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世界好可怕呢 > 第七章 李夏可

第七章 李夏可

作者:弹指一笑间 返回目录

这一切实在是发生的太快了。


快到无论是那少女还是沐凡,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当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沐凡已经完全感受不到那根手指的存在了。


“怎么会这样……”


看着正不断在扣着嗓子眼,在不停干呕的沐凡,少女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至于沐凡,在干呕了一会儿后,从身体的各处毛孔中,则开始不断涌现出黑色的雾气。


不仅是他的身体,就连他的面部都在发生着扭曲,在眉心处竟出现了第三只眼睛。


眼见沐凡的样子越来越狰狞,少女在艰难的爬行了一段距离后,便像是有所觉悟似的,竟又撑着身体艰难的站了起来。


两道耀眼的光束,伴随着少女的愤怒,顷刻间便从她的双手中激射而出,化为两条洁白的绳索,死死的勒住了沐凡的脖子上。


绳索在少女的控制下不断收缩,沐凡则不甘心的在做着挣扎,可面对那绳索却毫无办法。


或许是透支了太多的力量,少女再次喷出一口血水,视线也随之开始变作模糊。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一定要将它禁锢在这里!”


少女目露决绝之色,随后缓缓抬起双手对准了沐凡:


“绞杀之光!”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只是隐隐听到耳边不住的有一个声音在唤她。


她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但很快便又昏睡了过去。


“不能昏过去……绝对不能……”


少女的心中还在不断回响着她不甘嘶吼,但她的身体却已然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意识弥留之际,她只看到一个裹着黑雾的恐怖人影,正缓缓朝她走来……


“这是在哪里……”


少女的目光开始狐疑的扫向四周,接着,便见到她所在的床边,竟趴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头搭在床边,一只手则放在她的身上,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这期间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再度回到了小的时候,在她爸爸的身上撒娇,闻着从厨房传出来的饭香,听着姐姐在一旁不满的说着爸爸偏心……


她的眼睛湿润了,而这一切也开始变得破碎,直至她睁开眼睛,看到上方那如同鱼鳞一样,即将脱落的墙皮。


必须要尽快联系公司才行。”


少女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因为身体实在是太虚弱,所以她的尝试并没有取得成功。


反倒是弄醒了趴在床边的沐凡。


“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儿?


他不是被诅咒之物寄生了吗?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女机警的看着沐凡。


“医院。大夫刚给你输完液,说你身体太虚弱,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沐凡的话搞得少女有些发懵,因为对方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被诅咒之物控制的样子,不然的话她早就没命了,对方更不会送她来医院。


“你醒了啊。”


沐凡眼睛通红的抬起脑袋,在感觉到自己嘴边的湿润后,他忙用手擦了擦,尴尬的说道:


“不好意思,在梦里啃了两只鸡腿。”


“你……”


少女看着沐凡,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沐凡被少女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他还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女孩子,不禁有些心跳加快。


话虽然如此,但这却完全不符合逻辑。


因为她从未听说过,被诅咒之物寄生的人,还能把持自我的。


并且还是被那样的诅咒之物寄生。


“哦对了,这个还给你,在你昏迷的时候来了好几个电话,我没接。”


说着,沐凡将少女之前给他的手机还了回去。


“还有一件事……能将给你垫付的住院费给我吗?一共20点财力值。”


“那个……你要没什么事,就在这里休养吧,我就先回去了。”


沐凡原本想的是等少女醒过来后,好好问问她关于那些鬼东西,以及那根手指的事情,结果这会儿被对方看得脑袋短路,顿时将之前想的那些全忘干净了。


少女听后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20点就够,你给我转的太多了,我还给你。”


“不用了。多出来的部分,就当是感谢费了。”


“真的不用,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干掉了商场里的那个东西,我早就被杀死了。”


沐凡会如此直接的要钱,也是没办法,因为商场那个人还没有将余下的钱结给他,在给少女垫付了住院费后,他手里就只剩下了最后1点,用于保命的财力值。


少女听后倒也爽快,直接给沐凡转了1000点财力值。


见状,沐凡在震惊少女的阔气之余,则有些底气不足的拒绝道:


“我余下的工资,商场那边还没有给我结算,等没事的话,我还会来看你的。”


“等等。”


少女叫住了临要出去沐凡。


沐凡穷归穷,但并非是一个喜好占便宜的人,更别说这少女还救了他。


“我都说了那是……”


少女的语气突然变得强硬,可话还没有说完,沐凡就直接将手伸过去,将多出的财力值还给了少女,继而起身站了起来:


……


沐凡刚从医院出来,就被上头那毒辣的太阳,晒得有些口干舌燥。


“夏可……生如夏花,甜美可人,真是个好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我到哪能找到你?”


“我叫沐凡,住在安井街12号中间那户。”


“嗯,我叫李夏可。”


当沐凡来到商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商场里人来人往,同昨晚这里呈现出的森然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因为财力值的特殊性,所以商场里的售货员很少,平日里的工作大多以摆货和清洁为主。


沐凡没有在下面闲逛,直接上扶梯来到了顶层的工作间。


走在去往商场的路上,沐凡还在想关于那少女的事情,觉得那少女一定掌握着很多,足以让他震惊的秘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将商场欠他的尾款要回来。


免得夜长梦多,对方再不认账。


沐凡进来后,客气的对男人说道。


男人打了个哈欠瞄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冷漠的问道:


“有事吗?”


工作间其实就是员工的休息室,沐凡进来的时候,招工的男人正在摆弄着他的破手机。


不过这个“破”,是对比李夏可的那部智能手机说的,而在这里,即便是那些中高级城市里淘汰的老款,也依旧不是那些连饭都吃不下的穷人所能拥有的。


“王经理你好。”


“就是夜间巡逻的钱,当时你和我们说的,先支付一部分,剩下的等第二天再结。”


“谁能作证?”


“你什么意思?你自己亲口承诺的事,难道现在要耍赖?”


“嗯,我是来找你结剩下的钱的。”沐凡直接了当。


“剩下的钱?什么钱?”


见男人开始和他装糊涂,沐凡的语气也变了:


我没找你要赔偿就不错了,你还敢来找我要尾款?


告诉你小子,昨晚上没死算你命大,但是你要是再在这儿和我废话,保不齐你就得去陪昨晚那两条贱命了。”


“贱命?”沐凡的拳头在咯吱作响:


沐凡被气的不行,拳头也下意识攥紧了。


男人轻蔑的看了沐凡一眼,然后将身子面向他道:


“巡逻日志写的狗屁不是,商场里更是一片狼藉。


男人说着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明摆着沐凡要是再不走,他就会出手教训一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反正像这种穷鬼,即便是弄残了,报告给护卫队,护卫队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最多就是他拿出点钱,请那些人喝几顿酒而已。


“难道不是吗?像你们这种穷鬼,就是都死了也不值得可怜。


连点儿脑子都没有,活该你们穷一辈子。


我再最后和你说一遍,赶紧滚出我的视线,不然我弄死你!”


沐凡暂时将怒气压下,但是心里面可没想就这么算了,毕竟这商场人多眼杂,又是对方的地盘,在这儿起冲突并不是聪明的做法。


“这就对了嘛,生活在咱们这个世界,你得知道穷人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的。”


“我记住了。”


他其实没想着,沐凡在商场待了一夜还能活下来,他之所以要找三个冤死鬼来巡逻,巡逻是假,给那个公司的人当诱饵,引诱出商场里的怪物才是真。


结果没想到,这小混蛋竟然走狗屎运活了下来。


“好,我穷,我认命。”


他怕沐凡这小子血气方刚的报复他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老板有话给他,不希望商场里的事被人宣扬出去。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那小混蛋都死定了。


“真是一个残酷又现实的世界。”


沐凡没有再说什么,扭头走了出去。


“哼!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还敢和我叫板!”


男人面色狠厉的点燃一根烟,面上他虽然是让沐凡走了,但心里面早就将沐凡当成一个死人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


晚上10点钟,王财一如平时那样,关上了商场的大门。


关完门后,他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在确认没人后,他才哼着小曲,朝着商场的停车区走去。


从商场里出来,沐凡望着远端夕阳,无比感慨的自语了一句。


像刚才那种情况,其实一点儿也不罕见,无论是在哪种级别的城市,哪座城市的角落,都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除非财力值的特殊性消失,否则这个世界永远都属于那些财阀。


来到停车区的车棚后,王财直接坐在了车上,可还没等他将车子打着火,一根坚硬的钢管,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王财被砸的头破血流,惨叫着从车上摔了下来。


接着,一个人影便冲了过来,对着他的脑袋又是狠狠的两下。


停车区里,停着一辆摩托车,这辆车是上个月他老板奖励给他的,平时因为都在商场里,所以他没什么机会骑,只有在有饭局的时候,他才会骑出去显摆一下。


以此证明自己混的不错。


像今晚他就有个饭局,主要就是为了灭口那件事。


“哎呀,原来是王经理,真是对不起啊王经理,你看我这儿给你打的,就连你妈估计都不认识你了。


是我的错,我真的错了,你可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我一个穷人,怎么能,又怎么干对你这位高高在上的商场经理做出这种事呢。


你说是吧?”


头部连续遭到重创,王财顿感意识模糊,至于那个偷袭者,则没有停下攻击,又开始对着他的手脚猛砸起来。


一番攻击下来,王财的手脚皆被砸的粉碎,整个人奄奄一息,已然只剩下了一口气。


也直到这时,偷袭者才停下来,拿掉套在头上的伪装,蹲在了他的面前。


只要你放我一马,我想办法给你安排进商场上班,长期工作那种……”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那么好糊弄。”


“兄弟……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死定了,护卫队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老板也不会放过你……你难道想要和财阀作对吗?”


沐凡用手套拍了拍王财的脸,并不希望这混蛋就这么昏过去。


“兄弟……我错了……我把欠你的钱给你……我混蛋,我命贱兄弟……我命真贱……


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至于你老板,我想肯定是中级城市里的某位财阀吧。


不过你放心,他们才不会去管一条狗的死活。


还有你贪污我们的钱,这个事应该不会和别人说吧?所以也不会有人认为我们有矛盾。


“知道我为什么打扮成这样,又非挑这里下手吗?


因为这里没有监控,所以没人能认得出我,护卫队自然也就找不到。


因为你在他们的眼里,同样是贱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


沐凡说完,便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钢管插进了王财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