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开局抢了暴君的三岁半闺女 > 第三十章 意见

第三十章 意见

作者:予方 返回目录

这是赵夫人第一次袒护赵木兮,赵玉琼感觉娘亲好像快要被抢走了一样愤怒委屈。


赵国公警告地看了赵木兮一眼,含笑对元元说道,“公主殿下,您在外面走这么久肯定累了吧。”


“有娘亲,不累。”元元的小手紧紧地牵着赵木兮,她今天很开心,跟着娘亲吃了游鱼面,还亲自画了花灯。


这是她以前在梦里才会发生的事情。


赵玉琼撇嘴,小声地嘀咕着,“又不是真的,还真想当人家娘亲,哪来的脸啊。”


“住口。”赵国公回头厉喝一声,“胡说八道什么,滚回去。”


赵木兮不想跟赵玉琼这种小姑娘计较,“元元,我们先回去把花灯挂起来。”


“好。”元元乖巧地点头。


“……”赵玉琼眼眶含泪,她觉得自从赵木兮来了之后,她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连最疼爱她的娘亲,如今眼里都只有赵木兮了。


心有不甘!明明她才是家里最矜贵的嫡女。


带着元元回了木栖院,赵木兮将花灯让暖心收起来,“元元累了吧,先休息一下。”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元元揉着眼睛,她趴在赵木兮的身上,“不想睡,醒了就见不到娘亲。”


“阿木,你一会儿得空,来书房找我。”赵国公低声说。


赵木兮眉目微动,“是。”


元元很快就再赵木兮的怀里沉沉睡去,赵木兮抱着将她安置在床榻,元元在梦中像是受到惊吓,猛地抓住赵木兮的手指,不安地嘤咛一声,又在赵木兮轻声哄睡中平静下来。


赵木兮注视着元元可爱的脸蛋,竟不不自觉也跟着睡了过去。


“不会,娘亲会一直在元元身边的。”赵木兮心头酸涩胀痛,“娘亲陪你一起睡。”


看到依偎在一起的母女,九芯和白芷不自觉地红了眼眶,上天垂怜,总算让她们再次团聚,如果大小姐没有回来,元元不知何时才能开口说话。


赵木兮挠着她的肚子,“亲得娘亲脸上全是口水了。”


“咯咯。”元元的肚子最怕痒,一下子笑得倒在床榻上。


醒来时,已经是华灯初起。


“娘亲,娘亲。”元元亲着赵木兮的脸,太开心了,醒来还能看到娘亲,她以前睡醒之后,娘亲就消失了。


赵木兮揉了揉元元的发顶,“好,娘亲很快回来。”


来到前院书房。赵国公已经等了有些时候,见到赵木兮出现,只是摆了摆手,让她坐过来说话。


“起来梳洗,等下要用膳了。”赵木兮说道,“娘亲要去找国公爷商量点事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


元元认真地想了想,“那娘亲快点回来。”


赵木兮道,“方才睡了一觉,丫环陪着她在木栖院玩。”


“你跟公主……也算是有缘分。”赵国公不知想起什么,神情有些萧索地叹息,“今日皇上透露了口风,宫中很快就要选秀了。”


“父亲找女儿有何事呢?”赵木兮走过去问道。


“公主还适应吗?”赵国公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询问元元的情况。


“阿木,你是怎么想的?”赵国公见女儿无动于衷,忍不住直接问出口。


跟她有什么关系,她是怎么想的重要吗?


这是早已经预料到的,赵木兮并没有觉得意外,对比她的父皇,楚不域的后宫妃嫔算是干净了。


何况他如今连个儿子都没有,就算他不想选秀,太后和朝臣都不会答应。


“……”赵木兮差点笑出来,狗皇帝前几天还觉得她接近元元是有目的,他不是要装深情,不是要为自己守身如玉吗?这会儿要她进宫了?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赵木兮轻轻抬头,清澈透亮的眼睛看向赵国公,“我……该怎么想?”


“皇上的意思,该是想要你进宫。”赵国公说。


“太后和皇后都容不下我的,她们也不会让我进宫的。”赵木兮从回来的第一天就看出来,赵家有意要将她送进宫里争宠,她其实有点想不通,赵国公父子深得楚不域的信任,根本没有必要将女儿送进宫的。


“只要皇上想要的,她们不同意又能如何。”赵国公淡淡地说,“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就算你不愿意,难道还能抗旨。”


“我不想进宫选秀。”赵木兮冷声拒绝,同样的坑,她不会跳第二次。


赵国公愣住了,他以为女儿跟公主这样亲密,应该是做好要进宫的准备,“公主喜欢你,与你有缘分,你若是进宫,只凭这一点都能够在宫里立足。”


如今开始选秀,是觉得一年时间够了吗?


“父亲……”


赵木兮的心一沉,在心里将楚不域咒骂了一百遍。


狗皇帝不是装深情不渝吗?怎么不装了,还说什么这一年都不进后宫,他是怕她的旧部想造反吧。


……


……


“你也别想装病糊弄过去,皇上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赵国公警告着。


“!”赵木兮的脸色沉了下去。


可他眼中仿佛从来没有她。


“皇上,你怎么能将元元送去赵国公府,那赵木兮是个不祥之人,你会害了元元的。”太后生气地说道。


宫里,太后的心情同样恶劣,她刚得知皇上将元元送出宫,还让她借住在赵国公的家中,这不就是去找赵木兮吗?


岑素萍委委屈屈地坐在旁边,只拿眼角看着楚不域,这么多年了,她依旧觉得皇上俊朗好看,一眼就能让自己心跳不已。


“前两天,赵家带着赵木兮去护国寺,归清大师说她的八字贵不可言,母后,你觉得谁的话更可信些?”楚不域端起茶盏,沉声地问道。


“她的八字不好,赵家自己传出来的话,难道还能有假。”太后道,只凭八字不祥,赵木兮永远都别想进宫。


楚不域淡淡地说,“谁说她是不祥之人?”


岑素萍猛地抬头,“怎么可能!归清大师何时来了京都城?”


“他一直就在京都城,既然他说赵木兮的八字贵气,自然跟不祥没有关系,母后跟朝臣不是要朕选秀吗?那就选秀吧,让赵木兮也进宫。”楚不域冷声地说道。


“不行!”岑素萍叫起来,“臣妾不同意让赵木兮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