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八章 灭恶

第十八章 灭恶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乌云搅动,天色一片昏沉。


刘恒义的办公室里,吕斌正脸色铁青的站在刘恒义的面前,恨不得将目光中的怒火直接喷出来,将面前刘恒义烧成黑灰。


“吕哥消消气,我知道你二叔被害,你心里面很难受,很想给他报仇雪恨。


但问题是,这并不是一起刑事案件啊,这两天死了多少人,你也都清楚,分明就是怪异作祟,我们护卫队就算是有心也无力啊。”


刘恒义面上装的不动声色,但是心里面却乐开了花,因为一旦事件的性质被归为感染事件,那么他们护卫队也就不需要再给吕斌什么交代了。


他总觉得其中存在蹊跷。


“要是我们护卫队这边做的真有问题,处分我也是应该的。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感染事件可不归我们管。”


“你少给我扯这假惺惺的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最近天门出了这么多档子事,你这护卫长难辞其咎,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吕斌这两天被气的够呛,因为不仅是他二叔死了,就连平日里给他做事的那几个狗腿子,有一个算一个也跟着挂了。


这不禁让他有种被针对的错觉,不然为什么死的都是他的人呢?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看着吕斌气哄哄的出了护卫队的大院,刘恒义忙拿出手机给沐凡打了过去:


“沐老弟,最近两天发生的事你听说了吗?


那两个纸人又开始出来杀人了,两天的时间,足足杀了近20个人。


“你别给我装糊涂,这次死的都是什么人,不用我说你心里也该清楚。


要是巧合也就算,真要是被我查出来,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执法队,那到时候就不是受个处分那么简单了。”


“好的吕哥,您慢走,不送。”


估计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真是天助我也。”


刘恒义开心的不得了,沐凡尽管明知道事情的原委,但眼下却装作毫不知情:


并且都算是天门有头有脸的人。


我们已经将案子定性为感染事件,提交给了执法队,执法队也已经知会了你们公司,估计你那边很快就会收到派遣。


你是不知道吕斌刚才来找我,那张脸有多难看。


受害者的名单,和一些相关信息,我这边都已经调查的清楚了,我现在给你送过去,你先看看,正好聊聊这件事。”


“不用麻烦了,要不我也打算出去,正好去护卫队坐坐。”


“好,那我等你。”


“你是说那两个纸人又出来杀人了?可你之前不是怀疑是那个陈小冉吗?”


“我之前是怀疑,但现在死了这么多和她无关的人,加上事件也已经被定性成了感染事件,也就和我们护卫队没关系。


接下来就是你沐老弟的表演时间了。


“怎么样沐老弟,听完以后是不是觉得大块人心?


死的那些,全都是和执法队有瓜葛的狗腿子,妈的,我的人每次将他们抓回来,隔天,吕斌那帮王八蛋就会上门找事。


这下好了,大点儿的狗腿子全死绝了。”


因为陈小冉还在这儿,所以沐凡并不敢让刘恒义过来,万一被他看到陈小冉就麻烦了。


虽说这件事的发展,是刘恒义愿意看到的,但沐凡可没有因为聊得比较好,就轻易相信一个人的习惯。


来到护卫队,走进刘恒义的办公室,刘恒义便忙招呼他坐下,为他沏了壶新茶,之后便详细对他说起了这次的事件。


我能感觉出来,吕斌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所以在你介入调查的时候,不排除他会盯着。”


刘恒义想了想又对沐凡提醒道。


听后,沐凡故作惊讶的问道:


说到最后,刘恒义脸上尽显畅快之色,并且在对事情的讲述上,也丝毫没有隐瞒作假的地方。


沐凡听后也非常配合出演的应和了几句,并没有让刘恒义起疑。


“沐老弟,我虽然是痛快了,但之后就要难为你了。


“放心吧刘哥,我是不会给自己找事的,我想那个吕斌要是有脑子的话,也不会故意找我的麻烦。”


沐凡对于这种事并不担心,刘恒义见沐凡心里有数,也就没再多说,随后便将他之前在电话里,承诺要给沐凡的笔录资料交给了他。


沐凡接过来,拿在手里认真翻看了一会儿,便将笔录合上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见状,刘恒义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种事不是不归他们执法队管吗?”


“是不归他们管,但要是他们非要跟着,也没法不让他们掺和不是。


我主要担心你和他起冲突,到时候在吃了亏。”


“你是说,你知道那两个纸人接下来会杀谁?”


刘恒义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沐凡,尽管他早就见识过沐凡的本事,但眼下听说沐凡已经锁定了感染源,他还是难掩惊讶。


“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在范围上应该差不多,无非就是那些同样恶贯满盈,但眼下还没有遭受报应的家伙。


“沐老弟能看出来什么吗?”


“除了知道这次被杀的人,都具备坏事做尽,天怒人怨的特征外,并没有在看出其他的。


不过这已经是锁定那两个纸人,最为重要的线索了。”


“难道这世上还有专门杀坏人的怪异?


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不过的确是有还没遭到报应,你像吕斌的三叔吕国志,他那一伙人干的事,可要比吕志斌恶劣多了。”


我想那两个纸人接下来的目标,应该就在这些人中。


只是我在天门的时间不长,所以对于一些事了解的不多,还得刘哥给我说说,还有那些人符合上述这些特征?”


刘恒义听后一愣,而后诧异的说道:


“为什么?”沐凡问道。


“这得从吕斌成为异能者之前说起,那时候吕斌家很穷,父母连长工都不是,全靠打短工为生。


打短工就意味着收入不稳定,日子自然就难以为继,加上那时候天门还没有那么多代理工厂入住,所以工作岗位比现在还要少,工资还要更低。


“又是吕斌的亲戚?”


“可不又是他亲戚,因为整个执法队里,就吕斌是土生土长的天门人,所以亲戚很多。


不过吕斌平时就只和他两个叔叔联系,其他亲戚很早就断了。”


他爸爸被卖后,就是吕斌这两个叔叔照顾吕斌,所以在吕斌心里,这两个人就是他最亲的人。


所以他在加入天门的执法队后,就带着他这两个叔叔一起发了家。


他二叔吕志斌没什么脑子,也没那么大野心,于是吕斌就给他安排在了索亚丝,当个车间主任。


像走在外面能看到很多,那种快倒还没倒的破房子,很多都是过去一家人饿死后剩下的。


总之,那几年被活活饿死的人特别多。


吕斌的妈妈当时受不了饿,就跟别人跑了,他爸爸找不到工作,但是还要养活吕斌,于是就把自己抵押给放贷的了,之后还不上钱就被放贷的卖去做了奴隶。


沐凡暗暗将吕国志这个名字记住,要不是听刘恒义说,他还真漏下了这么个畜生。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那些该死的人贩子,恨不得将每个人贩子都千刀万剐。


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沐凡便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险些失态,好在这时候,公司方面的派单短信就发了过来。


至于他三叔,在他的扶持下,则干起了放贷的生意。


专挑那些快吃不上的穷人下手,有房子的抵押房子,没房子的就签卖身契,把别人当年对他爸爸那一套,又拿出来用在了别人身上。


不夸张的说,这些年被吕国志那些人当奴隶贩卖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见状,沐凡深吸一口气,随后对刘恒义说道:


“刘哥,公司那边刚刚来信了,我可以正式介入调查了,接下来,还要麻烦你派人知会吕国志一声,就说晚些时候我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