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小小佛陀(这个安静清淡通透出尘小佛...)

小小佛陀(这个安静清淡通透出尘小佛...)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七章


苏烟微生出想要逃家的想法,但是该怎么逃,这是个问题。梦境里的苏烟微,逃离苏家远走高飞的时候已是成年后筑基修为,而这会的苏烟微才只十岁,修为零。


幼儿懵懂易曲解误会大道至理,因此在修界,少年孩童年方十二之后,才会正式修道。还有两年后,苏烟微才会正式启灵。她如今只修行苏家家传的基础剑法,不修灵气元神,只练剑法剑招。


如此情况,要苏烟微逃家并且成功,太难为她了。


估计刚跑出去没几里路,就被逮回来了。


“唉!”


事实证明,她是忍受不了的。


刚和谢家拒婚没几日后,鸣凤长老又给苏烟微介绍了安州赵家的儿郎,这回他学聪明了,没直接去找叶清梦提议这门亲事。而是先让赵家的人带着这位小郎君上门前来做客,由叶清梦出面招待,叶清梦命人去将苏烟微请来。


思及这些,苏烟微不由地叹了口气,她真是太难了。


“总不会要我再熬个十年八年的再离家出走吧?”她喃喃自语道,“这也要我能够忍受的下去。”


苏烟微顿时满脸惊悚,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鸣凤长老不待见她,从未给过她好脸色,哪次见她不是冷着一张脸,说话阴阳怪气的,这次????


苏烟微刚进梨园,便看见了茶室内坐着的叶清梦,鸣凤长老,和鸣凤长老身旁坐着的陌生妇人,以及妇人身旁的文静俊秀男童。看见这个场面,苏烟微愣了一下,这会她还没反应过来。


“大小姐来了。”鸣凤长老看着她笑道,那张满是褶子的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


苏烟微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娘亲。”


“这是我的独女,苏烟微。”叶清梦指着她,对着前方坐着的妇人说道,又对着苏烟微说道,“这位是赵夫人,旁边的是她的次子,赵兰。”


反常即为妖,苏烟微立马警戒了起来。


“微儿,过来。”叶清梦朝着她招手道。


“是哥哥。”赵兰纠正她道,“我比你大。”


一身蓝衣的小童,容貌俊秀,皮肤白皙,乌黑的眼睛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他很安静,神情有着淡然出世的意味,像个小佛陀。


苏烟微乖乖叫了声,“赵姨。”


然后转头,看向赵夫人身旁的赵兰,犹豫了下,叫了声:“兰弟。”


苏烟微犹不死心,问赵兰道:“你多大?”


“与你同岁。”赵兰说道。


“哦。”苏烟微应了声表示知道,却不肯叫那声哥哥。


她见赵兰的年岁不大,一时看不出他的年纪,秉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开口喊人弟弟。哪晓得,人根本不给她占这个便宜。


赵兰乌黑的眼眸安静地看向她,脸上依旧是那副清淡出世,看破了苏烟微的那点小心思。


还没高兴三秒钟的苏烟微:……


苏烟微闻言心下顿时一喜。


“比你大两个月。”


赵兰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摇了摇头,“从未。”


“从来没有人敢直视我的眼睛超过一息。”他补道。


苏烟微发现赵兰有一双很透彻的眼眸,似是能看穿一切,洞察秋毫,在他的眼睛下一切无所遁形。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她看着赵兰的眼睛,对他说道。


“兰儿很喜欢大小姐呢!”赵夫人也笑着开口道,“往常可没见过他说这么多话。”


苏烟微:????


那是因为他们害怕被你看穿,暴露自己丑陋的一面吧!苏烟微心想道,都说孩童的眼睛漂亮,能够看见成人看不见的东西。赵兰的眼睛,就像是水晶一样,透彻明亮,映照出人世间的千姿百态。


一旁的鸣凤长老见两人聊得很开心,脸上露出笑容,语气和蔼可亲道,“你们两个同龄人,玩得到一块去。”


叶清梦坐在一旁端起茶杯冷静的喝了口水,放下杯子轻描淡写道,“两个孩子还小,说这些为时过早。”


“不早了,世家大族哪家不是早早定下的?”鸣凤长老接话道,“中州排得上号的世家统共就这么几家,现在不早早定下,日后就难有合适的了。”


多么,他统共才说了几句话?


这就叫多?


卧槽!她忍不住心里骂了句粗,再看向面前赵兰,感觉有几分不忍直视,孩子才多大啊,就被逼着出来相亲。


这个安静清淡通透出尘小佛陀一样的孩童,谁能忍心如此践踏他,将他往红尘堆里推?


世家大族素来多联姻,从小相看的不少。


苏烟微这才反应过来,感情今日这是相亲?


她不肯叫赵兰哥哥,大家都是同龄人,凭啥要我叫你哥?


赵兰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未说,站了起来跟着她走了。


“微儿,你带兰儿出去玩。”叶清梦开口说道,“我与你赵姨他们有事要谈。”


苏烟微心下了然,她站起了身,“兰儿走吧,我带你去看我种的花。”


“喏,这就是我种的月季,别看它现在看着像草,等到明年春天它就会开出美丽的花。”苏烟微对赵兰介绍道,她转头看向赵兰,“兰儿,你的名字是你娘取得吗?”


“你娘很喜欢兰花吗?所以才给你取名赵兰。”


苏烟微却觉得,他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她在心下哼了声,看穿了又怎样,反正她是不可能喊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庭院里。


气氛一下凝滞。


苏烟微目瞪口呆,心下卧槽,这是什么品种的渣爹?


“不是,是我爹取得。”赵兰声音平淡说道,“我出声那天,我爹最喜爱的灵犬死了,那头灵犬叫兰儿。”


苏烟微:……


“没什么,这名字挺好的。”赵兰看着苏烟微,俊秀白皙的脸上神色淡淡说道,“我爹大概很喜欢那头灵犬吧。”


这是什么品种的小天使!


给儿子取狗的名字?


儿子不如狗?


“嗯。”赵兰应了声。


苏烟微拧起眉,“你知道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吧?”


苏烟微再次感慨,明明他才是该抱怨不平的那个人,他反倒过来安慰苏烟微。


“所以你今日过来是你爹让你来的?”苏烟微看着他问道。


“不愿意。”赵兰坦率说道。


“那你还来?”苏烟微更好奇了。


“知道。”赵兰看着苏烟微,“娶你。”


“你愿意娶我?”苏烟微挑了下眉,好奇问道。


苏烟微感慨,这还是个腹黑的小佛陀。


“能够拒绝谢七郎,想必苏大小姐也不会同意与赵府联姻,所以我来了。”


“我若是不来,他会因此责怪辱骂我娘,况且。”赵兰说道,他乌黑的眼眸直视苏烟微,“我听闻苏家大小姐拒绝了和谢家七郎的联姻。”


连个孩子都懂得的道理,怎么那些大人们就不懂呢?


不,随即她在心里否决道,不是不懂,而是不愿意懂。


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只看得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