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不想当舔狗啊 > 第二十九章 金蟾传人

第二十九章 金蟾传人

作者:叶枫白苏苏 返回目录

“还好,病人只是呼吸道受阻,缺氧导致的昏迷。”


“我这就开始施救。”


吴天敏一眼就看出了岑富强的症状,包括他是因为练武,导致的其他一些病变。


他手一招,身后的护士赶来,带来一台呼吸机,以及九根银针。


呼吸机,给岑富强供氧。


而银针则用来刺穴,调理岑富强气血、呼吸不畅的病变症状。


“咦,我才认出来,这不是市人民医院的吴主任吗?”


“哇,真的是吴主任,上次我爸快死了,就是他救回来的,小姑娘你爷爷有救了。”


“我发现叶少的人脉好强啊,一个电话,居然把吴主任给叫过来了。”


岑芳龄喜极而泣,心中对叶枫的感激更盛,已决定了非他不嫁。


除了以身相许,实在没有别的任何办法,能回报他的恩情。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林易则是满脸黑线,本来属于自己表现的机会,又被叶枫给抢走了。


认出吴天敏后,众人纷纷赞道。


“谢谢吴主任。”


“谢谢叶少爷。”


“咳咳……”


几分钟后,岑富强睁眼醒了过来,再次对叶枫道谢:“叶少,你的大恩我实在无以为报,请受我岑富强一拜。”


说着,他就要下跪。


如果救了岑富强的人是自己,以身相许这事,还跟叶枫有关系吗?


虽然不一定非要以身相许,但岑芳龄以后绝对是个可堪大用之人。


现在相当于白捡啊!


“切,不就是见义勇为嘛,我也可以。”


“你那是见义勇为么?你是在馋人家小姑娘身子,你下贱!”


“就是就是,我都不好意思戳破你!”


“岑老不必多礼,见义勇为,乃我辈本分。”


叶枫拦住了他。


“叶少人也太好了吧,如果金陵的富二代都像他这般,那人间岂不就是美好的天堂。”


“行,吴主任就帮着安排一下吧。”


叶枫微微颔首。


“谢谢叶少爷。”


众人再次对叶枫纷纷赞扬。


“叶少,岑老爷子的病比较严重,需要长期住院治疗。”


吴天敏走来,对叶枫说道。


叶枫朝岑芳龄问道。


“我……”


岑芳龄俏脸通红,当叶枫当度解救自己和爷爷的时候,在她心里,自己就已经是叶少的人了。


岑富强感激涕零,叶少爷真是个好人啊。


把孙女许配给他,绝对没错!


“老爷子要主住院,岑小姐有何打算?”


“保镖?”


“这小姑娘,是练家子?”


此言一出,众人愣住,这岑芳龄长得小巧玲珑,怎么看也是个柔弱女子啊。


“要不这样吧,我看岑小姐也并非常人,要不给我来当保镖吧。”


“正好,我的身边也缺人保护。”


叶枫笑道。


叶枫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次来到金陵,除了看病之外,岑富强还想帮孙女,找到她的父亲,即岑富强的儿子。


当初,岑芳龄是金陵出生,她父亲把岑芳龄抱回南疆老家后,又返回了金陵,从此再也渺无踪迹。


叶少你究竟是咋看出她是练家子的?


岑富强和岑芳龄也愣了半晌,他们是南疆金蟾派传人。


可他们一直住在南疆的农村,靠种地生活,武功一想隐藏着,从不外露。


这家伙,莫非是个挂逼不成?


“怎么,不愿意?”


叶枫问道。


“这狗鈤的叶枫,到底都会些啥?”


林易瞪大了眼睛,起初他还以为叶枫只是贪图岑芳龄的美色,没想到他的眼神居然还真不错。


上次抢了自己的秋雁落霞图,这次又“抢了岑芳龄”。


更何况,保镖还是一份工作,自己在金陵,也能养活自己。


于是,吴天敏带着岑富强去了医院,叶枫则是带着岑芳龄回家。


“叶少爷?”


“愿意愿意!”


岑芳龄连忙点头,“以后我就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叶少。”


叶枫是自己和爷爷的恩人,岑芳龄岂能不愿意?


而此刻,白苏苏正在给林易加菜,怕他还没吃饱。


林凤娇大怒,把白苏苏拉到一旁,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苏苏啊,你可长点心吧,你这样下去,连个小san都当不了!”


“凤娇,你……”


见到叶枫离开,林凤娇急了,今天叶少不是过来跟苏苏约会的吗?


怎么这就走了?


难不成是新人胜旧人,他突然间又对苏苏失去了兴趣?


林易一口答应,终于有了跟白苏苏单独相处的机会。


准备离开时,餐厅经理带着服务员冲了上来,叫道:“几位,你们还没付账呢。”


“什么付账?”


白苏苏眉头深皱,这是赤果果的侮辱。


当即不再理会闺蜜,走过去对林易说道:“林易哥哥,咱们继续去逛玄武湖吧。”


“好。”


“今天这饭钱必须给,否则你们试试!”


经理蛮横起来,身后的服务员直接朝林易围了上去。


如果他是叶少的朋友,经理当然不敢问他要钱,可是刚才他看得仔细,这家伙跟叶少,显然是“情敌”关系。


白苏苏一愣,不悦的说道:“你难道没看见我们是跟叶枫哥哥一起来的,你还找我收钱?”


“呵呵,叶少点的菜,我们自然不敢收钱。”


“但是这个家伙,点了二十七个菜,取整抹零后,一共三千块。”


林易咽了咽口水,他就找公司预支了一千多块,哪付得起账啊。


但不给钱,今天显然走不了。


他对白苏苏说道:“苏苏,你能借点钱给我吗,我发工资了还你。”


而且居然还想染指岑芳龄小姐。


这不是自己邀功的机会?


“三千块。”


林凤娇伸出手去,再次把手机抢走,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林凤娇,你怎么能这样!”


白苏苏大怒,赶紧追上去要手机。


“没事的林易哥哥,我这里刚好有三千。”


白苏苏掏出手机,准备转账支付,白家虽然快破产了,但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


“一个大男人,居然找女人要钱,你要不要点脸?”


经理怒眼圆睁。


“打欠条行吗?”


林易提议道。


“喂!”


林易傻眼了,心说自己也没得罪林凤娇吧,这女的为啥老是针对自己?


“小子,赶紧给钱!”


“打尼玛,你信不信劳资打你一顿!”


经理怒斥。


“好吧。”


林易无奈,掏出手机,给自己的领导打了一个电话。


领导名字叫做赵红英,是赵家的千金小姐,林易在电话里说道:“红英姐,能再给我预支两千块钱吗,我这里有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