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章 办法

第十章 办法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外面风变得更大了。


将窗户吹得“噼啪”作响。


客厅的沙发上,萍萍蜷缩在上面,恐惧的捂着耳朵,好似是听到了来自死神的召唤。


沐凡没有理会萍萍,而是将刚刚被他拼好镜子,用胶带固定在了一个架子上。


架子足有一人多高,沐凡试着向后挪动两步,他整个人便都出现在了镜子里。


对于这种效果,沐凡显得非常满意,接着便抬着那个架子,将它放置在了门前。


待做完这些后,他便转过头对正待在沙发上的萍萍问道:


“你是听到什么了吗?”


“它再和我说话……”萍萍惊恐的看着沐凡。


“听着,你现在必须要冷静一些。”


沐凡一把将萍萍从沙发上拽起来,然后严肃的提醒说: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说什么?”


“它来了!它说它来找我了!”


“能帮我给我的父母带句话吗?


我不想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


“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动,就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听懂了吗?”


萍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在打了个哆嗦后问道: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做他们的女儿……”


萍萍说到这儿已经泣不成声了。


沐凡有些意外的看着萍萍,显然没想到这个女生,会这时说这些。


“你想我转达什么?”


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命运看笑话。”


就在沐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门外突然传进来一串“咚咚咚”的门响。


“真是一句戳心的话,不过你放心,如果你死了,我会帮你带到的。


既然遗言都说完了,那就别再哭哭啼啼的,坦然面对吧。


“勇气可嘉。”


沐凡心中暗道一声,之后便推开窗户,直接翻去了屋外。


沐凡被这突然的门响搞得头皮发麻,倒是萍萍突然勇敢起来,对着门外大吼道:


“来啊鬼东西,老娘就在这儿!”


他不确定自己那个大胆的尝试是否能够奏效,更不确定萍萍是否能活下来。


不过就算结局不尽如人意,他努力过,尝试过,也算是对得起萍萍,对得起其他受害者了。


“咚咚咚!”


门响还在持续着,萍萍也一直在尖声的叫着,至于躲去屋外的沐凡,则蹲在窗户下,屏息听着里面的声音。


萍萍的尖叫声在此刻戛然而止。


四周狂野的风声,也好似被吸干了似的,彻底化为死寂。


毕竟这个世界,并非是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的。


门响在持续了足足几分钟后,终于被一声门开的声音取代。


风,再度灌入。


原本停滞的时间,也像是被重新上好发条的时钟,再度运转起来。


血管里的血液,在这时减缓了流动,心脏也悬停在胸腔,强行闭塞了同其他器官的联系。


她无力瘫倒在沙发上,目光也由之前的恐惧变作空洞,最终极快闪烁的灯光中,变作暗淡。


一直到20分钟后,沐凡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朝着屋内看去。


没有鲜艳的血色,也没有刺鼻的血腥味,整个客厅都亦如之前的模样。


5分钟。


10分钟。


“那只鬼到底是离开了……还是?”


沐凡的目光这时不禁落在了,那个贴有镜子的架子上。


沐凡在短暂犹豫后,再度回到了屋子里。


萍萍倒在沙发上,他走过去摸了摸鼻息,幸运的是她还活着。


沐凡的心脏狠狠抽紧了一下,可就在他打算翻窗逃走的时候,那立在门前的架子,却突然间倒了下来。


先前绑在上面的镜子,已经完全化成了粉末状,至于那只在他看来,并没有离去的鬼,眼下也仅仅只剩下两条小腿,还没有完全消散。


架子完全挡在门前,所以他并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可是透过架子的下方的空隙,他却清晰的看到了一双脚,和一双露在外面,正在前后摆动的小腿。


那鬼东西竟然还在这儿!


因为他创造了一个奇迹。


打脸了所谓诅咒不可能被消灭的结论!


“成功了?哈哈我成功了!”


沐凡先是有些不相信,之后便激动的大笑起来。


沐凡会想到这个办法,是因为他觉得,诅咒传播的条件,重点或许并不是看那部片子,而是看到了那部片子里的鬼。


所以看到那鬼的样子,才是这个诅咒唯一的传播条件。


他不仅消灭了诅咒,还成功救下了包括萍萍在内的众多感染者。


正是这种掀翻宿命,打破固有认知的感觉,让他心中无比的酣畅,喜悦。


在想到这件事后,他便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只要看到它就会被诅咒,那如果它看到自己会发生什么呢?


是不是也会被诅咒呢?


正因如此,才会有那么多没看过片子的人被杀。


因为当那鬼东西上门的时候,那些感染者的家人也看到了它的样子。


沐凡在开心的笑了一会儿后,便察觉到了身体的怪异,于是连忙关闭了记录仪。


而就在他关闭记录仪后,门前那消散的已经不剩什么的诅咒,则如同前两次那样,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一样,迅速钻进了他的眉心。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次尝试。


成功与否他倒是没想太多,只是不想这么轻易放弃而已。


“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既然在我的身体里,那就给我好好眯着,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也不知道那手指能不能听得见,又能不能听得懂,总之他警告的狠话是放出去了,至于对方鸟不鸟他,那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又是那根手指再搞事吗?”


沐凡摸了摸已经恢复如初的眉心,有些担心那根手指,真像徐良说的那样,是想利用它复活。


洗把脸躺在床上,沐凡又拿出那张鬼上门的碟片摆弄起来。


他其实还有些奇怪,那就是这碟片既然不是诅咒传播的载体,可那只鬼为什么会待在里面呢?


趁着萍萍还没有醒的工夫,沐凡看了遍记录仪里的视频,在确认没问题后,便将内容传给了公司,算是干完了这单的业绩。


将事情汇报完后,他将开着的门窗都重新关上,随后又从卧室里拿了条毯子,给萍萍盖在了身上。


沐凡决定试试看,于是对着碟片用力的掰了一下,结果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碟片竟依旧完好无损。


“诅咒消失了,那么这碟片应该会被弄坏吧?”


到底是诅咒诞生了鬼,还是鬼诞生了诅咒呢?


“这是什么情况?该不会诅咒还在吧?


我胆儿小,你可别吓唬我啊大哥。”


沐凡说完又将碟片放在地上,狠K了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