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九章 邻居

第九章 邻居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回出租屋的路上,沐凡买了份最新的报纸。


上面报道了关于商场运营经理王财,被人杀死在停车区的新闻,和护卫队坚决要查出凶手的决心。


而在这则新闻的下方,几乎占据大半个版块的区域,则刊登着关于亮佳商场招聘新运营经理的消息。


想来又会有一堆人,为这个岗位争破脑袋。


路上的行人很少,只有几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再沿途扫荡着路边的垃圾箱。


沐凡来到张哥租住的那间屋外,正要敲门,却发现屋门开着,于是嘴上问了一句,就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招贼了吗?”


就在沐凡生出这种怀疑的时候,厨房里突然传出一些细微的响声。


听上去就像是有什么人,就藏在橱柜里一样。


“张哥?你在家吗?”


屋子里非常安静,外面明明阳光明媚,但屋子里却显得特别昏沉。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沐凡进屋后发现,张哥并不在里面,不过他注意到,屋子里特别乱,很多东西都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刚刚被小偷光顾过一样。


“这是……?”


看着里面放置的水管,沐凡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的景象,于是他忍不住伸手过去,将水管拽出来一些。


结果触碰的感觉,真就和那女邻居被拉长后变成的水管一样。


沐凡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从地上捡起一个晾衣架,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厨房。


他原以为是有小偷躲进了橱柜里,不过当他将橱柜门打开后,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在。


有的,仅仅是一些相互缠绕在一起的胶皮水管。


“为什么张哥家也会出现这种东西……”


沐凡有些头皮发麻的看着那些几乎与普通胶皮水管无异的东西,毫无疑问,这些水管也极有可能是由某个人变成的。


那么会是谁呢?


上面竟还带着几分温度。


沐凡吓得忙将手缩回去,水管的一端掉在地上,竟像是落地的活鱼似的,在地上挣扎的跳动起来。


橱柜里叮叮当当,原本的水管竟开始更加用力的缠绕,好半天才安静下来。


就在沐凡正思考的投入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这一瞬间,沐凡只觉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猛地回过头看,才发现身后竟站着刘姐。


“不……不好意思啊,没吓到你吧?”


之前失踪的那位男邻居?


还是说……


“啪!”


“这孩子,想什么呢,我还能把你当小偷是怎么,不用解释。”


刘姐会心一笑,这种信任也让沐凡心里一暖,也挠了挠头笑了起来。


“刘姐,你怎么过来了?”沐凡问道。


刘姐歉意的看着沐凡,不停在为方才的举动道歉。


见是刘姐,沐凡也有些尴尬,毕竟这是张哥的住处,再加上屋子里眼下所呈现出的这种情况。


“没有……那个刘姐……我进来其实就是想……”


“收拾屋子?张哥难道搬走了?”沐凡听后有些诧异。


“可不是吗,昨天我碰到他,突然就告诉我不住了,像是遇到什么事情似的。


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


“我是过来收拾的。”


刘姐说着看了眼外面乱糟糟的地面,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弄得也太乱了。”


沐凡摇了摇头,想了想说:


“不过我猜可能是患病了吧,那天我碰到他,看他的状态就不怎么好。


今天没事,本想过来看看他,结果就看到这副样子。”


你知道他遇到什么事了吗?”


刘姐这时候看向沐凡。


“不知道。”


刘姐并没有因为屋子被弄得太乱的事情抱怨,反倒是撸起袖子,蹲下来拾掇起来。


“我帮你吧刘姐,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沐凡主动帮忙,但是刘姐却不想他挨累,笑着拒绝说:


“如果是生病的话,倒也能理解。


说实话,这种事我遇见的多了,早就见怪不怪了。


你要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我收拾收拾,回头还得招新租客呢。”


“嗯,我凑齐房租了,昨天就想给你来着。”


沐凡说着就要伸手过去,将房租转给刘姐,但理解却避开了:


“姐又不着急,你先留着吧,买点儿好的,补充营养。”


“你平时上班那么累,趁着没事多回去休息,我自己就行。”


“我没事的刘姐。对了姐,我把房租转给你。”


“房租?”


我都说了不着急!”


刘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原本温柔的气质,也在这一刻变得荡然无存,目光中竟还露出了几分恶毒。


沐凡惊诧的看着眼前这让他感到陌生的刘姐,刘姐这会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事态,忙又恢复原本的神色说道:


“那可不行刘姐,要是没有也就算了,关键我现在有,怎么也得给你。”


沐凡说着就将手伸了过去,但刘姐不仅没有靠近,反倒是躲开了:


“你怎么回事!


“那好吧。”


刘姐都表现出死活不肯收的态度,沐凡也识趣的没有再坚持。


不过经刚才的插曲,屋子里的气氛明显有些尴尬,任谁都没有再说话。


“对不起,姐刚才有些急了。


其实姐就没打算收你的房租,就是想帮衬你们一把。


你要是真想给姐,那就当下个月的,将两个月的房租一起给我。”


“之前这边的自来水管坏了,所以用水只能从深井里往上打,这不我就买的长一些。”


“哦,我说的呢。”


沐凡面露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对刘姐说道:


“你先回去吧,我再收拾一会儿。”


刘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沐凡,沐凡这次则没再坚持,不过临走的时候,却指着橱柜里那些水管对刘姐问道:


“刘姐,这些水管是做什么用的?怎么会这么多?”


从张哥那儿回来,沐凡越想便越觉得不对劲。


张哥之前对刘姐赞不绝口,即便是生病,也想着等看完病就抓紧挣钱把房租还上,根本就没有想要搬走的意思。


再就是张哥家他以前来过,知道张哥非常爱干净,屋子里总是收拾的一尘不染。


“那刘姐你先忙,我就回去了。”


“嗯,回去休息吧。”


……


沐凡觉得他有必要重新去审视刘姐这个人了。


之前他和所有住在这里的租客一样,都觉得刘姐是一个非常温柔,非常善解人意的大好人。


但仔细想想,在他之前的那些租客,从隔壁那对情侣,再到张哥,最终却都搬走的不明不白。


即便是搬走,也不可能弄得狼藉一片。


再就是橱柜里的那些“水管”,根本就不是刘姐买的。


“刘姐这个人……有古怪!”


“作为房东不要房租?


住久的人,都会突然搬走?


被拉长的像胶皮水管一样的邻居……”


张哥就不用说了,像隔壁那对情侣,随身物品,乃至是身份证件都在,根本就不像搬走的样子,倒像是离奇失踪。


他之前就觉得奇怪,但碍于刘姐给他的好印象,所以他一直都没往刘姐身上去想。


但眼下,他却觉得刘姐或许并不像他们所认为的那样。


靠在墙上,沐凡在将这些关键词联系起来后,突然得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猜想。


与此同时,门外则突然传进来一串让他感到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