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修习丹道(某人看着文静秀气,内心竟...)

修习丹道(某人看着文静秀气,内心竟...)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


自抄书事件之后, 苏烟微和姜岁安成了好朋友,两人时常一起结伴玩耍。姜岁安养了一只仙鹤,乘着仙鹤她带着苏烟微来往蜀山剑派各处。尚未启灵的苏烟微,从此就过上了蹭小伙伴“车”的快活时光。


小寒峰, 书房内。


“微儿。”云霄剑尊走进来招呼苏烟微说道, “你随我来。”


苏烟微正坐在她的小书桌前, 埋头给赵兰写信, 告诉他,她在蜀山剑派交到了好朋友,外面的世界果然比家里更加自由鲜活有趣,鼓动他赶紧跑,要跑趁早。


来带庭院。


苏烟微看着前方空地上放置的一只巨大的木鸢, 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她转头看向云霄剑尊。


“喜欢吗?”云霄剑尊目光含笑的看着她,问道。


闻声, 她抬起头, 看着前方云霄剑尊, 语气疑惑,“师父,有何事?”


“你随我来便知晓了。”云霄剑尊并未直接答道, 而是卖了个关子。


苏烟微站起了身,好奇的跟着他出去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喜欢便好。”见她毫不掩饰的欢喜,云霄剑尊脸色也泛起了丝笑,“不能总是麻烦别人,有了自己的坐骑,日后出行便也方便。”


苏烟微没想到云霄剑尊连这个都考虑到了,她有些感动,但是,“为何是木鸢?”


“坐骑不该是仙鹤之类的吗?”她疑惑道,用木鸢来做坐骑,也是没谁了。


“喜欢!”苏烟微不假思索回道。


那是一只极为漂亮精致的木鸢, 漂亮的原木色, 外形和真的鸢鸟一模一样,做工精致大气, 通体流畅,没有一丝瑕疵, 活灵活现,宛若真物。


任谁看了,都会喜欢的。


云霄剑尊早猜到,“所以,木鸢是最适合你的。”


不吃不喝不需要人照顾,启动用灵石便可,定期送去墨工阁检修保养就好了。


苏烟微想了想,觉得也是,“还是师父考虑的妥善。”她冲着云霄剑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声音轻快愉悦,“谢谢师父!”


云霄剑尊眼睨她,说道:“仙鹤,你要自个去饲养照顾它,你愿意?”


“……不愿意。”苏烟微说道。


她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还照顾坐骑灵兽!


“岁岁,以后我也能带着你上天了!”她对着姜岁安眉眼弯弯,说道。


姜岁安看着这只木鸢,惊呼一声道:“墨工阁的天鸢!”


“没想到云首座居然给你找来了这个。”她惊叹说道,“这可不好弄,隔壁山头池真人的女儿闹着要,池真人废了好大功夫也没能弄来一只天鸢。”


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云霄剑尊心道,不枉费他辛苦这一趟,这木鸢可是废了他不少功夫才弄来的。


当天,得了木鸢的苏烟微就兴匆匆的乘着它上天了,她坐在木鸢内,感受着腾空而起上天的快乐,风从前方迎面吹来,抬头就是广袤无垠的湛蓝苍穹,苏烟微感觉她的整颗心也都飞了起来,人类自古向往天空,向往自由。


苏烟微乘着木鸢去了雁荡峰,找姜岁安献宝去了。


“汇聚了墨工最顶尖的炼器造诣,不但可以日行万里,更是集攻防于一体,刻有防御阵法和配有攻击法术,内置延展空间,相当于十个须弥戒空间大。”


姜岁安继续道,“而且,天鸢认主,在主人失去意识时会主动护主,拥有的最顶级防御阵法足以保护主人不受侵害,等待救援。”


苏烟微听后惊叹,“这么神奇的吗!”


“不愧是云首座。”


苏烟微听后,好奇道:“多难弄?”


“特别特别特别难弄。”姜岁安说道,“天鸢是墨工阁的造物,每五十年造一批,每一批唯有十只。”


苏烟微自然也想到了这个,她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微妙,她这个碰瓷来的师父,可要比她想象的做的更好,他仿佛毫不在意她的强行碰瓷拜师,真将自己当她师父了,认认真真尽责尽力的当着一个好师父。


她是不是也应该对他更孝顺些?


苏烟微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决定以后少顶撞他几次,看在天鸢的份上。


“是啊。”姜岁安点头说道,“所以修界的大能都想给他们的徒子徒孙弄一个,每次到墨工阁造天鸢时,修界各个大能真君都寻上门去,想讨要一只。”


修士家的孩子都是金贵的,高阶修士尤甚,一个个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恨不得给他们全副武装到牙齿,以免受到外界侵害遭遇不测。不夸张说,这些大能真君抢夺起墨工阁的天鸢,那激烈状况不比争夺天地灵宝差。


在这种情况下,云霄剑尊能给苏烟微弄来一只天鸢,不可谓不费心。


“好啊!”姜岁安欣然应允道。


两人便乘着天鸢在蜀山剑派上空,沿着蜀山山脉飞了一圈,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凉爽带着山里草木的清新,自高空往下俯视,只看见的一片绿色,延绵不断。


最后。


“微微,微微!”姜岁安看着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苏烟微,叫了几声道,“你在发什么呆。”


苏烟微回过神来,抬眸看着她,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我带你乘天鸢上天兜一圈吧!”她说道。


“微微,我以后也许不能经常来找你玩了。”姜岁安低头抚摸着膝上的小灵狐安安,说道。


苏烟微闻言,抬眸看向她,“嗯?发生了什么。”


“我要去和张居道君学习符,所以可能没那么多时间来找你了。”姜岁安说道,“师父说我虽然尚未到启灵的年纪,但也不能每天这么闲着,一寸光阴一寸金,趁此时机可以学习一下旁的道法本领。”


两人回到了雁荡峰,后山茂盛的大树下。


苏烟微和姜岁安倚靠在树干上,几只雪白的灵狐幼崽在他们的身边跑来跑去,比起同窝的兄弟姐妹要瘦小一圈的小灵狐安安,趴在姜岁安的膝上,爪子抓着自己的尾巴玩耍。


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气息奄奄虚弱萎靡的样子,它现在则要健康精神不少。


姜岁安抬起头看着她,眼睛里闪着光,“你不怪我吗?”


“为何要怪你?”苏烟微奇怪道。


“我没和你说,一个人去学习符。”姜岁安抿了抿唇,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不生气吗?”


苏烟微安静的听着她说。


“师父问我要学什么,我说我想学符。”姜岁安继续道,“所以师父带我拜访了张居道君,敬了弟子茶,交了束,日后我便跟着张居道君学习符了。”


“原来如此。”苏烟微点头说道,“挺好的,你好好学。”


姜岁安目光定定看着苏烟微许久,然后一把扑了过去,抱住苏烟微,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微微,你真好!”


“你怎么这么好!”


苏烟微任由她抱着她,“我们是朋友嘛,朋友就该相互理解,为对方着想。”


“这没什么可生气的吧。”苏烟微说道,“学习新知识,是好事。我不能阻拦你去变好,朋友就该是为对方着想。”


她看着姜岁安,“反倒是你,有这种想法,很奇怪吧!”


苏烟微觉得姜岁安有时候很奇怪,和她活泼元气的外在性子截然不符,看似外向开朗的姜岁安,实则情感很纤细敏感。


一派端庄娴静。


苏烟微靠在树干上,抬头仰望着远处天空,“我想,我要不要也去学个什么。”


听了姜岁安学习符后,她便萌生了这个念头,和在家里不一样,蜀山剑派这样的大宗门,有着各式各样的修士,不管是符也好,阵法也罢,亦或是丹药书画琴乐……全都有擅长精通此道的修士。


“有朋友真好!”姜岁安感动说道。


许久之后。


姜岁安恢复冷静,她放开了苏烟微,坐直了身体,低头抚摸着膝上的小灵狐。


“唔,我应该不会学符。”苏烟微说道,“我对符并不甚感兴趣。”


姜岁安听后表情有些失望,但还是鼓励支持她道:“那你想学什么?”


“还没想好。”苏烟微说道,“我要仔细想想。”姜岁安赞同点头,“是该好好想想,不能马虎草率。”


举个例子世家就好比是私立专科大学,宗门就是公立综合大学。苏烟微从私立专科大学转学到公立综合大学,她就琢磨是不是应该趁着现在时间多去多修几个专业。


姜岁安闻言,比她反应更加强烈,“好啊,学!”


“我们一起有伴学!”


老远的茶室内的云霄剑尊便听见她的叫声,他慢悠悠的品了口杯中的茶,放下杯子,抬眸朝着门外看去,冲着小跑进来的苏烟微,扬声道:“叫魂呐!”


“师父,我有件事情问你。”苏烟微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脸颊也泛着健康的粉色,秀气的鼻子上沾着丝丝汗水,“你觉得,我适合学什么呢!”


云霄剑尊闻言挑眉,“哦?”


结果就是,苏烟微直到回去小寒峰也没想好要学什么。


她表情沉思朝着她的院子走去,忽地停下脚步,然后猛地转身,蹬蹬朝玉龙苑跑去。


“师父,师父!”


许久之后,她抬起眼眸看着他,说道:“炼丹吧,生病要吃药,受伤要吃药,有病吃药没病吃药,可见丹药是很重要的。”


“师父,你觉得我学炼丹怎么样?”


云霄剑尊看着她,笑道:“你决定便好。”


苏烟微便将事情与他说了一遍,末了问道:“师父,你觉得我该学什么呢?”


云霄剑尊看着她,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你想学什么呢?”


苏烟微闻言陷入思考。


苏烟微闻言眼睛一亮,说道:“是那位丹道大师,孔稚,孔丹师吗?”


“嗯。”云霄剑尊肯定了她的猜测。


“居然!”苏烟微惊讶道,随即立马兴奋了起来,“我会努力的!”


“那就炼丹吧!”苏烟微表情坚定,做出决定道。


“嗯,便如此决定了。”云霄剑尊对她的选择决定一向以鼓励肯定为主,他想了想,然后说道:“过几日,六艺院又到了招收弟子的时候,你可以去试试。”


“孔稚今年也会去选学生。”


苏家曾为苏烟微请过孔稚前来为她炼丹药,但当时孔稚在研究一张上古丹方,正在关键时刻,所以拒绝了推荐其他的丹师给苏家。苏家虽然遗憾,但也只得作罢。


是以,苏烟微对他记忆尤深。


能跟随孔稚学习炼丹,那绝对是莫大的幸运和机遇!


云霄剑尊看着她,意味不明说了一句,“倒也不必太努力。”


不过正在兴头上情绪激动的苏烟微,并未注意到这点,她满脑子都是孔稚,孔丹师。


这位孔丹师,在修界赫赫有名,是最年轻也最有可能冲击丹道宗师境界的丹道大师。


姜岁安听后,鼓掌道:“好!学!”


“我打算去六艺院向孔稚丹师学习炼丹!”苏烟微继续说道。


“……”


苏烟微眼睛闪闪发亮,容光焕发,精神百倍,磨刀霍霍向孔稚,誓要将他拿下!


次日。


苏烟微和姜岁安说了她的决定,“我决定去学习炼丹!”


许久之后,姜岁安才委婉劝说道:“你要不要换一个人?”


苏烟微不明所以,“为何要换?孔丹师就很好啊!”


“虽然如此,但,但也许他不是最合适的那个。”姜岁安努力的试图让她改变主意,“有时候能力的高低,并不意味着所有。”


掌声骤然停下。


姜岁安一脸为难的表情看着她,欲言又止。


苏烟微:????


姜岁安说道:“你可知为何以孔丹师的身份地位,还需要去六艺院招收新学徒?”


“因为他以往的学徒全被他骂走了。”


姜岁安继续说道:“孔丹师是出了名的严格挑剔,眼里容不下沙子,他并未收亲传弟子,倒是陆续带了几个学徒,但这些学徒无一例外,全被他骂走了。”


苏烟微敏锐的问道:“何意?”


“意思就是……”姜岁安犹豫了下,索性直言道:“孔丹师并不适合做老师。”


“为何如此说?”苏烟微问道。


“那这次岂不是机会难得?”苏烟微说道。


姜岁安摇头道:“并非如此,其实孔丹师这五年,年年都会去六艺院招学徒,只是一直未找到满意的。”


“据说,他条件很严苛,无人能够让他满意。”


“据说走的时候,都是哭着离开的。”


苏烟微听得眼睛微微睁大,“这样子的吗?”


“是啊!”姜岁安点头说道,“孔丹师的上一个学徒还是五年前,自从五年前那最后一个学徒走了之后,孔丹师便一直未再带学徒。”


姜岁安闻言眼睛顿时瞪大,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为甚么!”


我说了那么多,难道你都没听进去吗?


“因为他是最厉害的。”苏烟微理所当然说道,“要找老师,当然要找最厉害的啊!”


“很多丹道的师兄师姐们都去试过,无一例外全都被拒之门外。”姜岁安试图打消苏烟微的念头,强调道:“孔丹师真的很严格挑剔,脾气也真的很差,很会骂人的。”


“你要不要换一个老师?”


“不要!”苏烟微不假思索说道。


没想到某人看着文静秀气,内心竟然如此狂野,你这么慕强,你师父知道吗!


姜岁安:……


她一脸目瞪口呆。


“放弃最厉害的,去选择其他次一点的,不管怎么想,都让人很不甘心呢!”苏烟微说道,“可恶!就算他脾气差,会骂人,我也忍了!”


哦,姜岁安想起来,云霄剑尊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最强。


她现在不由地怀疑起小伙伴拜师的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