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谋事在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一...)

谋事在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一...)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八章


所以赵兰是笃定苏烟微会拒绝这门亲事才随母亲上门的,微妙的有种被利用的感觉。苏烟微故意说道:“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一定会拒绝呢?”


“你拒绝了谢七郎,又岂会看上我?”赵兰神色平静说道,“我远不如谢七郎。”


苏烟微想了想,认为他大概是说自己的相貌不如谢玉容,谢玉容在修界是有名的美少年。


“凡事都有意外。”她说了句道。


赵兰看着苏烟微,问道:“这次是否是意外?”


“不是。”苏烟微不甘心的说道,可恶!有种输了的感觉。


“嗯。”赵兰应了声,看着她又说道,“你想离家出走。”


是那种肯定的语气。


苏烟微:……


赵兰看着她笑了,唇红齿白俊秀的男童笑起来,像是仙童般可爱。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你不想联姻。”赵兰看着苏烟微,语气肯定说道。


苏烟微倒也不隐瞒,爽快的承认,“你不也是?”


这也能看出来!?


既然被看穿了,苏烟微索性说道,“我的确是想离家出走,但是我年纪太小了,也没自保能力,唉!”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她叹气。


目瞪口呆,他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赵兰回答她的疑问说道。


苏烟微嘴角抽搐了下,“你怕不是能看透人心?”


苏烟微点头,“听说过。”


云霄剑尊是蜀山剑派有名的剑仙,剑道上享有盛名,备受尊崇。他修为高深,剑道造诣深不可测,战绩惊人。与他的剑道战力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容貌,云霄剑尊据说是个稀世罕见的美男子,光风霁月,胸怀洒落。


“一月前,云霄剑尊的徒弟拔除了漠河的一处邪修据点,不幸中了噬灵散。”赵兰说道,“如今云霄剑尊正在四处为其徒弟寻求灵药。”


赵兰看着她,冷不丁说道:“也不是毫无办法。”


“?”苏烟微抬起头,看着他。


“你知道云霄剑尊吗?”赵兰说道。


“云霄剑尊的徒弟也太倒霉了吧!”苏烟微不由地感慨道,这种千年前被禁止杜绝的毒药也能被他撞上。


“云霄剑尊的这个徒弟与他关系非比寻常,是他故去的姐姐留下的孩子。”赵兰说道。


那不就是外甥?


苏烟微听后惊讶,“噬灵散!?”


噬灵散这种毒非常罕见,想要了解这种毒,首先要将它和化灵散区分开。化灵散是短暂的将修士体内的灵气化去,暂时让修士失去灵力,药效过了便会恢复。而噬灵散,这个噬,是吞噬的噬的。它会逐渐吞噬蚕食修士的灵力甚至是灵根,最终将修士变为一个没有灵力丧失灵根的凡人。


这种毒太过阴毒,所以早在千年前就被禁了,是禁物。没想到,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哎!”苏烟微惊讶,居然还有这个事情吗,她都不知道,“他求得什么药?”


“千年雪芝草。”赵兰说道。


“哦,那难怪。”苏烟微神色闪过一道了然,“这是我爹费尽千辛万苦寻来的给我救命用的灵药,肯定不会答应的。”


苏烟微暗道,那的确是不一般。


“不过,你与我说这些做甚么?”苏烟微奇怪问道。


赵兰看着她,说道:“云霄剑尊几日前曾上贵府求药,被拒绝了。”


“你离家出走之后打算前往哪里?”赵兰忽地说了句道,“我想要前去灵隐寺拜师修行佛法。”


“哎!”


苏烟微眼里闪过一道惊讶,没想到小佛陀真的想做个小和尚!


她几次病危都是靠的这株千年雪芝草救回一条命来,她爹肯给才怪。


“林星河对云霄剑尊很重要。”赵兰强调了一句,“云霄剑尊不会放弃他,求药被拒之后,云霄剑尊并未离开玉城,他如今正在城中的一间客栈内。”


苏烟微听后更加纳闷了,“所以?”


“如果你无处可去的话,不如考虑下蜀山剑派?”赵兰对着她,认真的建议道。


苏烟微听后没说话。


蜀山剑派吗?


“挺适合你的。”她中肯的说了句,赵兰身上有佛性,与佛道契合。


赵兰听后,脸上露出来笑容,“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是吗?”苏烟微说道,“那以往那些说你不合适的人,肯定没眼光。”


“明白!”苏烟微愉快说道。


瞌睡送枕头,赵兰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解了她燃眉之急。


正在愁该怎么离家出走的苏烟微,如今便有了点子。


她原本的计划是太白宗,太白宗是她娘亲叶清梦曾经修道的宗门,梦境中的苏烟微离家出走后,去的也是太白宗修行。


“好像也不错。”苏烟微轻声说了句,她看向赵兰,“云霄剑尊住在哪个客栈?”


赵兰脸上露出一个充满佛性的微笑,“云来客栈,每日申时他都会在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喝酒,你去了就能认出他来。”


“不必,我有更好的办法。”苏烟微说道,“比千年雪芝草更管用。”


赵兰闻言,脸上流露出好奇,但他克制的没问,只是道:“那便好。”


“不过,我有个问题,你为何煞费苦心帮我?”苏烟微奇怪看着他,“这本与你无关吧?”


赵兰还很贴心的问道,“需要帮手吗?”


“我可以给你望风。”他说的委婉。


苏烟微明悟他的意思,感情赵兰以为她打算去偷她爹的灵药去给云霄剑尊啊,怎么可能!那千年雪芝草,是她爹千辛万苦为她寻来的,苏烟微断不能践踏他的心意。


赵兰是个聪慧通透的孩子,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人生不掌握在他的手上,而是受制受困于那座恢弘森严的府邸内,也明白他娘在府上的处境,更明白了他爹不爱他和他娘的事实。


他看得太明白,太通透,这并非是一件好事。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赵兰都处于一种自闭厌世的状态,直到一个云游的灵隐寺佛修途径赵府,在赵府做了一夜客。那名佛修看见了赵兰,感慨了一句,“生来启慧,通透明镜。”


显然,赵兰是做好了准备前来的,这些消息他必是废了一番心思去调查得来的。以他如今的年纪,想调查这些不容易。


赵兰看着她,神色认真:“投桃报李,你去了蜀山剑派后,记得将我从赵府捞出来。”


“我需要一个帮手。”


苏烟微明白了赵兰的意思,正是因为明白,所以她才会目光惊奇的看着面前小佛陀一样的赵兰,仅凭那点信息他便从中窥到了许多,并以此筹谋计划,为将来铺路。


这个孩子,比她想象的要更加聪慧敏锐。


他看穿了苏烟微,看穿了云霄剑尊,看穿了所有人,他毫不掩饰他的谋算,将一切摊开的明明白白,亦让人无法拒绝。


他留下一本佛经赠给赵兰。


正是这本佛经,让赵兰结下了佛缘。


年幼的赵兰,从佛经中学到了佛的智慧,明悟了法。


清淡出尘,像朵兰花,馥雅清香。


“先跑带后跑,等我。”


赵兰闻言,对她露出一个笑容。


“我明白了。”苏烟微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了!”


——


“云霄剑尊吗?”苏烟微一手轻抚下巴,自言自语道:“希望他不打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