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不想当舔狗啊 > 第十七章 秋雁落霞图

第十七章 秋雁落霞图

作者:叶枫白苏苏 返回目录

“秋雁落霞图,那是什么?”


“我刚用手机查了下,好家伙,这竟然是元末四家之一,倪瓒的遗世名作!”


“倪瓒我知道,名列古代十大画家,还入选了不列颠世界百大名人,江南梁溪市就有他的纪念馆园林。”


“竟然是倪瓒的遗作,莫非叶少爷懂字画?”


当叶枫道出字画来历时,全场都沸腾了起来,林易更是瞪大了眼睛,他万没有想到,叶枫居然还有这本事。


如此一来,什么针对林易、半路截胡之类的话,完全不成立。


“林易小朋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叶少爷也懂字画,你怎么能说人家是抢你的呢。”


“老兄???你不对劲!”


“汝与曹孟德何异?”


一时间,林易成了众矢之的,唾沫星子都往他那儿飞去。


“是啊,你三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人家叶少可是花五百买的呢。”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买东西又不是谈恋爱,讲究啥先来后到?”


“毛线,谈恋爱为啥要讲究先来后到?别说妹子没男朋友,就算有,我追到了那也是凭的本事。”


小说男主角又如何?


气运逆天又如何?


你的气运与机缘,我全部都掠夺掉!


就连颜文景那赞许的目光,也逐渐转向了叶枫。


“跟我斗?”


叶枫嘴角微微扬起。


“光说个字画名字,就证明他懂字画了吗?”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林易心头大喜,那种感觉,就如同照进黑暗中的一束光亮。


他转过身去,竟然发现说话的是林凤娇。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林易同学,不仅懂字画,还懂古董。”


“谁知道某些人,是不是故意跟风强买?”


“这就好比,一个歌手写了首好歌,有些人不但抄袭,还打压原创。”


“凤娇说得没错,以叶少的本事,要查出这字画不是难事。”


“但我对那幅秋雁落霞图,却略懂一二。”


林易连忙说道。


林凤娇撇着个嘴,她原本对叶枫颇有好感,反而对林易各种看不上。


但是,谁让叶枫把自己所有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


从此她就粉转黑。


叶枫突然大笑起来,忽然话锋一转,目光凛冽,说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毫不夸张地说,在场之人,没人比我更懂字画。”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无语,叶少,你这也太狂了吧。


本来大家还想站你这边的呢。


如果这条言论成立,叶枫确实是在欺凌弱者,恶意抢购。


他虽然不用归还字画,但名声肯定不好听,更何况,场上还有陈天磊,以及他身边的那位老先生,为林易仗义相助。


“哈哈哈!”


叶枫将字画拿了出来,走上前去,指着字画说道:“这幅便是倪瓒的秋雁落霞图,我敢说我懂,但林易你就敢说你懂了吗?”


林易正准备开口。


叶枫指着画上,一行大雁说道:“看清楚,这些大雁要么有头无尾,要么缺了只翅膀,可知这是何意?”


颜文景皱起了眉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感觉叶枫这是在打他的脸。


陈天磊更是眉目深皱,心中对叶枫的评价更低了。


“诸位请看画。”


可他对倪瓒了解,倪瓒一生恣意潇洒,作画行云流水,不可能无端画出这种作品。


“林易同学,你们说我不懂画,那我想问你,这些大雁代表何意?”


叶枫问道。


“这……”


众人不懂。


颜文景略有好奇,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字画,对此并不是很了解。


叶枫语气一顿,说道:“众所周知,倪瓒是元末明初的人,元朝仅存九十八年,倪瓒盛年时,天下较为安定,但倪瓒晚年时,天下崩坏,义军四起。”


“倪瓒作为士子,感慨山河破碎,神器更迭,苦了天下百姓,却又无明主出世。”


“当时坐拥江南的是军阀张士诚,张士诚之弟张士信请倪瓒作画,但倪瓒看不上他们,不但拒绝作画,把张士信送来的绢布撕毁,还把他送来的钱财扔进粪坑。”


“啊,这……”


林易语塞,他在物色字画时,只看出这是倪瓒的手笔,却没注意到这些画上的大雁。


“不知道是吧,那我来告诉你。”


叶枫的话音落下,全场震惊。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叶大少吗?这学识未免强大得有些过分了吧。


即便是颜文景,也刮目相待,叶枫说的,完全符合倪瓒的遭遇。


“为此,倪瓒后来在游玩太湖时,遇见了张士信,还被他殴打了一顿。”


“倪瓒不但看不上张士诚兄弟,就连明太祖也十分看不上。”


“他这一生,没有遇到他想要的明主,他感慨自身遭遇,感慨天下百姓,故而才画下这些在秋风之中,残缺而迷茫的大雁。”


叶枫呵呵一笑,指着画上,左下角的那句词,说道:“一江秋水淡寒烟,水影明如练;眼底离愁数行雁,雪晴天。”


“倪瓒的这句词,是用汉朝的隶书写的。”


“倪瓒的政治抱负,是在驱逐鞑虏,收复汉家江山,他想要的,是恢复大汉时的荣光。”


“编故事谁不会?”


林凤娇嘀咕道。


“编故事?”


真是见鬼了,叶枫啥时候变得这么有学识?


这根本不符合他的人设!


“一江秋水淡寒烟,水影明如练;眼底离愁数行雁,雪晴天。”


“林凤娇小姐,你觉得我这故事,编的如何?”


叶枫冷笑一声,林凤娇被呛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她,林凤娇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颜文景大笑一声,走上前去,对叶枫赞叹不已。


在来金陵的时候,他便听陈天磊提起过叶枫这人,对他的评价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可现在看来,是陈天磊看走了眼。


“这句词,出自倪瓒先生的《越调·小桃红》。”


“而这句词的上句,是后庭玉树当时调,可怜商女,不知亡国,吹向紫鸾箫。”


“叶少爷才学过人,令老朽自叹不如啊。”


但叶枫不一样,拥有字画专精技能,他知晓上下两千年,一切关于字画的知识。


叶枫微微一笑,这幅秋雁落霞图,是倪瓒的遗世之作,其作画的背景故事,也跟着一起丢失了。


在场之人,包括颜文景,谁都不可能知道。


“老先生过誉了,我只是略懂一二。”


“现在,还有人说我是在针对林易同学吗?”


叶枫笑着看向众人,林易的脸色,则变得尴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