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梦中悟道(想要舍弃一切,逃离至无人...)

梦中悟道(想要舍弃一切,逃离至无人...)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六章


“不可能。”谢玉容断然否决道,“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你如何能断定它就一定不会发生?”苏烟微反问道,她看着谢玉容,“将来的事情无法预料,谁都说不准。”


谢玉容拧着眉头没有说话,他一脸的不赞同。


“所以,给我们彼此一个自由选择的余地。”苏烟微说道,“不要一开始就将所有的后路给截断。”


谢玉容看着她,垂下了眼眸,久久无语。


这场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苏谢两家的婚事最终还是作罢了,即便是谢暮春亲自上门前来试图劝说苏敬亭、叶清梦夫妻两回心转意,但他们依旧还是以苏烟微的心情和意愿为主。


梦境中的谢玉容优柔寡断,迟迟无法做出取舍,又情难自禁,控制不住的去接触那个女子,帮助她,维护她。这期间,苏烟微一直被瞒在鼓里。直到他们的私情被人叫破,公之于众。


一夜之间,他们三人都成了修界的笑柄,真真假假的绯闻四处流传,为人所耻笑。谢玉容成了背叛未婚妻与人私通德行败坏的轻浮男子,那个女修成了勾引他人未婚夫的水性杨花女子,苏烟微成了看不住未婚夫惨遭背叛抛弃的可怜无能之人。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晚苏烟微做了一个梦。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梦中,苏烟微和谢玉容订了娃娃亲,两人各自长大成人之后,谢玉容爱上了另一个女子,他爱慕着那个女子,又顾虑和苏烟微的婚约,他既无法做到远离那个女子,也无法向苏烟微坦白解除他们二人的婚约。


“谢玉容,你当我没脾气吗!?”


“这是最好的解决事情的办法,只有你我二人成亲,才能将此事对苏谢两家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梦境中的谢玉容说道。


梦境里的苏烟微气得半死,当即便去找谢玉容提出解除婚约,谢玉容拒绝了,理由是如果这个时候解除婚约会有损苏谢两家的声誉,“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去见她。”梦里青年版的谢玉容一脸神情憔悴,对苏烟微说道,“父亲已经决定下个月去府上,向苏伯父伯母提亲。”


苏烟微听后难以置信,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谢玉容,“你是凭什么认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我还会嫁给你?”


“你是蠢货吗!”她指着谢玉容破口大骂,“这时候还想着两家声誉,你愿意为了谢府卖身,我还不愿意呢!”


“成亲,成屁的亲!”


“……”


苏烟微气得浑身发抖,半响说不出话来。


梦境中的苏烟微毅然要解除婚约,但是这婚约却并没有那么容易解除,她和谢玉容的婚约,不止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更是苏谢两府的结盟合作,在这么多年的合作下,两家利益相关,牵扯甚多。这也是为何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谢府的第一反应是上门去求亲,让谢玉容和苏烟微完婚。


时至如今,苏谢两府想要拆分很难。


苏烟微掷地有声,“话我撂在这儿,你们之间的婚约必须解除,我是绝不可能嫁给一个心里有着其他女人的男人!”


“你蠢,我不蠢!简直了,你的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谢府把你洗脑了吗?”


梦境中的苏烟微为了反抗这门婚约,最终逃离了苏府,她在解除婚约无望之后,舍弃一切逃家出走了。


苏敬亭和叶清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暗中替她收拾小尾巴,以防她被逮住抓回来。


所以即便是苏敬亭和叶清梦心疼女儿,支持苏烟微解除婚约,但也依旧困难重重。


世家大族,既是庇佑亦是桎梏。


……


“嚯!”


逃离苏府的苏烟微,犹如是逃出生天的鸟,涌入大海的鱼,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


……


这个梦太真实,代入感太强了。


苏烟微犹如和梦境中的苏烟微合二为一,她完全明白梦境中苏烟微的愤怒和无奈,她生在苏家,长在苏家,苏家给予她资源和庇佑,同时索取她的回报。当苏烟微不愿意给出苏府想要的时候,苏府开始了对她无情的镇压逼迫,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拯救她。即便是苏敬亭和叶清梦也不能,他们亦有无奈无力之时。


苏烟微从梦中惊醒,她一把坐起在床榻上,脸上表情犹有心悸。


“可怕,太可怕了!”


外面的世界,呼吸都是自由的。


与之相反是谢玉容,这个人至始至终都受制受困于家族。


最终她选择了逃离,抛下一切离开苏府。


离开苏府之后,她方才得到了人生第一次的自由。


苏烟微坐在床榻上许久,她思索了许久。


她想着梦境中的苏烟微,她生在苏府,长在苏府,一直都未离开苏府,她在苏敬亭和叶清梦的宠爱与呵护下成长,享受着苏府的资源和权势。


青年的谢玉容,脸上多了疲惫和无奈。


那个对苏烟微说着“我会保护你”的少年,终是被时光无情的扼杀,埋葬在谢府的深宅大院中。


那是否就是我的将来呢?


坐在床榻上的苏烟微不由地想到,如果我再这样在苏府生长下去,以后我是不是也会和梦境中的苏烟微一样?


梦境中的苏烟微,在谢玉容与人私情暴露之前,她的人生是完美幸福的,惊人的美貌,强盛的家世,宠爱她的父母,完美的未婚夫……令所有人羡艳。而当谢玉容与人的私情暴露之后,一切都崩塌了,曾经庇佑她的家族成了逼迫她的痛苦的源头。


最终,当她舍弃一切之后,逃离她生长的地方,她方才得以喘息,重新活了过来。


爹爹和娘亲能替她挡回去一次,两次,三次,难道次次都能挡回去吗?


生平第一次,苏烟微生出了想要逃离的念头。


没有了谢玉容,还有王玉容,顾玉容……


她能拒绝一次,两次,三次,难道还能一直拒绝下去吗?


这一刻,她和梦境中的苏烟微合二为一,发出同样的呐喊。她们,想要舍弃一切,逃离至无人知晓的远方,从头开始,靠自己的双手,不依靠任何人。


主宰自己的人生。


外面的世界,呼吸是自由的。


这是梦境里的苏烟微逃离苏府后,望着远处的一望无际的大地和森林,头顶无垠的白云蓝天,说的第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