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蜀山剑派(把苏敬亭的女儿绑来了,你...)

蜀山剑派(把苏敬亭的女儿绑来了,你...)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十八章


苏烟微和云霄剑尊满载而归,准确的说是苏烟微满载而归,云霄剑尊到底还是没能阻止她薅叶子,苏烟微一句“我凭实力摘下来的叶子,我为甚么要还回去?”,将他堵的哑口无言。


是啊,摘都摘了,还能怎么办?


又不能长回去,只能任由她了。


沿着来时路返回,苏烟微和云霄剑尊离开了首阳山,他们回到清风岭的时候,已是白日。云霄剑尊重新祭出了灵舟,带着苏烟微前往蜀山剑派。


——


蜀山剑派是天下剑修的圣地,是修界传承最古老久远的第一大剑宗,宗门内八成修士是剑修,他们一生执着剑道,追寻剑道的最高境界,以剑为生。


他的身后,精致漂亮的女童稳稳当当的跟着,睫毛卷曲翘起,眼睛乌黑明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灵动极了。


仙人一样的师父,带着仙童般的小徒弟。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苏烟微和云霄剑尊到达蜀山剑派的时候,已是三日后,天光初亮之际。清晨的蜀山笼罩在一成薄薄的烟雾之中,青山如黛,秀丽飘逸。露重寒意深,两人上了蜀山。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沿着青石台阶往上,尽头便是蜀山剑派的山门。


云霄剑尊一身墨绿色的道袍宽袖束腰,腰悬剑,身量颀长,步履轻盈地沿台阶而上,风吹起他衣袖飘飞,端的是俊逸风流,道骨仙风,脱俗不凡。


苏烟微愣了一下,方才明悟他的意思。


“师父。”她叫了声,乖顺的任由他牵着她的手,引领她踏入前方修行之地。


她叫他一声师父,他引她入道途。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注]。


在最后一个台阶时,云霄剑尊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苏烟微,不得不也停下,目光疑惑的看着他。


云霄剑尊却是转过了身,伸手牵起了她的手,对她含笑说道:“走吧。”


值守的弟子闻言一怔,随即立马说道:“恭贺首座,得觅佳徒。”


云霄剑尊轻笑了几声,带着苏烟微离去了。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听说了没有,云霄剑尊新收了个徒弟,是个漂亮的女娃娃!”


云霄剑尊领着苏烟微入了蜀山剑派,来到山门前,今日值守的弟子见了他,立马恭敬叫道:“云首座。”


“您回来了。”弟子说道,目光却是好奇的往他身旁牵着的苏烟微看去。


云霄剑尊唇角含着笑,眉眼间尽显俊逸风流,声音悦耳动听,“这是我新收的小徒弟,是个伶俐的孩子。”


……


……


不到半日,云霄剑尊回宗,和他新收了个小徒弟的消息,便传遍了大半个蜀山剑派。


“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亲眼所见!”


“云首座不是去给林师弟寻药去了吗?怎么成了收徒?”


云霄剑尊一路领着苏烟微招摇过市,毫不遮掩,直往小寒峰而去。小寒峰是他清修的道场所在,山上唯有他和其大弟子林星河,素来清静,称之为冷清也不为过。


早得到消息的林星河,早早的便候在了道场的门前,迎接云霄剑尊归来。


这是苏烟微第一次见到林星河,传闻中的那个凭一己之力平定了漠河的邪修作乱,将在漠河盘踞经营多年的邪修据点连根拔起,重创了魔道邪修,名扬天下的少年剑修。


人人都好奇,云霄剑尊这新收的小徒弟是什么来历?


能入他的青眼,让他亲收为徒,必是不同凡响,根骨清奇天赋异禀的稀世奇才吧!


小寒峰。


气质淡淡的,有些淡漠。


令人不由地想起林间的青竹,淡雅清瘦。


无疑,他是个好看出色的美少年。


也因此遭到了魔道邪修的报复追杀,不幸中了禁药噬灵散。


是修界近日来最大的热点人物,绝对的美强惨。


传说中的人物出现在了面前,苏烟微目光好奇的打量着他,比她想象的要更为年少,看上去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眉眼冷峻,面容俊秀,身量颀长,清瘦。


“师父。”林星河神色淡漠,对云霄剑尊道,“弟子不肖,令师父操劳担心。”


云霄剑尊看着他,不以为然说道:“这算不上什么操劳,你近日的伤势如何?”


“尚可。”林星河说道。


但是比起好看,他身上的气质更为独特吸引人,有种遗世独立的淡漠淡雅。


苏烟微心下赞叹,真是个出色极了的少年啊!


难怪修界那般追捧他。


林星河脸上的神色依旧是淡漠,闻言不为所动,似乎此事与他毫不相干,他倒是冷静理智的说道:“听闻苏敬亭的独女体弱多病,这千年雪芝草正是他为其女寻得,他不愿意亦是情理之中。”


“师父不必耿耿于怀。”


“这怎么行?”云霄剑尊不满说道,“他女儿重要,我徒弟就不重要了吗?”


云霄剑尊听到这个尚可,眉眼便挑高了几分,他这个徒弟啊!什么都好,唯独这性子不好,问他什么都是尚可,随便,听师父的。


他就是看不惯林星河这幅万般不上心的淡漠模样,故意逗弄他道:“为师此次前往玉城苏家,想要向苏敬亭讨他那株千年雪芝草,用以压制你体内噬灵散的毒发蔓延。”


“哪知苏敬亭那人如此不近人情,断然拒绝,毫无回转余地。”


“你是我徒弟,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毒发?”云霄剑尊冷笑了一声,声音冷酷说道,“既然他苏敬亭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他不给我徒弟活路,我也不让他好过!”


云霄剑尊冷笑一声,“星河你且放心,为师不会让你有事的,我把苏敬亭的女儿绑来了,你若是有事,我就要她给你陪葬!”


“他女儿如今好好的一时半会出不了事,可我徒弟如今正危在旦夕,等着灵药救命!他怎么就不能通情达理,通融些?”


危在旦夕的林星河,依旧还是那般淡漠冷静的模样,似乎云霄剑尊口中说得那个分分钟就要人没了的家伙不是他一样,语气平静无波:“生死有命,倒也不必强求。”


云霄剑尊听话嘴角抽了下,看见他这幅万般不上心听天由命的鬼样子心下就来气,他越是淡漠不在意,云霄剑尊就越是想折腾他,他故意生气道:“这怎么可以!”


苏敬亭的女儿,苏烟微:????


突然被绑架?


就在她还有些懵逼的时候,戏精上身的云霄剑尊给她使了个眼神,让她配合。


苏烟微:……


就很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