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五章 嫌疑人

第十五章 嫌疑人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原来是沐老弟来了,哎,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叫你出来聊聊呢。”


见到沐凡,刘恒义那张满带愁苦的脸上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出什么事了?我刚才听那个光头说让你找凶手什么的。”


“我想找你聊得就是这个事。


那个光头叫吕斌是执法队的,我们两个早在异能学院培训的时候就不对付,后来又因为些别的事搞得更不是很好,总之算是我的死对头吧。


经常有事没事的拿执法队作幌子找我麻烦。


这次之所以怒气冲冲的来找我,是因为他二叔被人给杀了。


说是皮开肉绽都不夸张。”


“街边的摄像头没有拍到什么可疑人员吗?”


“算是拍到了吧。”刘恒义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死了差不多有一个周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也没能找到嫌疑人。”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他二叔是在哪被杀的?”沐凡听后问道。


“在他家里被杀的,尸体上都是被利器割开的伤口,足有一百多道。


然而我们调了当晚的监控录像,却发现他二叔被杀那天晚上,就只有两个诡异的纸人,进入过那间屋子。”


“两个纸人吗……”


听到刘恒义的描述,沐凡不由想到了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两个纸人。


“算是……是拍到了还是没拍到?”


“只是拍到了两个可疑的纸人。


吕斌他二叔家就住在恒街那边,街道上的摄像头正对着他家屋门。


当时那两个纸人刚刚杀死了两个流浪汉。”


“咱们喝酒的那天晚上……那不就是一周前,吕斌的二叔出事的那个晚上吗。”


“嗯,时间上倒是能对的上。”


见沐凡若有所思的自语一句,刘恒义疑惑的问道:


“怎么,沐老弟也见过?”


“嗯,就是咱们喝酒的那晚,我将你送回去后在路上撞见的。


“我倒是想向执法队申请,让你们公司介入调查,可问题是不符合条件啊。”


“不符合条件?可不都已经确认是感染事件了吗?”


“光是看到像纸人那种东西是不行的,让你们这种公司介入,必须要存在一定的危害性。


沐凡应和一句,然后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道:


“既然凶手是两个纸人,你们完全可以通过执法队给我们公司下单。


那个吕斌要是不相信,你给他看那晚的监控录像就是了,根本没必要和他纠缠。”


“并不是啊沐老弟,双方都有合同的,必须得满足危害条件,你们调查员才会介入。


不然随便什么事都喊你们,你们也忙不过来啊。


况且这次的案子,还真说不准是不是感染事件。”


像之前的学生失踪,上次的诅咒事件,都是死了很多人,对社会造成了危害,所以护卫队那头才通知的你们。


而这次的事,如果不算你刚才提到的那两个流浪汉,死的人就只有吕斌他二叔,远不到构成危害的地步。”


“我还以为只有是疑似的感染事件,执法队方面就会联系我们解决呢。”


至于工人,被他打骂的那就太多了。


早在去年的时候,吕志斌晚上下班的时候,就险些被车间里的一个工人弄死。


我们将凶手抓到后,吕斌就直接要走了,不仅如此,还抓了那工人的一家老小,随便安了个侮辱财阀的罪名,就那一家人都弄死了。


刘恒义说到这儿,便从办公室里拿了份询问笔录递给了沐凡:


“吕斌的二叔吕志斌,是索亚丝工厂的第二车间主任。


这家伙仗着吕斌是执法队的,在车间里干了很多恶心的事,不夸张的说,几乎将车间里的所有女的都祸害了一遍。


“那个女的叫做陈小冉,今年只有十六岁,那天是她进入车间工作的第一天。


结果吕志斌那个杂碎就瞧上了那小姑娘,想要让对方和他发生关系,结果那小姑娘也是够硬气,死活都不干,还用钳子打伤了吕志斌,之后便遭到了吕志斌的毒打。


这件事原本没什么奇怪的,但怪就怪在,吕志斌死了以后,这个陈小冉就失踪了。”


之后吕志斌就搬到了现在这个沿街都有摄像头的地方,也就再没有人敢弄他了。”


沐凡边听刘恒义说着,边翻看着手上的这份询问笔录,随后问道:


“这份笔录上说,吕志斌被杀的那天,他曾殴打过一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


有一个护卫还以为那些纸上写着什么字,于是好奇的拼凑一下,结果发现竟能拼成一个纸人。


所以我怀疑,杀死吕志斌的凶手,搞不好就是那个陈小冉。”


沐凡听到这儿才弄明白刘恒义的意思,他是怀疑陈小冉是一个能够操控纸人的异能者。


“你是怀疑,吕志斌是被那个小姑娘弄死的?


先不说那个小姑娘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去杀吕志斌,重点是监控录像不是拍到,杀人的东西是两个纸人吗?”


“杀人的东西的确是那两个纸人,但是我们之后再去陈小冉家搜查的时候,在她家里发现了很多被剪碎的纸张。


“既然你都有头绪,那为什么还想着要问我呢?


并且刚刚那个吕斌在的时候,你好像也没和他提及这件事。”


沐凡觉得刘恒义像是有什么为难之处,不然这会儿早就搞全城大搜捕了。


“如果那个陈小冉是异能者的话,那么她的确是具备杀死吕志斌的可能。


毕竟在白天的时候,吕志斌曾得罪过她。”


“我估摸着八九不离十,只要能找到这个陈小冉,案子基本上就能结了。”


这些年他在这天门里,干了多少恶心人的事,要不是吕斌那狗东西护着,就是不被别人弄死,也被我们抓进来弄死了。


眼下这个混蛋终于死了,除了吕斌以外,任谁心里面都会觉得痛快。


所以要真是那小姑娘干的,那就是为民除恶。


“说实话沐老弟,这件事我不仅没有和吕斌说,就连护卫们都不知道。”


“为什么?你认识那个女孩儿?”沐凡有些好奇。


“不认识,但是你可要知道,吕志斌就是一个混蛋。


“肯定不忍心啊,毕竟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再说那狗东西本就该死。”


刘恒义这一番话,让沐凡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他此前一直觉得,刘恒义这种老油子,心里面早就没有善恶这种东西了,有的仅仅是利弊,结果没想到对方同样拥有着一腔热血。


“可是吕斌都已经上门来威胁你了,要是你还找不到人,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可无奈吕斌不肯罢休,一旦我将这件事说出去,来个全城搜铺,你说那小姑娘还能活吗?”


“就是说你不忍心这么做?”


沐凡有些惊讶的看着刘恒义。


我主要是担心下面那些人,我怕吕斌拿他们撒气,所以这不就僵在这儿了吗。


一边是共事的兄弟,一边是善恶正义,选哪个我心里面都会过意不去。”


刘恒义说出他的顾虑后,沐凡随即说道:


“吕斌要是能动我,早就弄死我了。


执法队就是在牛比,也不至于牛比到将护卫队队长说弄死就弄死的地步。


真要是交不出人来,他除了骂我一顿,给我两脚泄愤外,也没什么办法。


“吕斌之所以揪住你们不放,就是因为这起案子没有被定性为感染事件。


如果这就是一起感染事件的话,那么杀死他二叔的就是只鬼,到那时他就算再不爽又能怎么样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问题是那两个纸人之后都没有再杀人啊,总不能我伪装成纸人去杀吧,只要监控一照就露馅了。”


“其实我觉得这个事倒是没什么难解决的。”


闻言,刘恒义眼睛一亮:


“沐老弟你有办法?”


“也对,那就看看这两天,还有没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吧。


如果过两天还是风平浪静,那么你只能去抓人了,至于抓得住抓不住还难说。


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天,搞不好那个陈小冉都已经离开天门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