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不想当舔狗啊 > 第三十五章 这得多大仇

第三十五章 这得多大仇

作者:叶枫白苏苏 返回目录

“不是吧,叶少居然要女人保护?”


“港真啊,有钱真是大晒,这么可爱的妹子,都在用身体保护叶少。”


众人再一次感觉到有钱的好处,也认出了眼前这位长相帅气的年轻人,便是叶枫。


“我不打女人。”


仇良眉头一皱,但没有停止攻势。


“先打得过再说!”


岑芳龄蹙眉说道。


“那就得罪了。”


仇良冷哼一声,一拳砸去,只要不伤到叶枫,其他的人都无所谓。


反正这小姑娘是自己冲上来的。


他非常讨厌,这种不知死活,向富二代表忠心的女人。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崩!”


“真是的,亏你们这些人,还以为人家小姑娘只是花瓶,现在打脸了吧。”


“我们?刚刚说叶少有钱就是大晒的人是谁?”


“咋?我讲错了?要不是叶少有钱又有魅力,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妹子当保镖吗!”


“啊!我的手……”


初一交锋,仇良便向后退却,抱着手臂蹲在地上,痛得冷汗直冒。


“我了个去,这小姑娘好生厉害,仇良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这个女孩的实力,到底该有多强?


想到这里,他对叶枫以及叶家的敬畏,又上了一层楼。


“走吧。”


见仇良落败,众人吵作一团。


刘文豹也惊了,他和仇良当初都是江湖中人,自然晓得他的厉害。


可是,他竟不敌岑芳龄的一招。


帝王厅。


“砰!”


一声巨响,包厢的门被人踹开。


叶枫并没把仇良放在眼里,岑芳龄可是金蟾派的传人,打他完全就是吊打。


旋即,叶枫便带着人进去前行,会所的保安等员工,见仇良都如此,更不敢上去阻拦。


仇良倒是忠心,但他右臂有些轻微的骨折,动一下都疼。


见到叶枫带着人走进来,都懵了。


倒不是叶枫不该出现在这里,而是他进来的方式,有点不太文明。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来找茬呢。


“谁啊这么嚣张,赵少不少说了,没他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吗?”


“咦,叶少怎么是你?”


包厢里坐着好几个人,除了内鬼刘浩之外,都是金陵有头有脸的富二代。


“不关你事。”


叶枫没有理他,目光落在了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此人正是叶氏的叛徒刘浩。


见到叶枫闯进来,他吓得三魂丢了气魄,想往厕所钻。


“叶少,这是个啥情况?”


说话的是个斯斯文文的青年,带着个金丝眼镜,非常骚包。


此人是四大家族周家的少爷周文斌,此时和众人一样,正处于迷糊状态。


“啪!”


刘文豹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怒斥道:“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叶家待你也不薄,你竟然敢勾结赵红波,出卖叶少。”


“叶少,让我弄死他得了。”


但刘文豹一个抢先,直接把他抓到了叶枫的面前跪下。


“叶、叶少,你听我解释。”


刘浩吓得瑟瑟发抖。


“叶少,东西给你。”


陈子勋从沙发上坐起来,将一支录音笔交给了叶枫。


由于赵红波,坚信不疑地认为,四大家族会团结起来对付叶家,所以才会和陈子勋推心置腹,不疑有他。


刘文豹请示道。


“诶,大家都是文明人,做事还是斯文点吧。”


叶枫摇了摇头。


刘浩声泪俱下,希望叶枫能大发慈悲,他刚娶了小自己十八岁的娇妻,还不想坐牢。


叶枫纹丝不动,只是将录音笔交到了刘文豹的手里。


“嘿嘿,这个时候知道求饶了,背叛叶家,你就知道该是这个下场。”


陈子勋则趁机,将刘浩做商业间谍的证据,给录了下来。


“叶少,看在我为叶家办事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还请放过我吧。”


“我上有老下有小,小儿子还在吃N,求求你了。”


这老公,他刘浩当得,自己就当不得?


“刘文豹你个混账东西,竟然敢打我老婆的主意,她是不会背叛我的。”


刘浩大怒。


“不过你也别担心,你最多判个二十年,汝妻子我自养之,汝无虑也!”


刘文豹不是啥好人,在来之前,就打听过刘浩的老婆,可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呢。


反正刘浩姓刘,自己也姓刘,属同一个家门。


“我鈤尼玛!”


刘浩越发愤怒,知道自己老婆是个拜金娘们儿,于是冲着刘文豹骂骂咧咧个不停。


反正自己死路一条。


“话可别说太满,你都能为了钱背叛叶少,怎知你老婆为了钱不会背叛你。”


“我特么比你有钱多了!”


刘文豹非常自信。


众人强撑着笑容,这叶枫好狠的手段,虽然刘浩背叛了他,但报复他一个人还不够。


居然还去破坏他的家庭。


真是让人“死了”都不瞑目。


刘文豹手一挥,手下的人冲上去,将刘浩带去报官,交付有司处理。


“一点小事,让诸位见笑了。”


叶枫笑着看向周文斌等人。


说着,陈子勋就去踹厕所的门,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啪!”


门被踹开,陈子勋愣了,里面竟空无一人,只有一扇被打开的窗户。


“赵红波呢?”


叶枫扫视了一圈,并没有赵红波。


“在则所里,进去好几分钟了。”


“跑得还挺快。”


叶枫并不在意,他打量了下厕所窗户到地面的高度,虽然不至于摔死人,但摔进医院躺几天,应该没问题。


这赵红波倒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前来,没有好果子给他吃,所以才学壁虎断尾求生。


“特么这可是二楼,好几米高,赵红波从这里跳下去了?”


陈子勋惊了,朝着窗子外面看,外面没有人,但有一辆车的车顶,被“凹”了。


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赵红波的杰作。


赵红波居然被叶枫给吓得,从厕所二楼跳下去。


这得多大仇啊!


就算挖了叶枫公司里的人,也不至于这样吧。


“叶少,我斗胆问一下,这到底什么情况?”


“赵少刚刚回金陵,你跟他之前应该无冤无仇吧。”


周文斌等人,好奇地问道,他们刚来不久,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给搞懵了。


“对了,赵少想投资,说要带我们搞个大生意。”


有人想了起来,但还是不清楚,这跟叶枫有啥关系。


人家赵家,不是跟叶家井水不犯河水吗?都是各做各的生意。


“诸位,赵红波今天请你们来,你们不知道原因么?”


叶枫看着他们。


“不是来喝酒吗?说给他接风洗尘。”


“赵红波说的搞个大生意,指的便是帮助张氏,来对付我叶氏!”


叶枫话音一落,周文斌等人,脸色瞬间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