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五章 上门

第五章 上门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直到听到小翠唤他,卢广志才反应过来,随后装作没什么的走了出去。


从小翠家里出来,卢广志面对着外界的黑暗,脑海不禁回想起了,他方才拉上窗帘的一幕。


他看到了。


真的有看到小翠说的那只鬼。


整张脸就贴在窗玻璃上……


充满恐惧的回到家里,卢广志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门窗是否有锁好,然后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


直到做完这些,卢广志才力竭般的倒在了客厅放置的破旧沙发上。


他现在很冷,非常冷,由内往外的冷。


这种冷并非是由温度引起的,而是由他心里的恐惧所引发的。


想到这儿,卢广志顿时觉得自己更冷了,就像是有人掀开他的天灵盖,然后将结满冰碴的水,一股脑子都倒进去一样。


而就在他打算及时制止这种想法的时候,外面却突然响了一串“咚咚”的敲门声。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卢广志被突然响起的门响,吓得汗毛颤栗,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11点多,即将步入零点。


他担心如果萍萍说的是真的,如果他这几天看到的所谓幻觉,所谓的疑神疑鬼,其实都是真实的该怎么办?


他又该怎么解决?


他会死吗?


“谁啊?”


卢广志问了一句,但是门外却没有人回应,然而诡异的是,门却依旧在咚咚的响着。


“说话啊,到底是谁啊?”


这个时间,对于没有夜生活的天门城来说,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又会是谁选择在大半夜敲门呢?


门响还在继续,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卢广志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剁骨头的砍刀,这才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前:


但这不回应还好,在听到这声回应后,卢广志更是被吓得连魂都飞了出来。


因为他认得这个声音。


正是电影里,那只女鬼的声音。


卢广志几乎吼了出来,因为无论怎么看,这敲门声都显得极为不正常。


“是我啊。”


终于,在短暂的死寂过后,门外响起了回应的声音。


因为这里贫瘠、落后,甚至要比很多低级城市还要不如。


但是沐凡却很喜欢这里。


因为这里的慢节奏,能让人安静下来,可以让他短暂的忘却,那些不好的,甚至是痛苦的回忆。


它就在门外!


然后,那扇门就被毫无征兆的推开了……


很多人都讨厌天门这座城市。


毕竟他现在也是有正式单位的人了。


“小哥,第一次来天门吗?想去哪啊?坐车走呗?”


或许是自己这身行头,太过靓仔,以至于那些拉三轮的司机,都将他视为了猎物。


沐凡跟着人流从车站出来,因为外面正下着小雨,所以他手上还打着一把黑伞。


黑色的长裤,配上一件暗红色的运动T恤,让沐凡的身材看上去更为修长。


时隔几日再次回到天门,他明显要比之前那种状态好上许多。


在谢绝了几个蹬车师傅的邀请后,沐凡接着前往了刘恒义所在的护卫队总队。


之所以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找住的地方,而是来这儿,并不是因为沐凡急着和刘恒义叙旧,而是公司那边刚刚派了个活给他。


既然要干活,那么就必不可少的要先和护卫队的人打交道。


天门并不是没有出租车,只是车子的档次比较低,都是那种人力三轮车。


就只有那些从中级城市过来出差的人会坐,至于当地人,则看都不会看一眼。


沐凡眼下还没有拿到工资,全部家当就只有100点财力值不到,所以距离打车这种段位还早。


“我之前还有些担心,你们公司那边会派谁过来,既然你过来了,那我这心也就放到肚子里了。”


沐凡也不知道刘恒义这是客套话,还是真觉得他有实力,但看着倒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只是接到了公司的指派,但具体什么情况,还得指望着刘哥这边先给讲讲。”


好巧不巧,他刚进护卫队总队的大门,就和急忙要出去的刘恒义撞个正着。


“沐老弟!”


再次见到沐凡,刘恒义显得非常高兴,并且一点儿也不意外他的到来。


“没问题,早了解情况,我也好研究解决办法。”


跟着刘恒义出来,看着停在外面的卡车,和卡车上装的一个个箱子,沐凡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们这是要开车去吗?”


“这是当然。


要是沐老弟不怕劳顿,现在就随我去一趟。


到了那儿,即便我什么都不说,想来你也能瞧出个大概。”


刘恒义故意卖了个关子,沐凡也没多想,随后跟着刘恒义坐进了车里。


车头装不了太多人,挤挤的话倒是还能坐一个,但是刘恒义没再让人上来,自己打着火开了起来。


“执法队前两天给我们那儿安了固定电话,又给我配了台个人电话,这回咱们联系就方便多了。


“对,开车去。”刘恒义点了点头。


“那车上装这么多箱子是干什么的?”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天门城的机动车辆不多,尽管道路不是很好,稍微窄了一些,但却一点儿也不拥堵,所以很快他们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就是这儿了。”


刘恒义将车停在了一间屋子的门外。


那帮家伙总算是干了点儿人事。”


刘恒义不知道是不是和当地的执法队有过节,言语里并不是很客气。


沐凡也没有多问,毕竟他不需要和执法队的人打交道。


刘恒义点了点头,随后那几个护卫便开始往那间屋子里搬箱子。


见状,沐凡心里面疑惑更深,所以也跟在几个护卫的后面走进了屋子里。


一只脚刚迈进去,从中便钻出了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


门外有几个护卫在这儿,见刘恒义过来后,便询问道:


“头,现在勘察吗?”


“嗯,都拿进去吧。”


走起路来,甚至都能听到那种和鞋底粘连发出来的响声。


一众负责勘察的护卫,则在收集者四散各处的尸体,而后将它们装进带来的那些箱子里。


“沐老弟,你之前见过这样惨绝人寰得场景吗?”


沐凡皱了皱眉头,刘恒义则早有预料的带了个口罩,这会儿也递给了沐凡一个。


沐凡将口罩戴上,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血色。


整间屋子里,无论是墙壁、地面,还是放置在内的各种家具,门窗,上面通通都带有血液的颜色。


刘恒义这时候看了眼一旁还算镇定的沐凡,而后又说道:


“反正我真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