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家有二徒(单身老父亲,发出了生活艰...)

家有二徒(单身老父亲,发出了生活艰...)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二十章


这让林星河皱起了眉,如此行径是不对的,他决意去劝说云霄剑尊,让其将苏烟微放归苏家。


“明叔是要去见师父吗?”他看向面前明月总管问道。


明月总管点头,“此事还需禀告首座一声。”


“我与你同去。”林星河说道。


二人一同前往玉龙苑,见云霄剑尊。


玉龙苑。


正在屋内与苏烟微闲暇下着棋的云霄剑尊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笑道:“该是你师兄来了,你进去里面躲一躲。”


苏烟微:?


为啥要我躲起来?


云霄剑尊脸上露出狭促的笑,“看一会你师兄会说些什么。”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苏烟微心道,这要是我师父,我非要亲手弑师不可。哦,他还真就是我师父,还是我亲自碰瓷来的。


顿时,她看云霄剑尊的目光就危险了起来,眼睛直往他脖子上瞄,似乎在看哪个地方比较脆弱,好下手。


“……”


这人还真是恶劣啊!


她麻溜的从席子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乖巧说道:“那我就不耽误师父大计,去里面躲起来了。”


苏烟微小跑的躲进去了里屋的隔间里,躲在屏风后,探头探脑的头盔。


“你在看什么?”云霄剑尊察觉到她不怀好意的目光,睨她一眼,问道。


苏烟微收回了目光,一脸无辜,“看师父长得好看啊!”


“首座。”


云霄剑尊看着他们二人,问明月总管道:“发生了何事?”


这时候,门外的林星河与明月总管走进屋内。


“师父。”


“是。”明月总管应声道。


等到明月总管离开之后,云霄剑尊看向安静伫立在一旁的林星河,欣慰笑道:“你的毒解了。”


明月总管将苏家上门前来的事与云霄剑尊说了一遍,并问道:“此事该如何处理为妥?”


“既然是苏家送给他们大小姐的东西,那便给微儿送去便是。”云霄剑尊说道。


他目光盯着林星河,许久之后说道:“你认为为师做的不对?”


“是。”林星河没有丝毫迟疑答道。


“多亏了小师妹。”林星河说道,他顿了下,抬起眼眸看向前方云霄剑尊,“既然我的毒已解,还请师父将小师妹送归苏家。”


云霄剑尊闻言,脸上笑容消失。


“师妹的恩情将来我会回报。”林星河说道,目光直视云霄剑尊,“还请师父放小师妹自由。”


云霄剑尊定定看了他半响,然后笑道:“星河啊,星河,你还当真是旁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你就不会用你的脑子想想的吗!”


躲在屏风后的苏烟微:……


师兄你还真是一点求生欲都没有啊!


云霄剑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骂道:“谁会将胁迫绑架的对象收徒徒弟?哪个人又会认绑架胁迫她的人为师?是脑子坏掉了吗!”


躲在屏风后的苏烟微频频点头,就是这样没错,师兄他真是太好骗了!这都相信。


“……”


林星河闻言,蹙起了眉头。


“太好了。”林星河闻言松了一口气,俊逸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师妹不是被师父诱骗绑架来的,真是太好了。”


“……”


“所以,师父你是骗我的吗?”林星河看着他疑惑问道。


“没错!”云霄剑尊大言不惭的承认道,“我就是骗你的。”


好半响之后,云霄剑尊才恨恨说道:“你就不在意为师骗你吗?”


“师父并无恶意不是吗?”林星河坦然说道,“我并未从师父身上感受到恶意。”


云霄剑尊顿时哑然,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有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灭,熄火了。


躲在屏风后偷窥的苏烟微,也惊了,这是什么品种的小天使啊!


许久之后,林星河看着他,“连师父也不能相信吗?”


“是。”云霄剑尊冷酷说道,“吾非圣人,亦有私心。”


“没有恶意,也是欺骗!”云霄剑尊盯着他,冷酷说道:“这世上并非只有恶意会伤人,老弱妇孺亦会杀人,他们行凶杀人或许并非是出于恶意,杀人那一刻他们甚至并不认为自己有罪。”


“你要学会分辨真假谎言,任何欺骗你的人,你都需要警惕,不要盲目的去相信任何人。”


“……”


云霄剑尊看着他这副样子,就来气,知道,知道,我看你根本不知道!眼不见心不烦,他挥手打发林星河下去,“毒解了,就去将落下的修为补回来,最近不要下山了。”


“星河,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没有人是永恒不变的,人性善恶是复杂的。也许他现在是好人,但将来他变了,你要学会去分辨善恶真假,用你的理智去分辨,而不要依赖相信情感直觉。”他对着林星河语重心长说道。


林星河脸上表情依旧是淡漠,目光似有困惑,许久之后,“我知道了,师父。”


我能说我才是被胁迫的那个吗!


“难不成还能有假?”自觉在徒弟面前还是要点面子的云霄剑尊冲着他没好气说道,“你师妹可要比你聪明机灵多了,收了她做徒弟,我真是满意了,太满意了!”


林星河没动,他看着云霄剑尊说道:“所以,师尊是真心收小师妹为徒的吗?”


“……”云霄剑尊。


她撇了撇嘴,堂堂剑尊,还真是玩不起呀!


林星河丝毫没有察觉到云霄剑尊脸色的不对劲,一脸赞同的点头,“师妹确是比我聪慧。”


“满意的不行!”


躲在屏风后的苏烟微:隔着屏风都能感受到你的倔强强撑。


林星河倒是坦然,“事实而已。”


“……”


“……”云霄剑尊。


忽然一阵疲累涌上心头,看着面前这没心没肺的傻徒弟,他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


“那弟子便不扰师父了。”林星河问清楚了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等到林星河走了之后,苏烟微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苏烟微觉得再说下去,云霄剑尊大概能被气死。


显然,云霄剑尊也是这么觉得,“走走走,你快走!”他冲着林星河不耐赶人道。


他这两个徒弟,一个傻,一个过分聪明。


“你可知你师兄是如何中的噬灵散?”云霄剑尊说道。


她看着一脸没好气表情的云霄剑尊,难得善心大发,安慰他道:“师兄本性纯良,也非坏事。”


云霄剑尊看着她,愈发头痛了。


“为了更好的奴役当地凡人百姓,也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利用一些凡人去管治驯服另一些凡人,漠河当地的大小城主全都是魔道邪修一手扶植的傀儡,他们定期为邪修送上活人供给他们修行魔功。”云霄剑尊叹气道,“因此,外界一直未能察觉到不对,直到星河发现了此事。”


“他单枪匹马只身一人闯入漠河魔道邪修的据点,将那些邪修杀了个七七八八,解救出了被囚困在地牢里的凡人百姓。其中有个老人,是漠河一座小城的上一任城主。”云霄剑尊面无表情,讥诮说道:“他被人夺了权位,新城主上位后将争权失败的老城主当做人牲送去了魔宫。”


苏烟微摇了摇头,心生好奇。


“是被他解救出来的一名老人下的毒。”云霄剑尊说道,“漠河早已经沦为邪修的屠宰场,他们奴役当地凡人百姓,利用他们的血肉来修习魔功。”


苏烟微闻言睁大了眼睛。


人性之恶,之卑劣,远超人的想象。


“老城主被星河解救出来之后,感激的不得了,连连感谢星河救命之恩。”云霄剑尊说着这些话时,脸上表情冰冷讥诮,“他是真心感激星河救了他,亦真心想要卷土重来夺回城主之位。所以,他和那些逃走四散的魔宫邪修联络上,听从他们的命令,给星河下了噬灵散。”


“他满怀感激的递给了星河一碗水,星河毫无怀疑的喝下了。”


苏烟微看着他张了张,许久之后,只说了一句,“不是你的错。”


“是那些人太坏。”


“我宁愿他不相信任何人,对人性失望,也不想看到他哪一日遭人暗算,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云霄剑尊声音冰冷说道,“他是我的徒弟,是我没教好他。”


“……”


“那还是要担心一下的。”苏烟微振振有词道,“聪明人也有被骗的时候,不然怎么有老话说阴沟里翻船呢?师父,你不能厚此薄彼,只心疼师兄啊!我要闹了。”


云霄剑尊听得脑壳痛,没好气道:“还能有人骗得到你?你是小孩子吗?还闹!”


“也不是师兄的错。”苏烟微说道,“善良从来不是过错。”


云霄剑尊看着她,冰冷的脸庞忽地笑了,“你这样就很好,不像你师兄,你这么机灵,为师不用担心你哪天被人骗。”


神他妈二胎父母!


“为师现在就想丢掉你。”云霄剑尊没好气说道。


“我本来就是个孩子啊。”苏烟微理直气壮道,“二娃和大娃争宠,不是每个二胎父母都要面对的吗?”


云霄剑尊:……


“这可不一定,和某个老是骗人的老不羞相比,显然是我这个无辜可爱的小孩子更可信吧!”苏烟微一脸狡黠道。


“……”云霄剑尊。


“那我就去和师兄说,你骗我!你翻脸不认人,达成目的就反悔约定!”苏烟微不带怕的,反击道。


“……你师兄不会信你的。”云霄剑尊嘴硬道,身上气息明显弱了下来。


所以说,徒弟太聪明了也不好。


唉!


孩子难带啊!


单身老父亲,发出了生活艰难的沉重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