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十章 揭露

第十章 揭露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不行刘姐,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去我那儿吃饭。


这些日子多亏了你,我才能在这里生存下来……”


沐凡将门打开一些,透过门缝看去,他惊讶的发现,之前搬走的张哥竟然就在门外。


并且看样子,还是专门回来感谢刘姐的。


沐凡躲在门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门打开走了出去。


“张哥?”


“沐凡兄弟,你今天没去工作吗?那正好和刘姐一起去我那儿吃饭。”


张哥的气色看上去不错,整个人明显要比上次见时有精神多了。


“张哥,你搬走了?怎么这么突然。”沐凡问起了这件事。


“太好了张哥,我说你怎么突然就搬走了呢,我刚才还和刘姐说起你呢。”


“这不搬得匆忙,屋子还没来得及收拾,想着赶紧回来拾掇拾掇,不能给刘姐添麻烦。”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工作出现一些变动,生了个职位,涨了点儿薪水,又安排给我一间宿舍,所以就……嘿嘿。”


张哥在说起这件事时显得很是开心,沐凡听后也为他感到高兴:


“刘姐,正好沐凡也在,以前我就想着等涨点儿薪水,请你们吃饭。


现在日子过得好些了,你们可得给我这个机会啊。”


“没事啊,看到你们过得越来越好,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刘姐露出欣慰的笑容,张哥则还在坚持要请吃饭的事:


“你要不答应,我现在就回去了。”


“那好吧,那就买菜去你那儿。”


“这样吧小张,你要是真有心,一会儿就去买点儿菜,晚上到我那儿,我给你们做。”


“刘姐还是……”


关上门,回到床上坐下。


沐凡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能胡思乱想了,竟还会觉得张哥也变成水管了,并且还怀疑到了好心刘姐的头上。


张哥最终还是拗不过刘姐,沐凡作为蹭吃蹭喝的,也没什么资格插话。


沐凡本想跟着张哥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但张哥却怕他花钱,所以没让他跟着,只让他在家等着。


“应该将这件事也告诉李夏可的,她有经验,应该很快能鉴别出来。”


想到这儿,沐凡觉得这种事赶早不赶晚,于是趁着张哥买菜还没回来的工夫,便又去了趟医院。


至于出现在张哥橱柜里的那条“水管”,或许刘姐真不知情也说不定。


不过他的担心也并非都是多余的,尤其是在从李夏可那儿得知感染事件后,他更觉得在他这间出租屋的周围,存在着感染事件的源头。


路上的行人突然多了起来,和白天的行尸走肉不同,这时的行人,脸上大多都带着回家的急切,和奔赴暖巢的笑容。


当沐凡赶回来的时候,刘姐和张哥都在屋外等他,见状,他赶忙歉意的说道:


可当他到医院后才得知,李夏可早在他上午离开没多久,就已经出院走了。


一去一回间,夕阳的余晖已然落下。


刘姐和张哥不介意的笑了笑,之后沐凡便跟在二人的身后,到了刘姐的家里。


刘姐的家就在他们出租屋的后面,是一间带着小院的房子。


“突然有点儿事就出去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也是刚忙完。”


怪不得他坐上去会觉得很软。


不过他也没多想,随后从沙发上起来,在客厅里转了转。


沐凡跟着刘姐进屋后,刘姐便和张哥跑去厨房里忙活起来,只剩下沐凡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客厅里的沙发很舒适,沐凡有些好奇沙发垫是什么材质的,于是便偷偷的将包裹在上面的沙发套掀开一角,这才发现沙发垫竟然是由胶皮编织成的。


“怎么这么多胶皮?”


听到有脚步声过来,沐凡忙将地毯铺好,随后张哥便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


客厅里铺着红色的地毯,走在上面同样有种软塌塌的感觉,像是地毯下面也铺着什么。


沐凡瞄了一眼厨房,随后便蹲下来,将地毯也掀开一块,结果发现下面竟真铺着东西,看上去同样是胶皮。


张哥笑着将菜放在了桌子上,沐凡走过去看了一眼,肉皮被切成细丝状,散发着热气。


不过颜色上,却要比一般的猪皮白一些。


“哇,好香啊,什么菜啊这是?”


“尖椒炒肉皮。”


沐凡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屋子里这些同皮肤相近的胶皮,就能联想到那晚惨死的女邻居。


并且严格来说的话,这屋子里的很多装饰,都是用各种大小,宽厚的胶皮组成,或是编织成的。


张哥将菜端上来后,就又去给刘姐打下手了,沐凡没有偷吃,而是发现刘姐的窗帘,竟然也是由胶皮编织成的。


不止如此,就连床上也都铺着不同厚度的胶皮,坐上去同样很柔软。


因为他骇然的发现,墙壁竟然也是软的。


他还没怎么用力,拄在上面的手就陷进去一些,并没有白色的粉末掉下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


沐凡有些不适的拄着墙壁,结果这无意之举,却让他心里再度“咯噔”一下。


“来来来,第二道菜也好了。”


张哥这时候又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


见状,沐凡连忙将手挪开,看向墙壁上的那道裂纹,便见裂纹处,隐约可见一些黑色的毛发。


他用手抽出一根,发现足有三十多厘米的长度,就像是女人的头发。


“是拌羊脸吧?”沐凡纠正道。


“对,光是看着就知道味道不错。”


“这回是什么菜啊张哥?”


“拌脸。”


这么一想,他胃里突然纠紧了一下,顿时恶心的想要干呕。


如果仅仅是他胡思乱想还好,但如果事实真如他担心的那样,那么这顿饭绝对会让他终身难忘。


张哥笑眯眯的将菜放桌,便又去了厨房。


沐凡这才将目光放在那盘菜上,不知道是他的心里作用,还是什么原因,他总觉得那并不是羊的脸。


“怎么了?”


张哥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像是在砍着什么,不过因为他身体的遮挡,所以他并没有看清。


“那个刘姐,张哥……”


沐凡强忍胃里的不适,来到了厨房。


“不吃饭了?你要走?”


张哥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凶拧,刘姐则半眯着眼睛在注视着他,从水管里不断有带着红色锈迹的水滴,滴答滴答的掉进下方的桶里。


至于刘姐则在用水管在放水,在他进来后也停下来手上的动作。


“我突然想起来晚上还有点儿事要做,所以可能没法和你们吃饭了。”


“你说你可真是,这刘姐菜都快做好了,结果你走了。行吧,那就下次再聚。”


张哥虽然生气,但最终还是妥协的没有再挽留,刘姐则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真是有点儿事,我之前忘了,这才想起来。”


沐凡去意坚定,丝毫没有留下来的念头。


沐凡不再否定自己的判断,因为再没有什么证据,要比这种毛骨悚然的感受来的直接。


如果借用李夏可的话说,他很可能已经被盯上了。


当沐凡穿过刘姐家的院子出来后,他的后背完全被冷汗浸湿了,真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一次我的感觉不会错,刘姐绝对有问题!”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看看,在里面作客的张哥,今晚是否能离开。


就在沐凡决定监视刘姐家的时候,距离他身后不远处的角落,同样有人在监视着他。


沐凡在刘姐家的门外稍作思量,心中便有了打算。


他非但没有回去住处,反倒是找了个便于观察,不易被人发觉的位置躲藏起来。


李夏可不解的看着他身边的男人,男人看模样差不多30岁出头,不仅留着乱糟糟的长发,下巴上还长满了密密麻麻胡茬,要不是穿的还算凑合,就和守在那些垃圾桶的流浪汉没什么两样。


“你难道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其中一个人,正是上午就办理出院的李夏可。


“老大,你确定我们要陪着他躲猫猫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开始测试?”


“算了,随你怎么样吧,反正你官大你说了算。”


“有趣?明明很无聊好吧。


在说你人都已经来了,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躲在这儿,直接对他进行测试不就好了吗?”


“是因为我闯了祸,才把你弄来的,我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回去,我还是在这儿待着吧。”


“你能有这个觉悟我很欣慰,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李夏可已经放弃说服男人,毕竟这家伙做事向来都很神经质,唯一的优点就是作为领导,在需要他背锅的时候还算可靠。


李夏可摇了摇头拒绝了男人的好意,然而下一秒她就后悔了:


“既然知道不好意思,还不赶紧去给我买点儿喝的送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