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二十章 一本正经

第二十章 一本正经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听吕斌说还想感激自己,沐凡心里面冷笑一声,但面上却依旧装作为难之色,咬了咬牙才说道:


“既然吕大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再遮遮掩掩了。


这次事件截止到今天,持续了已经差不多十天的时间了,死的都是哪些人,我想各位心里面都清楚。


而根据我的调查,这些死者无一例外,都是在天门里名声不怎么样的人。


说白了,就是一群臭名昭著,恨不得让人千刀万剐的败类。”


“沐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沐凡这么说,无论是吕斌还是吕国志都坐不住了。


所以你刚才这用词,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我知道死者里有吕哥的朋友和亲人。”沐凡坦白道。


“你……”听沐凡这么说,吕斌更是直接冷下脸来。


“吕大哥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沐凡反问道。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我……”吕斌有些被沐凡问住了,最终还是刘恒义在旁打的圆场:


“沐兄弟可能有所不知,死的这些人里,既有吕哥的朋友,还有吕哥的二叔。


“只要沐先生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就不会多心,所以沐先生还是继续说吧。”


吕斌被沐凡说的很是窝火,因为一字一句都像是在侮辱他,偏偏他又发作不了,毕竟对方之前确实是有打过提前量。


见吕斌不再插嘴,沐凡便又接着之前的话说道:


“吕大哥别生气,先听我说完。


我之所以故意这么说,是因为只有我这么说,你们才能知道,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正因为我不好说,所以我刚刚才会说,如果听到什么,千万别误会,也别生气。”


因为从这些受害者的身上,我竟完全找不到共同点。


他们生活的区域不同,去过的地方也都不同,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完全没有交集,所以我就很奇怪,一群没有任何共同点的人,到底是怎么被怪异盯上的?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从受害者的情况,寻找怪异杀人的规律,是我们调查员在介入调查后必做的事情。


因为从中往往能够找到,怪异活动的范围和行动的规律,这对我们确认它的类别,锁定它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可当我看到这次的受害者名单后,起初却让我相当费解。


是人们每日每夜诅咒的对象。”


吕斌和吕国志两个人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刘恒义这会儿已经不敢去看他们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会笑出声来。


“在我发现受害者们具备这一共同点后,我立刻就与公司档案库中,一种编号为D-9527的感染源联系起来。


说到这儿,沐凡故意顿了顿,着重瞄了眼吕斌的反应,见吕斌并没有听出问题来,他才又继续说道:


“直到我出去转了一圈,打听一下关于这些受害者的事情后,我才终于知道,这些人的共同点在哪。


那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受害者都是人们眼中的坏人。


“荒谬!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世上怎么可能存在受人控制的怪异!”


吕斌终于是听不下去的爆发了。


这种感染源,也就是怪异叫做咒怨。


为什么给它起这种名字,是因为这个东西是由人类心中的咒怨所化。


所以,咒怨这种怪异就只会去杀,那些人们希望他杀死的目标。”


有些可能像我们在监控里看到的那样的纸人。


有些则可能是稻草人,影子之类的人形。”


吕斌听完又不说话了,因为他对调查员这一行,多少也了解一些,知道他们这些人所在的公司,无论大小都会建立感染源数据库。


“怪异的确是不能被人控制,但并不代表人类的某些力量,不能影响它们。


目前我们只是知道,人类的怨恨情绪是咒怨诞生的必备条件,至于还需不需要其他条件,这个还需要继续了解。


另外咒怨这种怪异,因为诞生和人类有关,所以形象上并不是统一的。


“我明白了沐先生,谢谢你的耐心讲解。”


吕斌的道谢,让刘恒义用力的咬起了嘴唇,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


他以前只是佩服沐凡在对事件解决上的能力,现在,他对沐凡的佩服有多了一项,那就是损人。


也知道怪异的诞生,本就是人类目前还没有攻克的谜题之一,所以并不能排除和人类无关。


“吕大哥,不知道听我了我的解释后,你和吕叔叔是否了解了?”


沐凡故意对吕斌问道。


如果那鬼东西在今晚,或是在未来几天中真的找上了吕叔,那就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问题。”


“沐先生,你就告诉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吧?”吕斌急切的问道。


“之前被杀的那几个受害者,都是独自处于较为密闭的空间时被杀死的。


这一点简直是绝了,明明是在损你,但是你非但不能生气,损完你之后你还得说声谢谢。


沐凡这时候也留意到了刘恒义那张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他的目光没有过多停留,之后又回到了吕斌和吕国志这边,对他们二人说道:


“尽管我比较倾向于,这次的怪异是咒怨,但到底是不是,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一劳永逸。”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三叔充去当诱饵吗?


我不同意,这实在是太危险了,除非你有百分百的把握,确保我三叔不会有事。”


所以理论上说,只要吕叔不独自待在屋子里,应该就没事。


但这种事显然很难避免,人总是免不了独处的,所以我觉得与其去想办法逃避,倒不如趁早将问题解决。


那鬼东西不是喜欢挑独处的人下手吗,那不妨就给它创造一个这样的机会,从而在它出现后将它消灭。


“那种东西会盯人一辈子?”


“是的。要么是目标死亡,要么是感染源死亡,从没有例外。”


沐凡将话说的很确定。


“抱歉,我没法做到这种承诺。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会尽最大可能的将吕叔的危险降至最低。”


沐凡面露为难的摇了摇头,吕国志这时候则想了想问道:


吕斌在这件事上显得很警惕,不过沐凡却早有针对,听他说道:


“我之所以会来这儿,就是因为觉得吕叔是最有可能被那鬼东西找上的人。


我当然可以拿其他人做诱饵,可是吕大哥,你能保证在我去忙活别人的这段时间里,吕叔一定不会被找上吗?


“要不就按沐先生的办法试试吧,不然拖下去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吕广志可不想一辈子担惊受怕的过日子,尽管拿自己做诱饵是危险了点儿,可终归还是要面对的。


“不行三叔,这太危险了,再说了,天门里符合这种情况的又不止你一个,沐先生完全可以先拿其他人做诱饵。”


就听沐先生的安排。


反正有你还有沐先生在这儿,真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喊你们不就知道了。”


“阿斌,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就能保证他全天24小时都有人跟着他吗?


关于这一点,还望你们能想明白。”


吕国志不想再拖下去,反正拖来拖去,结果还是一样,倒不如就选在今晚。


吕斌见吕国志坚持,他也没有再劝,决定今晚就守在这儿,单去指望沐凡的话,他心里还不是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