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三章 纸人

第十三章 纸人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普通人肯定是不容易见到他们,但是像我们这些护卫,却需要经常和他们打交道。


因为执法队是护卫队的监督者,像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处理的等等,都需要向执法队汇报。


民事案件就不说了,像这种感染事件,我们护卫明明处理不了,最多只能算协助方,但是执法队的人却根本不管这些,非给我们规定时间,只要超时就会对我们进行惩罚。


像口头上的侮辱,肢体上的教训,罚款、降薪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那帮家伙简直就是一群魔鬼。”


说到这儿,刘恒义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闷酒。


“执法队是只有财力觉醒的异能者才能加入的组织。


成为异能者后,会被召入异能学院进行培训,出来后则会被财阀们认领,实力强的异能者会被财阀们分配给他们的直系亲属,作为保镖一类的存在。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加入执法队?”


沐凡尽管很早就知道执法队的存在,但是对于这个组织了解却十分有限。


“原来是这样。”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沐凡之前并不知道,即便是做个护卫,也必须是异能者才可以,不过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护卫们平时嚣张跋扈,还不怕被穷人们报复了。


稍微差一些的,则会进入各地的执法队。


至于像我这种,实力比较一般的,就只能干个护卫的差事。”


有些强大的异能者,甚至能够诞生出,像风火雷电这种存于自然界的强大力量。


所以财力这种存在,尽管在大多数时间里,都被人们视为财富,但本质上来说,它更像是一股伴随人类而来的奇异力量。


因为普通人和异能者完全就是两种生物。


每个觉醒财力的异能者,自身都会诞生出一种特别的能力,从而利用这种能力进行攻击或是防御。


是出于诅咒人类才诞生的邪恶力量。


“对了刘哥,方便透露一下,你诞生的能力吗?”沐凡想了想问道。


事实上,即便是刚出生的婴儿,也会拥有“1”点财力值,也就是本命财力值。


一旦财力值归零,那么无论是多健康的人,都会瞬间暴毙。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财力的存在根本就是一个针对人类的诅咒。


刘恒义并不是很想展示,但沐凡却好奇的点了点头,无奈他只好表演一下。


“不遇到危险,我通常不会使用这种能力。”


“能够让皮肤上,长出像鱼鳞一样的鳞片。


有些恶心,你真的要看吗?”


见刘恒义恢复常态,沐凡这时又问了一句。


“好像是20岁那年吧。


刘恒义说着,脸上便突然出现了一层青绿色的鳞片,看上去的确是有些恶心。


“刘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觉醒的?”


“你当时去异能学院培训,那儿的人和你们解释过没有,为什么能够觉醒的事?”


“我记得当时有人问过,但是培训的人也不知道,只是说还处于研究阶段,算是小概率事件吧。”


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身上长满了鳞片。


当时给我父母都吓坏了,以为我被怪物附身了,后来去医院检查,还没等查出是怎么回事呢,执法队的人就来了,那时候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我应该也是异能者吧,只是和普通异能者不大一样。”


沐凡没有明说自己的情况,刘恒义对此也不关心,之后又拿起酒杯劝他喝酒。


刘恒义说到这儿,突然看向沐凡,继而疑惑说:


“沐老弟,你问我这些事,难道你不是异能者?”


他妈妈走了以后,他爸爸受不了这打击,接着就疯了,最后因为和人抢吃的,被人活活给打死了。


“你说沐老弟……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常,你说我就出去一年,结果再回来的时候,家没了。


虽然两个人坐在一起,名义上是喝酒,实际上则是借着微醺的兴奋状态聊天。


刘恒义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不过大多都比较辛酸,像他从异能学院培训完出来后,本想着将自己分配到工作的事告诉他父母,结果回去后才知道,他走不久,两个人所在的工厂就倒闭了,为此他妈妈上了股急火病倒了,他爸爸又没钱送去住院,于是没挺两个月就走了。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沐老弟,你家人他们还好吧?我看你也不像是天门的人。”


刘恒义抹了把眼泪,硬是将情绪压了下去。


这么多年我心里始终解不开这个结,最后把这种亏欠,都放在小毅身上了,想着没机会报答父母,就多疼爱疼爱孩子吧,完了还险些把孩子也给害了……”


刘恒义说的泪如雨下,快四十岁的男人,哭得浑身直哆嗦。


“时候不早了刘哥,你这两天忙着查案,也没怎么顾得上休息,今天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去吧。”


“那行沐老弟,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不走,咱没事随时都能聚。”


“我早就没有家人了。”


沐凡说完,将杯里剩下的酒都喝了进去,然后看了眼时间后说道:


午夜的天门,只能听见流浪猫们那充满悲戚叫声。


“哪有那么多的回忆可想。”


刘恒义喝的东倒西歪,其实酒没喝多少,就是伤心事太醉人。


看他喝成这样,沐凡也不放心他一个人走,于是一直将刘恒义送回家,他才回去。


然而走着走着,他突然听到从前面巷子里,传出了一声男人的惨叫。


他本不想理会,毕竟流浪汉半夜互殴这种事,在天门里很常见,可很快的他又听到了第二声惨叫。


沐凡迎着月光,晕乎乎的往住的地方走,这几天他实在是听了太多别人家的故事,以至于他的心态都起了变化。


他停下来用力的揉捏了几下太阳穴,感觉自己的状态好些了,才又继续往前走。


巷子里随后再度传出求救的声音,接着便从中冲出来一个流浪汉。


流浪汉的背上,不知道被什么划出了一条很深的伤口,或许是流血太多关系,他刚逃出巷子就摔倒了。


连续两声,且还是不同人发出的惨叫,这也让沐凡变得警惕起来。


“救命!救命啊!”


因为距离沐凡很近,所以沐凡也快步上前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对方已经死了,于是他忙又退到了一边。


正待他惊疑巷子里发生什么的时候,从巷子里却突然窜出了两个白色的人影。


起初他以为只是两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一直到那两个人影来到路灯下,他才惊骇的发现,那竟然是两个手臂像螳螂一样端着的纸人!


昏暗的路灯,在这时突然熄灭。


仅剩下些许月光,模糊的勾勒出两个纸人跑远的诡异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