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九章 贩卖

第十九章 贩卖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在天门一处废弃的沙场旁,存在着一间比护卫队总部还要大的四合院。


两扇厚实的院大门上,各贴着一个金光灿灿的“财”字。上方的门框,则挂着一个名为“助人信贷”的牌子。


吕国志和他手下一些人,平日就住在这里。


其中最大的那一间屋子,就是吕国志的办公室。


此时此刻,吕国志正坐在椅子上,在给他远在中级城市的儿子通电话,只是电话刚通了一半,就被敲门进来的手下打断了:


“老大,李长奇刚才想要带着他女儿逃走,被我们的人拦了下来,你看是怎么处置?”


“好的。”


在听到吕国志的吩咐后,那名手下便对着门外招了招手,之后,一对父女就被推了进来。


男人在踉跄的被推进来后就摔在了地上,像是之前遭受毒打一样,浑身上下都是伤。


“行了儿子,老爸这还有点儿事,你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我和你妈没什么事,不用挂念。”


吕国志将他儿子的电话挂断,方才还满带慈父笑容的脸上,顷刻间便布满阴沉,而后对着那名手下吩咐道: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让他们两个进来。”


吕国志拽着男人的衣领,将男人从地上强行拽了起来,而后则目露狠厉的问道:


“钱带来了吗?”


“吕老大……你要的利息实在是太高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女儿尽管要好一些,但脸颊上却也明显伴有红肿,一直在恐惧的哽咽着。


“我说李长明,你小子做人是不是未免有些太不地道了,我给你时间想办法,结果你竟然想带着你女儿逃走?


怎么?难道以前逃出这天门,我就找不到你了,你欠我的钱就不用还了吗?”


“吕老大!她今年只有十二岁,她还是个孩子啊,你不能……”


“不能他妈什么不能!”


吕国志狠狠的给了李长明一个大嘴巴,随后骂道:


李长明连连求饶,但是吕国志却冷哼一声道:


“我当时借给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过钱还不上也无所谓,我看你女儿长得挺水灵的,这要是送去中级城市那边当奴隶,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吕国志听后气极反笑,随后对着手下人说道:


“把那小姑娘先关起来,然后联系中级城市那边的人,找找买主。


至于这个混蛋,也先留条命,看看最近有没有要器官的,有的话,就半卖半送的处理。”


“就是这种没**的孩子,还能卖上点儿价,不然我怎么可能把钱借给你这种穷鬼!”


“吕国志你不得好死!你早晚会遭报应的,早晚会变得和你弟弟一样!”


听到吕国志要将自己的女儿卖掉抵债,男人顿时发疯般的大骂起来。


“老大,护卫队的人来了。”


“护卫队?他们来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好像是有事想和你说,要让人进来吗?”


“吕国志你这个畜生!你一定不得好死!”


“或许吧,不过你是看不见了。”


随着男人被手下们拖出去,办公室里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宁静,只是吕国志刚坐下来,便有人跑进来汇报说:


那名手下出去后,很快,刘恒义便走了进来。


见来人竟然是刘恒义,吕国志忙从椅子上起来,笑脸迎了上去:


“原来是刘队长,是哪阵风将你给吹来了?”


“让他进来吧。”


吕国志不确定护卫队的人上门,是不是因为李长明那个混蛋,不过就算真是为李长明的事来的他也不怕。


毕竟没钱还卖身抵债属于天经地义,再说他手上还有李长明的借据。


我想关于怪异是什么,你侄子应该有和你讲过。


我们护卫队没能力对付怪异,所以只好让专门解决这类事件的调查员介入。


调查员在对情况有所了解后,认为那怪异近期还会继续杀人。”


“吕叔客气,这次冒昧的登门,是有件事想要通知你。”


“什么事还需要刘队长亲自通知?”


“是这样的吕叔,我想你弟弟的死因,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是被一种像是纸人的怪异杀死的。


“那是什么?”


“我只是来转达调查员的话,他说你很可能是那怪异的下一个目标。


所以他建议你,最好当面和他聊一聊,以免生出危险……”


“你先等等刘队长,那鬼东西杀不杀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过来和我说这些,是在提醒我小心一些吗?”


吕国志当然知道吕志斌是被怪异杀死的,不过这种事在他看来就是一次巧合,如果难听点儿说,就是活该他弟弟倒霉,恰巧和那东西撞上了。


“吕叔误会了,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提醒你小心。”刘恒义笑着摇了摇头。


“吕叔、吕哥,这位就是我之前和你们提起的那位调查员——沐凡。


最近发生在天门的几起事件,都是经他手解决的,能力绝对没的说,相信这一次也必定能护得吕叔周全。”


听完刘恒义的介绍,吕斌便先开口对沐凡说道:


夕阳西下,整座天门都笼罩在太阳的余晖中。


当沐凡接到刘恒义的电话,来到吕国志的住处时,他的侄子吕斌也在。


见他进来,刘恒义便对吕国志二人介绍说:


最亲的人可能遭遇危险,吕斌这个侄子又怎么可能不到场呢。


“是这样的,我听刘队长说,你在看过相关的笔录资料后,就断定我三叔是那两个鬼东西的下一个目标。”


“断定倒是谈不上,只是说你三叔被盯上的可能性比较大。


“你好沐先生,我是执法队的吕斌,因为这件事关乎到我三叔的安全,所以不介意我多嘴问上几句吧?”


“当然不介意,吕大哥想问什么问开口问就行。”


沐凡并不意外吕斌会出现在这儿,毕竟按刘恒义的说法,这吕国志就是吕斌眼下最亲的人。


“吕大哥一定要知道吗?”沐凡显得有些不好开口。


“毕竟关系到我三叔的安危,我肯定是要知道的,怎么?不方便说吗?”


吕斌并不清楚沐凡这么说的意义。


事实上,还有几个人同样是我认为的潜在目标之一。”


沐凡特别纠正了一下。


“这个怎么说都行,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确定,我三叔会成为那两个鬼东西的目标的?”


“好吧,既然吕大哥想知道,那我就明说吧,如果有用词不当的地方,还请你们不要生气,更不要误会我的用意。”


“这话说的,沐先生特意让刘队长过来知会我三叔,我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


沐先生有什么话直说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