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二十一章 处理

第二十一章 处理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夜深人静。


吕国志独自待在他的办公室里。


尽管知道吕斌和沐凡,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哪怕他这边放个屁,那两个人都会察觉到,可一想到那随时都可能上门的死神,他心里面仍是恐惧的厉害。


他以前尽管也从吕斌那儿听说过一些,关于怪异这种鬼东西的事,但却从未放过心上。


只觉得那东西距离他很远,只有那些倒霉蛋才能碰到。


结果没想到,自己竟也有这一天。


回想起沐凡在分析怪异时说的那些话,他心里面竟莫名的生出了些许罪恶感。


尽管那些话很难听,但仔细想想,对方却没有说错。


或许是从吕斌进入执法队开始吧。


因为从那时起,他终于是有了靠山,他终于是可以不过穷日子了,也能像人一样的活着了。


他错了吗?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在外面那些穷人的眼里,不就是一个穷凶极恶,无恶不作的坏人吗。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坏的呢?


只是他没得选。


他也想干个正经生意,也想弄点儿东西卖,可是这个世界不允许啊。


无论是货源,还是渠道,无论哪行哪业,都被财阀们牢牢把控着,他只有干这些偏门,才能挣到一些钱。


不,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哪怕他做的这些事害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害的很多人流离失所。


但如果有人问他,他一定还会回答说自己没有做错。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李长明早些时候对他的诅咒,此刻就像是回音一样,开始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耳边。


“等把这批人出手,我就金盆洗手。”


所以他总会在心里告诉自己,错的是这个世界。


那些人即便要怪,要恨,也怪不着,恨不着他。


不过在经历过这件事后,他心里面也开始变得不确定了。


就在吕国志开始幻想未来的时候,下方的门缝处,则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一只纸人。


纸人缓缓的在地上爬动,很快就来到了吕国志的脚下,但吕国志这会儿却仍处于幻想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死神就在他的脚下。


只是那纸人并没有突然跳起杀人,而是又在地上挪动了些许,藏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


吕国志这些年挣了不少钱,把他的儿子女儿都送去了中级城市,甚至还在中级城市里买了房子。


即便是他媳妇,也不经常在天门,而是各个中级城市转悠旅游。


他现在也想通了,等这件事过去,他也把天门这点儿资产卖掉,然后去投奔他的儿女,过过享福的好日子。


院子里很安静,所有人都在沐凡的要求下,回去了房间等待。


午夜1点的风有些凉,吹在头上,就像是一只冰冷的手,在轻微滑动着他的头皮。


吕国志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是不是今晚都不用睡了。


与此同时,又有第二个纸人,顺着下方的门缝探出了头。


这个纸人同样小心翼翼,并且依旧没有吕国志发现,轻轻一跳,就直接跃上了窗台。


吕国志坐在桌前想了会儿后,便又有些担心的站了起来,而后来到门前,将门推开些许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见到纸人出现,吕国志顿时被吓瘫在地,而后便爆发出一串惊惧的呼救声。


听到吕国志的声音,沐凡和吕斌皆从两侧的房间窜出,随后齐齐冲进了吕国志所在的办公室。


两个人刚进来,就看到那只已然扑向吕国志的纸人。


有些烦躁的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后,他本想再回到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无意中瞄到了,那个正一动不动,像是窗花般贴在窗玻璃上的纸人。


那纸人似是察觉到自己的暴露,顷刻间便从窗台上跳起,两只如刀片般锋利的手肘,也在空中震动起来。


“阿斌!沐先生!救命啊!!!”


然而让沐凡没想到的是,纸人虽然躲过了他的攻击,但却被吕斌扑在地上。


此时的吕斌,已然没有半点儿人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全身都被茂盛的毛发覆盖,身体更是像猛兽一样四肢着地,看上去就如同一只狂暴的狮子。


纸人被他的爪子死死的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接着,便被他撕成了碎片。


见状,沐凡忙提醒了吕国志一句,接着,被黑雾环绕的身体,便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就到了吕国志的面前。


“滚开!”


沐凡挥拳打向纸人,但纸人却仗着自身的轻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


“你没事吧三叔?”


吕斌像动物一样跳过来,闷声闷气的对吕国志问道。


“我没事,多亏了沐先生。”吕国志还不忘感谢沐凡。


沐凡清楚,这种兽化状态应该就是吕斌的异能。


他原以为那纸人怎么也能拖住吕斌一时半刻,没想到竟然一瞬间就被干掉了。


不过想想也是,陈小冉的异能虽然厉害,但毕竟没受过专业训练,此前对付的也都是普通人,眼下遇到执法队的异能者,被秒杀倒也在情理之中。


见纸人逃走,沐凡二话不说直接追了出去,正好撞见,院子里那些闻声而来的手下们。


那些手下们甚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感觉喉咙一疼,接着便捂着脖子倒在地上,纷纷惨叫起来。


沐凡追得快,但纸人杀的更快,几乎是眨眼之间,院子里的手下就被全灭。


“先别大意,这屋子里应该还有一个纸人!”


话音未落,从桌下便突然又窜出一个纸人,纸人的臂锋直指沐凡的脖子,吕斌见状,立马挥爪拍向那纸人,但这次却没能得手,在空中翻了个跟斗,便朝着屋外逃去。


“吕大哥照顾你三叔,我去追它!”


吕国志一如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吕斌的脑袋,吕斌看到吕国志情绪还行,心里面也放心了。


他三叔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早些年要是没有他二叔三叔,他早就被饿死不知道多少回了。


“来三叔,我扶你起来。”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在沐凡追出去后,吕斌也已经解除了异能状态,在安抚着吕国志。


“没事了三叔,那鬼东西我干掉一个,外面那个有沐先生,应该很快就能解决。”


“三叔让你担心了。”


“三叔!”


这一刻吕斌肝胆俱裂,目中的世界都化为了灰色。


再看面前的桌子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纸人。


“好。”


吕斌这边刚将吕国志从地上扶起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坐下,吕国志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接着,点点猩红的血液就溅在了吕斌的脸上。


这时再去看吕国志,他的断开的脖子,就像是喷泉一样,在不停向四周溅着血水。


丝毫没有意识到,也无心去意识到,那正在朝他接近的第四个纸人。


院子里,当沐凡将那挣扎不停的纸人撕成碎片,扬撒在空中的时候,吕国志的办公室里,则又响起了一声惨叫。


闻声,沐凡急忙冲了进去,便见吕斌那颗死不瞑目的脑袋,正像皮球一样,缓缓地朝他的脚边滚来。


吕斌发疯似的扑向了那纸人,那纸人在屋子里躲闪不停,但终究还是被吕斌的爪子拍到了地上。


“该死的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吕斌疯狂的撕扯着地上的纸人,直至将纸人彻底撕碎,他才又回到了吕国志的尸体前,继而抱着尸体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找死!”


沐凡对于屋子里的变故显得又惊又恐,不过他在里面找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杀死吕斌的东西。


正要转身出去,从上方便突然飘下一个纸人来,好在沐凡心有所感,及时向一侧躲开,才惊险躲过。


“这是怎么回事!”


纸人偷袭未果,便又玩起了捉迷藏,但沐凡却根本不给他机会,很快便将那纸人拦截,将其撕得粉碎。


在干掉最后一个纸人后,沐凡关上门窗在屋子里又等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没有再隐藏的纸人后,他才关掉正在拍摄的记录仪,继而踩着吕斌倒在椅子前的尸体,坐在上面休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