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二一二章 衍圣公爆发了

第二一二章 衍圣公爆发了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你是自己要这么做的,还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海瑞盯着孔老三,声音平和的问道。


“是我们家老爷让我做的。”孔老三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家老爷,我也没钱去贿赂官员,那些官员也不会听我的。我只是孔家的一个下人,没有我们老爷发话,那些官员不会帮忙。”


“曹氏母女被抓了以后,我直接就送到了老爷那里,这也是老爷吩咐的。当时老爷说了,他不但要收钱,也要收人,这叫财色兼收。”


“你胡说八道!你白吱声,当心我嚷你!”孔尚德顿时就怒了,挣扎了起来,大声喊道:“你为什么要害我?你是受了谁的指示,竟然敢如此污蔑我!”


“东厂的这些人也不安好心。海瑞,你究竟要干什么?”孔尚德愤怒的挣扎,想要站起来,却被董大宝一把按住了。


孔尚德的头被压在地上,脸贴着地面愤怒的嘶吼着,心中越来越坚定。


事到如今,只能拼一把了,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找一个理由把海瑞压下去。


“我孔家真是瞎了眼,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人?”


孔尚德眼圈很红,声音很大,神情也很狰狞,抬起头愤怒的说道:“海大人,你勾结东厂这些人,你要干什么?”


“这些人明明是在胡说八道,污蔑我、污蔑孔家,你为什么要跟着他们一起?”


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海瑞做主,如果真的任由他定罪,那孔家的名声也臭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海瑞如此抹黑孔家,自然是居心不良。只不过海瑞这个人名声太大,有些事情不能拿出来说。


孔尚贤一时也没找好理由,不过事到如今,理由已经不重要了。


这件事情再这么闹腾下去,自己就真的没办法翻身了。


孔尚德的态度非常坚决,不死不休。


一边的孔尚贤看到这一幕也激动了起来。


只要把事情闹大,案情的真相如何就不重要了。


事情牵扯到了海瑞,还牵涉到了自己家,这件事情足够大。


只要闹腾起来,必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时候必然会出现争论的局面,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没有理由就编个理由,编不出来就没有理由。


看着孔尚德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愤怒嘶吼憋屈的模样,孔尚贤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想要站起来。


他要怒斥海瑞,再把那个案子彻底翻过来,说成是诬陷,是抹黑。


他早就猜到了海瑞想干什么。海瑞就是想激怒孔家,让孔尚贤暴怒。


如果刚刚这些话是孔尚贤说出来的,估计海瑞会更高兴。


可是现在没有,是孔尚德说出来的。


只要有人站在自己这一方,哪怕最后孔尚德被定了罪也没有用。因为会有人为自己翻案、也会为孔家翻案。


这天下永远不会缺这样的人。


赵贤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子,随即有些狐疑的看向海瑞。


在这样的情况下,事情闹大了才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闹可以,也不要谁都来闹。孔尚德可以闹,孔尚贤不行。


孔尚贤不但不能闹,而且还要低调。


这让赵贤松了一口气。


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一口咬死了你就是栽赃陷害,所有人都是栽赃陷害,把事情闹起来,闹到京城去。


孔家的地位不可动摇,衍圣公的爵位说明一切。只要朝廷还需要衍圣公的存在、需要孔家,那么这件事情只要闹大了,朝廷就只会压海瑞,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可是赵贤知道,孔尚贤就不是这样的人。


从他威胁自己开始就能看得出来这孔尚贤有多么的猖狂,有多么的肆无忌惮。


或许这些年的尊崇已经让孔家他们忘了一些事情,毕竟这是一个敢自己做买卖上京的人,用着朝廷的驿站、用着朝廷的人,吃喝都是朝廷的,卖着自己的东西的衍圣公。


其实在赵贤看来,今天的堂审,孔尚贤都不应该来,就应该老实的等着审判结果。


审判结果出来之后马上上请罪书,同时要求进京觐见皇帝,最好的方法就是承认错误。


外边闹,自己安抚,同时请罪,展现自己一心为国的一面。


可是接下来一幕,让赵贤瞠目结舌。


啪的一声。


只见孔尚贤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孔尚德的面前,站在他的身边说道:“海大人,我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能干出这种事情的衍圣公,你能指望他?


赵贤就一直担心他爆发。


现在他没爆发,孔尚德爆发了,这真是一件好事情。


“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诬陷。我不知道海大人你要做什么,但是你不能这么对孔家。”


“你读的也是圣贤书,信的也是圣人,你怎么能这样呢?那天你去我家,我是因为忙没有见你,绝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你如此诬陷和构陷孔家,究竟有何企图?”


“你说我构陷?”海瑞也站起了身子,说道:“那这一份份供词、一份份证言,在你这里就全都不承认了吗?”


“衍圣公这是何意?”海瑞沉着脸问道。


“你这也叫审案吗?”孔尚贤怒声道:“你暗中把人抓起来,私底下炮制了好几天才让他们上堂。他们上来干嘛?”


“他们说的话是不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所有人的供词全都指向了孔家,连孔家的管家都指向了孔家,你说这里面没有阴谋,谁相信?”


“你要不服气,可以去找刑部、去找内阁。本官是尊重你,才让你在这里旁听,现在马上退回去。如果你不退回去,本官就让人把你请出去。”


“这些伪造和炮制的供词全部是假的。既然是假的,我为什么要承认?”


“衍圣公,”海瑞看着孔尚贤说道:“本官是奉旨钦差,这个案子是本官管的,该怎么审该怎么问是我的事情。”


“当然不承认!”孔尚贤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承认?”


“公道自在人心,赶我走,你是不是心虚了?”孔尚贤大声说道:“让外面的人评评理,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外面那些气氛组终于来机会了,一起举着手,大声喊道:“对,衍圣公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