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章 外戚特权

第十章 外戚特权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当沐凡和李夏可来到跃龙门饭店时,刘恒义已经和刘毅在包间里等他们了。


沐凡没想到刘毅竟然会在这儿,不由看了刘恒义一眼,刘恒义冲他笑了笑,倒是李夏可像是谁也不在意的,进来后就直接坐了下来。


“小毅,叫沐哥。”刘恒义对着身旁的刘毅说道。


“沐哥。”刘毅礼貌的同沐凡打了声招呼。


“今天看着状态还不错,我还以为你见到我还会晕过去呢。”


想到昨晚刘毅的怂样,沐凡笑着调侃了一句。


“沐哥,谢谢你救了我。”


刘毅的突然道谢,让沐凡显得有些不知所谓,刘恒义则在旁边解释说:


“我就是纯粹站在路人的角度,随便说那么两句,真没什么可谢我的。”


沐凡没想到昨晚因为看不惯,而对刘毅的那一番教育,还意外的解开了这对父子间的嫌隙。


“一定要感谢的沐老弟,要不是小毅这孩子也不会开窍,经过这件事,他明显成长了很多……”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小毅把昨晚的事都告诉我了,我也听从了你的建议,将所有事情都对他坦白了。


我们父子俩这回算是彼此敞开心扉,都重新了解了彼此。


所以真的很谢谢你沐老弟,要不是昨晚你对我说的那一番话,我说不定还会和以前一样,去过分的影响小毅的成长。”


刘恒义带着刘毅一直将沐凡两个人送上列车站台才离开。


列车缓缓驶离站台,李夏可将窗帘拉下来,遮住外界有些刺眼的阳光,沐凡则在帮助邻座的老太太往行李架上放着行李。


老太太看年龄起码也有70多岁,凹陷的脸上满是褶皱,不过看精神还算不错。


“刘队长,你请我们过来,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听你扯这些家长里短的?”


李夏可不解人情的打断了刘恒义,刘恒义听闻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忙将服务员叫过来点菜。


一顿饭吃下来,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


“你心肠真好,怪不得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媳妇,真是郎才女貌,真好。”


老太太估计是实在想不出什么感谢的词了,于是将李夏可也拉进来夸了一遍。


“你这老太太怎么能胡说八道呢!”


“谢谢你啊小伙子,只有你愿意帮我这个老太婆。”


老太太感激的看着沐凡,沐凡倒是觉得举手之劳根本不算什么,于是笑着说道:


“你要是快下车了,记得喊我,我再帮你拿下来。”


“幸亏不是你媳妇,这么凶的女人谁娶谁倒霉。”老太太改口之快让人惊奇。


“你……”李夏可还想说那老太太几句,但被沐凡拦了下来:


“师父息怒,咱不和老太太一般见识。”


李夏可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见状,沐凡也赶紧解释说:


“误会了大娘,她可不是我媳妇,她是我师父。”


“之前那个护卫长不也对你感恩戴德的,说你帮他们父子俩化解了矛盾。”


“他们两个那点儿事不算什么矛盾,最多就是处在叛逆期的儿子,不理解他的父亲罢了。”沐凡不在意的说道。


“你这么了解,你和父亲也闹过矛盾?”


“李夏可白了沐凡一眼,随后将头转去了一边,不过没一会儿,她便又转了回来,对沐凡说道:


“没想到你还挺愿意助人为乐的。”


“就是顺带手而已。”


等沐凡接完水回来,李夏可也懒得在问他,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这个世界上的火车,除了专门用于承载财阀们的高级专列外,剩下的所有列车,都不会越过龙门。


像他们的目的地虽然是位于中级城市的赣岚,但列车站却并不在城内,而是在龙门外。


“那个师父你口渴吗?我去给你接杯水。”


沐凡没有回答李夏可这个问题,而是拿起对方放在小桌板上的水杯,一溜烟跑去了车厢的连接处。


“神神秘秘的,不说拉倒。”


列车走走停停,大多数都是从这个低级城市,前往另外一个低级城市,因为每次列车停靠,开启的几乎都是左侧的车门。


在坐了两个多小时后,邻座的老太太也已经到站下车,沐凡也所幸好人做到底,将老太太一直送下车。


车上下了一批人,自然也会补上一批人。


世界上的所有城市,都是环绕排布的。


低级城市在最外围,在往内则是中级城市,至于高级城市则位于世界的最中心。


所以低级城市的列车,是无法停靠在高级城市的车站的。


只是没过多久,车上便上来了一位抱着狗的女人。


女人三十多岁,脸上画的很是妖娆,一看就不像是生活在低级城市的人,因为表情里写满了对一车人的嫌弃。


“乌烟瘴气的,连个一等座都没有,真是够了!”


像他和李夏可的邻座,就上来了一位抱着婴儿的女人。


婴儿长得很可爱,嘴上咬着一个奶嘴,非常乖巧。


沐凡闲着没事,所以也扮扮鬼脸,逗逗小孩儿玩。


“起来!”


“这里是你的座位是吧,我这就起来,让你进去。”


抱婴儿的女人连忙起来给对方让座,过程中,女人怀里的狗,却对着那婴儿犬吠个不停。


“汪汪!”女人抱着的狗像是在附和似的叫了两声。


“宝贝儿子,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不对?”


女人边和怀里的狗说话,边来到抱婴儿女人的身旁,继而用命令的口吻对女人说道:


“汪汪……”狗依旧冲着婴儿狂吠不停。


“你真是有够废话的,你吓到我的宝贝了你知不知道!立马给它道歉!”


妖娆女人这会儿更加过分,竟然抱孩子的女人给她的狗道歉。


妖娆女人一开始没理会,抱着狗直接坐了下来,但是当抱婴儿的女人要坐下时,妖娆女人却直接将她的狗放在了那个座位上,继而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干什么?凭你也配和我坐在一起?”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明明是买了票的,为什么不能坐在这儿。”


“出什么事了?”检票的列车员这时候走了过来。


见列车员过来,抱孩子的女人忙对列车员说道:


“这是我的座位,我的票在这儿,但是这个人却不让我坐下。”


坐在附近座位的乘客议论纷纷,都在低声指责者妖娆女人的做法。


“干什么!你们难道想死吗!”


妖娆女人气汹汹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那些正议论她的人吼了一声。


你最好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让这个贱人给我的宝贝道歉,之后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会记住你的。”


妖娆女人说话间,对着欲要问责的列车员,露出了手腕上那块刻有联合财团标志的手表。


当看到这块手表时,包括列车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闻言,列车员不禁对妖娆女人说道:


“你好女士,这个座位是……”


“用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甚至没等那列车员说什么,抱孩子的女人便跪在地上开始给那只犬吠的疯狗道歉。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原本闹哄哄的车厢,霎时间就安静了下来,再不敢有人议论。


因为那块表并不是普通的手表,而是财阀亲属的象征,是只有财阀的家人,才能拥有的身份凭证,可以随时随地,召唤就近的执法队。


沐凡原以为这女人最多就是有几个臭钱,结果没想到竟还有着这样的背景。


“让这些人通通给我消失,我可不想和垃圾们坐在一起。”


“好的,我这就让他们前往其他车厢。”


列车员显得毕恭毕敬,在答应妖娆女人后,便对着车厢里的众人说道:


车上的人敢怒不敢言,生怕被当成反叛者,都将目光转去了别处。


“算你识相!”


妖娆女人懒得再计较的瞪了正在道歉的女人一眼,随后对列车员命令道:


“坐在这儿。”李夏可毫不在意的说道。


眼见车厢里的人,几乎都已经离开,就只剩下沐凡和李夏可,于是列车员又过来催促道:


“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离开!”


“所有人立刻从这节车厢离开。”


乘客们听后皆敢怒不敢言,开始收拾东西离开,沐凡这时候也瞄了一眼身边的李夏可,见李夏可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于是不想生事的对她说道:


“师父,对方是财阀的人,咱们还是去其他车厢吧,要是招来执法队的人就麻烦了。”


“真是找死!”


女人被李夏可气的够呛,举手就朝李夏可打了过来,见状,沐凡也没多想,下意识的便将那女人推了出去,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列车员被沐凡的举动吓得失语,因为攻击财阀的家属,不仅自己会遭到严厉的惩罚,连带着家人都会波及到。


“仅仅只是财阀的一个外戚,连保镖都没有的小角色,竟也敢让我们离开?”


“你说什么!”妖娆女人听后,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说你就是个小角色。”李夏可完全不惧女人的目光。


沐凡本以为李夏可是过去将那女人扶起来,结果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李夏可非但没有去扶那女人,更是直接对着那女人浓妆艳抹的脸,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啪——!”


接着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沐凡反应过来也觉得自己有些上头,尽管看到女人狼狈的摔在地上,心里面很是舒坦,但之后的事情就很麻烦了。


“敢推我?竟然敢推我!你们死定了,你们绝对死定了!”


女人坐在地上不停的叫着,与此同时,李夏可也离开座位走向了那女人。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这件事波及到你了。你将我的证件信息记录下来,这女人醒来后要找麻烦,你就让她去找我。”


李夏可说着,便当着列车员的面,将自己的相关信息写下来,递给了对方。


列车员尽管不清楚李夏可为什么连财阀的人都敢打,但对方既然有恃无恐,那必然也是有强大背景的人,所以同样是他不敢招惹的人。


直接将女人扇的昏死了过去。


车厢里再度安静下来,就连女人的那只狗也止住了犬吠。


“你……你们……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列车员被吓得连声音都在打结。


沐凡对于这件事的后续充满了担忧。


但李夏可听后却不以为然的反问道:


就算那女的只是财阀的外戚,可却关乎财阀的面子,你这……”


于是只好带着李夏可留给他的身份信息,找其他列车员将昏迷的女人,还有那只狗带出了车厢。


“师父,虽说你打了她很解气,但是我们可能真的惹上麻烦了。


“是吗?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先动手的人可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