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我有一计(苏烟微:我的主意棒棒哒!...)

我有一计(苏烟微:我的主意棒棒哒!...)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四十五章


“你这是什么眼神?”


苏烟微见齐衡眼神震惊看着她, 不由奇怪道。


“……”


齐衡脸上神色微妙,欲言又止,他看着苏烟微半响,说道:“这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了?”苏烟微看着他说道, “山不来见我, 我便去见山, 你想拜师总要主动点吧?”


“难不成, 你还准备等叶善剑尊找上门来?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原来你是说这个啊!”


齐衡闻言顿松一口气,脸上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刚才苏烟微那危险凛然的表情和语气,他还以为她要去干掉冯师兄一群人等,是他想岔了。


否认的好快!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心里肯定有鬼, 苏烟微看着他脸上不自然的神色, 也没有追问, 只是道:“这事情还是早点解决的好,你也不想总是被那些人骚扰吧?”


“不然你以为我在说什么?”苏烟微奇怪看着他,“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齐衡立马否认道。


他没说话。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我们换个地方?”苏烟微看着他, 说道。


说骚扰都是含蓄的,那分明就是欺负霸凌了。


提到这个, 齐衡脸上的神色阴沉了几分。


齐衡没有拒绝。


“那走吧。”


齐衡沉默了一下, 然后点头,“好。”


“正好唐州要请我们去知味楼搓一顿, 我们就去那儿谈事吧。”苏烟微说道。


“你又要破财了。”吴潜看着前面走来的苏烟微和齐衡,对身边唐州说道。


唐州表情淡定, “反正破的不是我的财。”


苏烟微说罢, 朝前走去了。


齐衡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后面。


站在人群远处一袭苍蓝色道袍的黄莺看着他们那一群人,眸光微动, 片刻之后,她抬脚朝着苏烟微一行人走去,“介意,再加一个人吗?”黄莺来到苏烟微他们面前,开口说道。


苏烟微抬眸看着突然出现的黄莺,扬唇笑了下,“欢迎之至!”


“……”吴潜。


你可真会说话!


――


知味楼。


“人越来越多了。”吴潜小声嘀咕了句。


“这不挺好的?”唐州表情淡定说道,“人多热闹。”


然后便开始议事了。


“说吧,你有什么好主意?”吴潜拿起盘子里的一块瓜,咬了口,甜滋滋,看着苏烟微问道。


一群人朝着知味楼走去,上了二楼的雅座包厢。


叫了壶茶,和点心、灵果。


其他人就不可以吗?


她看着齐衡的目光如此说道,以齐衡的资质,多得是厉害负责的剑君尊者收他为徒,何必死磕叶善剑尊这一个?


苏烟微看着吃瓜的吴潜,嘴角不由抽了下。她移开了目光,不去看这个糟心的家伙。


“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苏烟微看着对面坐着的齐衡,问道:“为何非要拜叶善剑尊为徒不可?”


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是目光看向齐衡,等着他的回答。


齐衡抿了抿嘴,在众人的好奇目光下,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道出了原因,“五年前,叶善剑尊救过我的命。”


叶善剑尊可是出了名的不收徒,别人家的徒弟都能出师了,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他和宋照是蜀山剑派有名的“孤寡派”,宋照不收徒那还是有原因的,叶善剑尊就单纯是他毫无收徒的欲望。


“这我也好好奇!”吃瓜的吴潜插嘴说道。


众人听后,脸上闪过了然。


有这桩渊源,难怪。


“正是因为他,我才前来蜀山剑派,我想要成为一个和他一样锄强扶弱济世救人的强大剑修。”


原来如此!


“想拜叶善剑尊为师可不容易,至今为止,叶善剑尊从未开口提及过收徒之事。”唐州理智的分析道,他看向齐衡,“苏师妹说得对,坐以待毙恐怕是不行的。”


直白点说就是,想要等叶善剑尊开口收徒,下辈子吧!还是自个想办法白送上门去。


苏烟微的关注点和别人不一样,她想的是,原来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给你做徒弟白送上门。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吴潜理解的说道,他看向齐衡的目光充满了理解和认同,“齐师弟,你也是不容易。”


姜岁安眨了眨眼睛,脸上表情依旧迷惑,她并不能理解这种所谓的憧憬的情感。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吴潜拿起第二块瓜开始啃了,“该如何主动出击呢?


“为何他救过你的命,你就要一定要拜他为师呢?”姜岁安不解道,“想要报恩有的是方法吧?更何况,他也不一定需要你的报恩,也许救你只是他的举手之劳,顺手为之。”


“这就是所谓的憧憬吧。”苏烟微倒是能理解,“报恩只是其次,他主要是憧憬叶善剑尊的风骨和强大,仰慕他,所以想要拜他为师吧。”


“你见过叶善剑尊啊!”姜岁安眸光闪动,好奇问道:“那是位怎样的人?”她对于这位鼎鼎有名的剑尊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如今因为齐衡这事,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剑尊起了好奇。


“是个很特别的人。”黄莺想了想说道,“言语无法形容,你们见了,便知道了。”


一直安静听着他们说话的黄莺开口道:“叶善剑尊并非是轻易能够打动之人,我与他有过几面之缘,那是位意志坚定唯我独尊轻易不动摇之人。”


闻言,众人顿时看向她。


在座众人完全给勾起了好奇心。


“你知道叶善剑尊为何不收徒吗?”苏烟微直指问题的核心道,“不收徒总有原因的,是不想收徒,还是其他?”


可恶!


这样说,更加让人好奇了。


坐在一旁的齐衡见众人为他如此操劳为难,抿了抿唇,下定决心开口说道:“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不必为难。”


“你在说什么话呢?”苏烟微看着他诧异说道,“我以为你早就有数,从你答应我之时,踏进这里,这就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


“只要知道原因,便能对症下药了。”


黄莺蹙了蹙眉,然后道:“抱歉,这个我并不知晓。”


“因为大家都担心你,所以才坐在这里为你出谋划策啊!”苏烟微说道,“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


“你以为大家都是闲得慌吗?陪你在这里喝茶。”


齐衡闻言看着她。


“没错!”他像是找到了理由一般,理直气壮说道:“你好歹是赢过我们的人,怎么能沦落到被那些无名之辈欺负的地步,我们的面子往哪搁?”


齐衡看着他,“就因为这样吗?”


许久之后,齐衡才哑着声音问道:“为何帮我,和你们无关不是吗?”


“也不全是无关。”吴潜伸手搔了搔后脑勺,颇有些难为情说道,“看你这样被人欺负,我们也不好受,毕竟你是当初赢过我的人……”


“唔,他这样说也没错。”唐州想了想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真是令人不快。”


姜岁安说道:“我就单纯看不惯那些仗势欺人的家伙。”


“不然呢?”吴潜反问道,“这样还不够吗?”


齐衡看着在座其他人。


“你在说什么笑话呢?”苏烟微眼神睥睨他道,“我帮你,当然是因为下次再赢过你啊!”


“你要是被那群家伙给踩下去,那以后我的对手还不如你,岂不是令人不快?”


“嗯,和他们一样。”黄莺简短说道。


齐衡看向苏烟微,他抿了抿唇道:“你总不会是因为我赢过你,所以才帮我的吧?”


许久之后。


齐衡垂下眼眸,低声说了句,“谢谢。”


“喂喂喂!”一旁的吴潜不满说道,“你说谁呢?我难道不配做你对手吗!”


苏烟微直接在心下翻了个白眼,懒得理这个憨货。


“确实。”唐州赞同道。


姜岁安很光棍:“你们聪明,你们想吧。”


众人看了他一眼。


“那快来想办法啊!”吴潜清了清嗓子,道:“就算是要白送上门,那也需要个由头啊。总不能不管不顾上门,那会被赶出来的吧!”


一时间众人犯了难,陷入了沉思。


好半响之后。


“我倒是可以带路。”黄莺想了想道。


所以,还是没一个好办法。


“快说!”吴潜催促道,搞快点!


“就是吧,这个办法,需要胆子大。”苏烟微看向齐衡,“就看你敢不敢干了。”


“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苏烟微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转头看向她。


苏烟微看着他,笑容狡黠说道:“由我上门去叶善剑尊的道场做客,客气的提出,请叶善剑尊的高徒指教一二。”


“叶善剑尊没徒弟嘛,肯定就找不出人来,然后我再言语刺激内涵下。”


齐衡还没说话,一旁的吴潜便叫嚣道:“他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富贵险中求,干了!”


“说说。”齐衡看着苏烟微说道。


“……”


“……”


“那他的脸面定然挂不住,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这时候,齐衡你再站出来,就说让你代替叶善剑尊的徒弟出战。到时候,我们两人就做一场,你尽可能的表现自己,让叶善剑尊见识你的优秀。”


“结束战斗后,你再主动提出想要拜他为师。这时候,他就不好拒绝了。”


安静。


安静。


“……”


安静。


人才,人才啊,这是!


绝了!


死寂一般的安静。


众人哑口无言,目瞪口呆看着她。


苏烟微一脸淡定的说道,“没事,他不敢。”


“有我师父在呢,他不敢真对我做什么,顶多就是把我赶出去。”


“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样,这样,这样……天才的办法!”吴潜瞠目结舌望着苏烟微,震惊道:“你管这叫上门做客?你这分明是上门挑衅吧!”


“我怕到时候齐衡没拜师,你倒是先被人给打死了!”


“……”众人无语。


“怎么说呢。”吴潜伸手骚了搔后脑勺,“天才是真的天才,绝也真的是绝,但是好办法,呵呵!”


众人齐声道:“原来你还知道啊!”


“怎么?”苏烟微看着他们,奇怪道:“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天才般的绝世好办法吗?我觉得可行性很大。”


众人:……


一不小心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齐衡要真这么做了,那就不是去拜师,那是去结仇的吧!”他对着苏烟微翻了个白眼道,“你这就是故意碰瓷吧!”


“有什么问题吗?”苏烟微反问道,她理所当然说道:“我就是这么成功拜师的啊!”


一旁的唐州也首先浮现了类似于震惊到瞳孔睁大的失去管理的表情,他不可置信的喃喃道:“居然!”


相比之下,一旁的黄莺和姜岁安则是接受的很快,她们脸上表情若有所思,仿佛明白了什么。


吴潜目瞪口呆,“原来是这样吗!”


“竟是这样吗!”他一脸的震惊,仿佛撞破了什么绝世机密般,“我猜了那么多原因,居然没一个是对的!”


“原来云霄剑尊竟然是这样一个好脾气的人吗!”吴潜依旧是一副世界观破碎的难以置信的表情,“完全想不出!这竟然是那个云霄剑尊。”


他看着苏烟微,“他怎么没打死你?”


尤其是姜岁安一脸“学到了学到了”的表情。


比起男孩子们的失态,女孩子们心理素质要强大多了。


“不至于,不至于。”苏烟微觉得她有必要替云霄剑尊解释下,她算是发现了,云霄剑尊在外风评……很差,似乎所有人都把他当做是恶役,“虽然我师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真的不打小孩。”


吴潜听后说道,“他是不打小孩,但他嫉恶如仇啊!”


“……”苏烟微。


你至于吗!


吴潜:难道你不是吗!


你们这对极恶师徒!


“你的意思,我是恶咯?”苏烟微眯起眼睛说道。


“……”


“没什么!”吴潜立马转移话题道,“我们不是在说齐衡的事情吗?别跑题,继续!”


苏烟微看了他一眼,心下冷哼了声,暂时放你一马。


“这样想想,你们倒也是挺配的。”他喃喃说道。


“什么?”苏烟微看着他问道。


这让他如何回答呢?


糟糕!


“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她转头看向齐衡问道。


齐衡:……


苏烟微闻言神色满意,她看了眼在座的众人,说道:“齐衡说可以。”


众人:……


好像一不小心进入了生死选项。


面对苏烟微的目光,求生欲极强齐衡,只得硬着头皮道:“我觉得这个办法有可取之处,但……具体的,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他们齐刷刷转头看向齐衡,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齐衡!


齐衡: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