇头,说道:“他既然已经不记得了,我又何必再旧事重提?”


心情复杂。


苏烟微看着他,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成为那个英雄好了。”


闻言,众人顿时沉默。


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为何不可以?”苏烟微反问他道,“只要你想,你去做,你便可以。”


“……”


“锄强扶弱,救世济人,就像当初你被人所拯救那般,去拯救其他人。”她说道,“在这世界上一定还存在着和你当初一样的人,在等待有人去将他救出水火吧!”


齐衡顿住脚步,他看向苏烟微,眼神迷茫,“我可以吗?”


“等到将来,我足以站到叶善剑尊面前,对他说一声,谢谢。”


而不是像这样,落荒而逃。


齐衡的眼神从迷茫逐渐变得坚定,“你说得对。”


他看着苏烟微说道,“我应该去努力,成为我所憧憬的那个人!”


唐州想了想道,“那你得有个计划。”


“不要轻言放弃,你可以的。”姜岁安鼓励他道,“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听到他这样说,其他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沉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气氛轻松了起来。


“男子汉就该这样!”吴潜大力的拍上了齐衡的肩膀,赞赏说道。


但是眼下这个计策失败了。


“那就该启动备份计划了啊!”


黄莺冷静的提出道:“冯师兄那边怎么办?”


原本他们想的是让齐衡拜叶善剑尊为师,只要他拜师成功,有了叶善剑尊做靠山,冯师兄他们自然不敢再招惹他。


“当然。”苏烟微理所当然说道,“不能只把宝压在这一处上吧,凡事都有万一,万一没拜师成功,总得想个办法把问题解决吧?”


吴潜看着她,抽着嘴角道:“这你都考虑到了?”


苏烟微说道。


众人闻言,齐刷刷看向她,异口同声道:“什么!?还有备份计划!”


“第二个计划是什么?”唐州冷静的问道。


苏烟微抬起眼眸看向齐衡,说道:“第二个计划,关键在于你。”


“当然。”苏烟微说道,“这是必须的!”


她当初碰瓷云霄剑尊的时候,也准备了备份计划的好吗?万一没碰瓷成功,她就打算去太白宗找个师父的。


“虽然你没有成功拜师,但你有我们啊!”苏烟微伸手指了指在场的众人,“他,她,他,她,还有我……”


“我们都是你的朋友啊!”


“我?”齐衡看着她道。


“冯师兄等人之所以敢欺凌你,不过是仗势欺人,看你没背景人脉,刚入门的新弟子修为低下。”苏烟微理所当然说道,“求人不如求己,只要你自个支棱起来,那谁都无法欺负到你头上。”


“事情闹大了,我们去给你作证,是他们先欺负你!”


苏烟微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年长师兄们欺负刚入门的年少师弟,还打不过,他们不嫌丢人,师长们都嫌丢人!”


苏烟微看着他说道,“下次冯师兄他们再来欺负你,你就顶回去,他凶,你更凶!”


“别怂,他不是你的对手,他根基虚浮底盘不稳,就是个花架子,根本不能打!”


如此,简单粗暴。


他们看向苏烟微的目光都不对了,没想到你看着文文弱弱,居然是这么个暴力少女!


“来一次,你就打一次,我们帮你!”


众少年人:……


人不可貌相啊这是!


但不得不说,“这主意不错,我看可行!”吴潜率先响应道。


一言不合,就开打。


满口打打杀杀的。


黄莺语气冰冷道:“那群人,该打!”


“……”


唐州思索了一阵,然后也点头赞同道:“可以一试。”


“反正就是打架嘛,只要赢了就好。”姜岁安很是简单粗暴道,“打不赢就回去喊人。”


“应该的,都是同门师兄弟,客气什么!”吴潜大大咧咧说道,他伸手搔了搔后脑勺道,“其实之前看着他们那样嚣张,我心里也很是不爽。”


“我也是。”姜岁安也说道。


齐衡看着他们,许久之后,哑声说道:“谢谢。”


“谢谢你们!”


“我们帮你!”


到此为止,事情算是有了解决。


齐衡看着他们,表情动容。


“那就这样决定了。”苏烟微一锤定音道,“下次,冯师兄他们要是来挑事,齐衡你就打回去。”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苏烟微对身旁黄莺说道。


吴潜、唐州、齐衡三人骑上了小金狮兽,腾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姜岁安也骑上她的仙鹤,朝苏烟微和黄莺挥了挥手,离开了。


苏烟微驱动天鸢上了空,穿梭在云层里。


“你早就知道了吧。”


“好。”黄莺答应道。


两人上了天鸢。


故意唆使齐衡前来找叶善剑尊拜师。


“那你可就高看我了,黄师姐。”苏烟微专注的看着前方驾驭着天鸢,表情如常,神色不变,语气平静说道:“正如我方才所说,凡事皆有可能。”


坐在苏烟微身旁的黄莺,开口说道:“叶善剑尊不会收齐衡为徒的事情,你早就知道吧?”


她看着苏烟微,语气笃定,“你是故意的。”


“越快越好,他耽误不起来。”苏烟微冷静理智说道,“冯师兄的事情不会是个例,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那像冯师兄这样的人只会层出不穷。”


“从踏入仙门那一刻起,激烈残酷的竞争便开始了,每个人都卷入了一场盛大而残酷的成长冒险里。”


“叶善剑尊收下齐衡为徒,是一种可能。不收,是另一种可能。”


“对于齐衡来说,不管是哪种,尽快的出结果最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朝前奔跑,在这个过程里,有些人跑得快,有些跑得慢,有些逐渐掉队,有些甚至半道终止了旅途。”


“差距逐渐显现,且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大。”


“起初,我们每个人的起始点都是一样的,差距不大。”


“宗门大选,齐衡能得第二便应证了如此。”


“这正是齐衡在外门人缘差,遭受冷遇的原因。”


“因为他是有希望达到旅途终点的那类人。”


“跟不上的人,就会落后,掉队,被淘汰。”


“一开始都是从同一个起始点出发,最终,每个人的旅途终点都不一样。能够真正完成这整场冒险旅途的人,为数不多。”


“我只是给了他一个最快做出决断的机会而已,不管好坏,把事情尽快的了结了吧。拖在这里,抱着缥缈不切实际的期待,总归不是个事。”


“我相信他,不管好的坏的结果,他都能接受。”


“他本该和我们一样进入内门,得到最好最快的成长,却因为自身的选择,去了外门。在外门,他是异类,格格不入。”


“在外门呆的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黄莺沉默了许久。


许久之后,她看着苏烟微,说道:“你真是个冷静理智到可怕的人。”


“最终,也如我所预料那般,他是个强大的人。”


听完苏烟微的话之后。


却偏偏不让人讨厌。


“很冷漠,也很温柔。”


如此冷静理智的计较得失,将一切都算进去了。


人心也好,情感也好,都算在其中。


她从未见过如此矛盾又特别的人。


“真不知该说你是冷漠的好,还是温柔的好。”黄莺低声喃道,“也许二者皆有之吧。”


黄莺说道,“苏师妹,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初看如朝阳旭日般灿烂明媚,其下却裹着一层冰霜,而在冰霜之下,又藏着金子般的心。


“他是死是活,是好是坏,你根本无动于衷吧!”


“所以,你又是为何掺和这件事情呢?”


“那你呢?”


苏烟微转头看向她,微笑说道:“黄师姐,你其实并不在乎齐衡的死活吧?”


黄莺看着她,笑了。


冷若冰霜的脸庞上宛若是开出了冰花,凛冽迷人又危险,“你说的对,我加入你们,只是想要知道你们能够做到何种地步。”


“这是报复吗?”黄莺看着她说道。


“你觉得是,便是。”苏烟微说道。


她看着苏烟微,说道:“结果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了。”


“连那个叶善剑尊都对你刮目相看。”


“我从一开始便知晓,叶善剑尊不会收齐衡为徒,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但我实在太好奇了,你们会如何做。”


亦或是,吴潜、唐州、姜岁安他们对齐衡所展露出来的信任和帮助。


最终,在他们之间所爆发出来的友情力量。都令黄莺惊叹。


不管是最后齐衡的决断,在意识到不可能之后,如此干脆利落的放弃。


还是苏烟微对齐衡的鼓励,让他迅速的振作了起来,没有陷入一蹶不振的泥沼中,反而是找到了新的目标,重新出发。


原来人类是如此复杂又单纯的存在,只要一点点善意,一点点希望,就能够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和情感。


“连我都忍不住的被影响。”黄莺说道。


苏烟微对着她笑,“这就是少年人友情的力量啊,这说明你也还年少啊!黄师姐。”


黄莺闻言,瞪大了眼睛望着她,仿佛她在说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你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