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 > 守护的心(在我和她之间,注定要伤害...)

守护的心(在我和她之间,注定要伤害...)

作者:猫蔻 返回目录

第五章


谢玉容闻言一怔。


许久之后,他说道:“微儿妹妹,你误会了,娶你是我愿意的,没人勉强我。”


苏烟微看着他,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你从小和别人不一样。”谢玉容神态认真地看着她,“你有你的愿望志向,我愿意替你保驾护航,支持你的一切决定。”


“我想保护你。”


这下换苏烟微愣住了。


谢玉容看着她笑,“小时候,你生病很难受,却对着笑,安慰我别怕。那时候我便觉得,你很坚强。”


那是他和苏烟微的第一次见面。


年幼的谢玉容被谢暮春带来苏府做客,谢暮春和苏敬亭夫妻两叙旧,他便带去给苏烟微做玩伴,那时候的苏烟微身体极差,病情反复发作,严重的时候整日的躺在床榻上,小脸惨白气息虚弱,脆弱的就像是易碎的玻璃娃娃。


床榻上的苏烟微抬起眼眸偏头看向他,“你能替我开下窗户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是她对谢玉容说得第一句话。


谢玉容第一次见苏烟微的时候,正值她发病,她躺在房间的床榻上,窗户被关的严严实实,屋内的光线昏暗,谢玉容一进去就闻见了一股浓郁不散的药味。他抬起头,便看见了前方安静的倚靠在床榻上的苏烟微,一眼看过去,谢玉容目睹的是白,那个女孩白的像是冬日里的雪花一样,稍纵即逝,就仿佛是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愣在了那里。


“……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明年。”


谢玉容看着她脸上的失落和不甘,心脏像是一瞬间被击中,“我帮你!”


被搭话的谢玉容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坚定地拒绝了她,“你生病了,不能开窗,你会受寒着凉的。”


“可是,庭院里的月季马上就要凋谢了,今夜会下雨,一场雨后那些漂亮美丽的月季就会被风雨摧残凋零。”苏烟微苍白的小脸上满是遗憾失落,她不甘心的说道,“月季的花期很短,盛花期仅仅只有十数天,一年只开一次。错过了这一次,就要等到明年了。”


“……”


谢玉容看着她脸上明亮的笑容,想再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如此脱口而出了。


“真的吗?”方才还失落消沉的苏烟微一下就振作了起来,她乌黑漂亮的眼睛望着谢玉容,苍白的脸上绽放出笑容,“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谢玉容走了过去打开了窗户,一股带着料峭寒意的微风吹拂了进来,带着新鲜清新自然的空气,屋内浓郁不散的药味也似淡了几分,他看见了,窗外那一片盛开的月季花丛,粉的白的红的……


迎春怒放,尽展风华美丽。


不过,她能笑出来真是太好了。


方才那个样子的她,就像是天上飘落的雪花一样,轻飘飘的,随时随地都会消失不见。


“为了看见明年的花,我也要坚强的活到下一个春天呢!”女孩笑着说道。


谢玉容看着她脸上明媚的没有一丝阴霾的笑容,简单又纯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真美啊!”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感叹,“明年春天,它们也会开放吧。”


强忍住喉咙里的不适,苏烟微抬起眼眸,见前方谢玉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傻愣愣的看着她,“怎么?吓到你了吗。”她轻声说道,安慰他,“别怕,其实也不是那么疼,只是有点难受而已。”


谢玉容看着她,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当时想,就为了看见明年的花开,她忍受着病痛和折磨,坚持了一年,又一年。


“咳咳……”苏烟微发出一阵咳嗽,她拿着手帕捂着嘴,很快的雪白的手帕染上了鲜红的血迹,她的唇边艳丽如同窗外的月季。


屋内,苏烟微也发起了高热,病情危险。


她高烧数天不退,几度病危。


他当时想说的是,你真的不痛吗?如果不痛,你的手为何紧抓着身下床单不放?


那个夜晚,果真下起了暴雨,忽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将庭院里娇弱美丽的月季摧残的遍地凋零,无数的花瓣埋落泥地。


这一刻,他发自内心的祈祷,虔诚的,真挚的,希望那个女孩能够活下来,能够看见每一年的月季花开。


她望向窗户外盛开月季花的眼神,足以令世上最铁石心肠的人心软,无人能够无动于衷。


在她发病重危的那一天,谢玉容站在庭院前,望着一地的落叶残花,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人来人去的动静,心里一阵的沉寂,无法言说的情绪溢满了他整个胸腔。


他想着昨日那个女孩说的话,“真美啊,好想明年也看见月季花开。”


想要,她脸上露出那样简单纯粹明媚快乐的笑容。


“……在听见微儿妹妹要嫁人时,我便想,为何那个人不能是我?”谢玉容看着苏烟微,神色认真,“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微儿妹妹伤心,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谢玉容的心里扎根下了要保护苏烟微的念头,想要保护她。


想要每一年盛开的月季,她都能看见。


但是,这样是不对的。


她在心里说道,谢玉容这只是保护欲过强,他甚至都没法准确的分辨他的情感和心意,他如今整个人都是混淆的。


“……”


苏烟微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个心思。


他看着苏烟微,不解道:“我以为说的很明白,没人强迫我。”


“因为这并不是爱情,你只是童年的心理阴影在作祟。”苏烟微面无表情说道,“你不是想娶我,你只是想做我的护卫。”


“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但是我依旧不能答应。”苏烟微拒绝他说道。


谢玉容皱起了眉,“为何?”


“容我拒绝!”


谢玉容看她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仅凭这样,无法说服我。”


苏烟微心下叹气,暗道这也是个固执己见不撞南头不回头的人。


“那我举个例子,你现在娶了我,万一将来你遇见你喜欢的人,怎么办?”苏烟微看着他问道,“你会如何做?在我和她之间,注定要伤害一个人,你会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