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九章 碟片

第九章 碟片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沐凡和萍萍在外面等了差不多20分钟后,刘恒义便开着那辆最近一直在装尸的卡车,载着录像厅的店员赶了回来。


“赶紧下去开门!”


店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被刘恒义吼这一嗓子,险些没有从车上摔下来。


“别紧张,我们找你过来,只是想让你给我们找点儿东西。”


沐凡并没有去为难店员,毕竟店员对此事毫不知情,要是对方知道放个鬼片还能放出鬼来,怕是早就辞职不干了。


店员哆哆嗦嗦的将门打开,门开后,沐凡三个人相继走了进去。


“你们这几天是不是有放过一部叫做《恶鬼上门》的片子?”


在店员回答的时候,沐凡还看到了那块写有午夜场电影的荧光牌。


上面的片子,正是那部鬼上门。


进来录像厅后,沐凡对着店员问道。


“是的,这是我们最近才得到的新片,不过放的并不多,就放个午夜场。”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让你拿你就拿,怎么那么多话,耽误护卫队办事,小心请你喝茶!”


刘恒义越看这个店员越生气,要不是这家伙天天放,也不会死那么多人。


“把那部片子找出来。”沐凡对店员说道。


“我能问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吗?”店员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碟片装在盒子里,一盒一盒的放在架子上。


“找到了。”


店员被刘恒义凶的不敢说话,只得乖乖去找片子。


片子全部被统一放在一间干燥的仓库里,沐凡跟进去看了一眼,就和他想的差不多,这边用的都是碟片。


刘恒义只是瞄了一眼封面,就被吓得咽了口唾液,身子也不禁往后退了几步,显然是怕里面的鬼跑出来。


倒是沐凡,丝毫不担心的从店员手里接了过来。


因为新片子都在货架的最上面,所以店员很快就找到了沐凡要的片子。


片子的封印很恐怖,上面印着一个半回头的女人,能够清晰的看到,在那女人的脑后,还存在着另外一张脸。


“一对情侣?”


“是的。”店员有些奇怪的看着沐凡,显然在想他是怎么知道的。


“今天晚上也放了吗?”


“放了,不过因为下雨,所以没什么人来看,好像一共就两个人。”


“还没想好。”沐凡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想了想又对那店员问道:


“这部片子你看过没有?”


刘恒义这时候上前两步,在沐凡的耳边问道:


“沐老弟,你拿着这张碟片后打算怎么做?”


“你天天在这儿放,你和我说你没看过?”


“我真的没看过,看的话消耗财力值不说,还会让我做噩梦。


“没看过。”


听到店员的回答,刘恒义一脸狐疑的问说:


店员说的非常肯定,沐凡其实也不怀疑,因为这次的事件如果真是诅咒的话,那么凡是看过这片子的人,应该都会被盯上。


不可能偏偏只有这个店员没事。


我刚来这儿干的时候,有看过一部惊悚片,吓得我做了好一阵子噩梦,从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敢看了。


平时放完片子,回收碟片,我都尽量不去看封面。”


碟片看上去和普通碟片几乎没有差别,正面没有印那种恐怖的图案,就只是印了“鬼上门”三个字。


刘恒义站在外面,透过车窗户一直在注意着沐凡的举动,看表情仍是很担心,这片子里会突然钻出只鬼来。


待简单询问了店员几句后,刘恒义便以护卫队查案为由,让沐凡将片子带了出去。


坐在车里,沐凡小心翼翼的将碟片的包装盒打开,将里面的碟片拿在手里。


“还记得我师……李夏可当时住的那间屋子吗?”


“好像有些印象,就在这附近吧?”


“沐老弟,现在片子拿到了,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是回护卫总队,还是?”


刘恒义是开车来的,自然不介意送沐凡和萍萍过去,不过临行前,他则有些担忧的对沐凡提醒说:


“沐老弟,我虽然不干你们这行,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但和你们这些人打交道的时间也算很久了,加上我本身还是异能者,有些对危险的嗅觉。


“对,要是方便的话,就把我们送去那边吧。”


沐凡本想回之前住的那间破屋子的,但突然想到李夏可当时租的那间屋子还空着,索性就去那儿住了,能省点儿房租不说,那边的环境也好。


沐凡看出了刘恒义是在担心他,对于他这种在外漂泊的人来说,任何关怀都值得感动。


“嗯,沐老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我真是觉得这次的事情很棘手,我倒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只是……”


“放心吧刘哥,我心里有数,不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


顺利的将门打开后,沐凡便对跟在身后的萍萍说道:


“进去吧,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给你。”


刘恒义见沐凡有自己的打算,他便不再多嘴,随后将两个人送去了李夏可之前租住的地方。


沐凡记得李夏可走的时候,有将钥匙放在门前的邮箱里,他走过去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把钥匙。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之所以带你过来,是因为我觉得这里面的鬼东西,很可能会来找你。”


沐凡对着萍萍晃了晃他手上的碟片,这个举动也再度将萍萍带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


关上门,并将门反锁,沐凡打开灯让萍萍坐在沙发上。


萍萍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毕竟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和陌生男人同住。


我能理解那种被人剥夺希望的痛苦,但正因为理解,所以我才不想瞒你。


今晚很可能就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间了。


萍萍点了点头没有吭声,沐凡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但是实话说,我不确定今晚是否真的能救下你。


“一点儿希望……都没有吗?”


“有,只是非常渺茫。”沐凡坦白道。


所以如果有想说,还没有来得及说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有机会的话我会替你转达的。”


萍萍傻傻的看着沐凡,泪水也再一次湿润了她的眼眶,不过她并没有绝望的大喊大叫,而是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对沐凡问道:


“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我明明只是去看个电影而已……就只是看个电影……


“我知道了。”


萍萍听后面如死灰的点了点头,之后便低着头呢喃道:


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啊……”


萍萍不甘心的说着,至于沐凡则一直保持安静的再听,并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


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种事……


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属于一种特殊感染源。


对付这类感染源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它所存在的载体,继而对载体进行封印回收。


倒不是他冷血,而是安慰在这种时刻毫无意义。


萍萍这些人遭遇的是诅咒。


沐凡在拿到碟片后,原本也想学档案中那些调查员那样,给萍萍编织一个有希望的谎言,然后打发她回去自生自灭。


不然继续和她待在一起,不仅没意义说,一旦那鬼东西上门,他八成也逃脱不了。


至于像萍萍这些已经被感染的人,就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毕竟在公司的档案资料里,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消灭诅咒的办法,当然也没有感染者获救的案例。


诅咒之所以被归为特殊感染源,主要是因为它的传播途径,和寻常感染源不同。


它只能通过载体进行传播,并且在传播条件上具有唯一性。


可最终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决定留下来,帮萍萍挑战一次命运。


这并非是他头脑发热所作出的选择,而是在经过反复权衡后,才做出的决定。


就像这次的事件,受害者被感染的唯一条件,就是观看那部片子。


结合实际来看,这个结论貌似并没有问题,毕竟萍萍这些人的确是因为看了那部片子才被感染的。


但问题在于,有些没有看过片子的人也死了。


之前在不确定,感染源是诅咒的时候,还能归结到零号感的特殊性上,但在明确是诅咒后,便不再有这种说法,否则就违背了诅咒在传播上的唯一性。


所以结合这些情况考虑,沐凡觉得要么这次的事件并不是诅咒,要么就是他错判了诅咒的传播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