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二一一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第二一一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


比起其他人,赵又吉毕竟是知府,很多事情他能看得更明白一些,也能看得更透彻一些。


当他走进来时,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衍圣公来了,巡抚、布政使、按察使都来了。这些人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肯定不是来看审案子的。


海瑞的态度这么坚定,这两伙人是闹起来了,闹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那自己就成了砧板上的肉……


最终的结果如何,赵又吉有些不太敢想。无论结果如何,自己的下场恐怕都不太好。


如果这件事情最后被孔家翻过来了,海瑞可能没什么事,自己肯定事大了。


海瑞看着赵又吉,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本官是从下面一点一点升上来的,而且最开始只是一个举人。不像你们,都是三科两榜的进士。”


“可是本官从做官到现在,没收过一钱银子,没干过一件贪赃枉法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徇私舞弊过,以前一样,这次也一样。”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赵又吉笑了笑,摊了摊手说道:“让我拭目以待。”


还有一点很关键,海瑞这个人孤家寡人一个,年纪也大了,没人会真把他怎么样,他只剩一个人,名声都臭了;可是自己不一样,下场肯定会很惨。


索性就做点事情,自己现在能指望的也就只有海瑞了。


赵又吉了解海瑞的脾气,自己这么干,海瑞绝不会放弃。只要海瑞不放弃,自己就安全的多。


就你这个水平,你还敢放这种屁话?


现在好了,你把自己弄进去了不算,我们这些人也全被你弄进去了。这就是你干的好事,还说什么肯定没问题,这叫没问题吗?


如果这叫没问题,那什么叫有问题?


“好好活着,好好看。”海瑞点了点头说道:“你会看到那一天的。我问你,孔老三为什么让你这么做?你问过吗?”


“问过。”赵又吉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事情,牵扯到了人命,我怎么会不问?”


“可是问了有什么用?人家又不说,只是告诉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不用管。”说着,赵又吉看了一眼孔尚德,嘲讽的笑了笑。


你们这些人平日里拿钱的时候伸手比谁都快,真出了事的时候居然连个扛一下子的人都没有。


果然,你们这些人都指望不上,要指望还是得指望自己家人。


孔尚贤想到这里,有些担忧的看向孔尚德。


孔尚德根本就没去看赵又吉,他现在有些发懵,脸色也很难看,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这个案子对孔尚德太不利了,所有的证人证词全都指向了他。


一边的孔尚贤也恨得牙痒痒。


“是,大人。”王用汲答应了一声,把记录拿给赵又吉签字画押。


签字画押之后,赵又吉也被押了下去。


海瑞看向孔尚德说道:“孔尚德,你有什么要说的?”


他现在其实很想问问弟弟:你的那个管家行不行?


如果那个管家愿意认罪的话,那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如果他不愿意认罪,把你交出去,那就真的没有办法翻盘了。


“让他签字画押。”海瑞看着赵又吉,缓缓的说道。


海瑞点了点头说道:“也对,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完,海瑞看向董大宝直接说道:“孔尚德的管家孔老三在哪里?人带过来了吗?”


“回大人,带过来了。”董大宝点了点头。


孔尚德抬起了头,直接摇头说道:“我是冤枉的。”


现在孔尚德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孔老三的身上,希望孔老三能够把罪名扛下来。


只要孔老三把罪名扛下来,那就万事大吉。


他转头,目瞪口呆的看向大哥孔尚贤。


赵贤等人也是如此。


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


“上一次去曲阜的时候,咱们的人就已经把孔三抓起来了。现在人在外面,大人如果要审问的话,我让人把他带进来。”


海瑞点了点头说道:“把人带进来。”


闻言,孔尚德就是一哆嗦,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董大宝带着人抓孔尚德,暗中东厂就动手抓了孔老三。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孔尚德的身上,谁会去在意他的管家?


人被抓走了以后,又急急忙忙的赶到济宁,根本就没顾得上。


像孔老三这样一个重要的人证,怎么就这样落到了海瑞的手里?


而且人没了以后,你们就没有察觉到不对吗?


事实上,孔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因为东厂的动作太快了。


时间不长,董大宝就把孔老三拎了上来,直接扔在了大堂上,随后躬身说道:“大人,孔老三带到了。”


海瑞点点头,满意的说道:“很好。”


董大宝退到了一边。


等孔家反应过来想要去找孔老三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不光是孔老三不见了,他的家人也都不见了。


孔尚贤也在找,只不过找不到。他还以为孔尚德出事了,孔老三害怕,自个儿带着家人跑了。为此,他还大发了一顿脾气。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孔老三是被海瑞抓起来了。


“回大人,是被毒死的。”孔老三也不去看孔尚德,更不去看孔尚贤,只是趴在地上,身子颤抖得很厉害。


“怎么毒死的?被谁毒死的?”海瑞继续问道。


“回大人,是被小人毒死的。小人收买了曹家的一个下人,让他在曹兴旺的药里面放入了砒霜。每次放一点,每次放一点,曹兴旺很快就不行了。”


海瑞的目光才落到了孔老三的身上。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清瘦男子,脸色有些发白。原本是极度精明的一个人,此时却显得有些畏畏缩缩。


海瑞说道:“孔老三,本官问你,曹兴旺是怎么死的?”


“人死了以后,我又贿赂了仵作、贿赂了通判、贿赂了知府,让他们把这个案子压下去。同时把曹家母女抓进孔家,让她们不能闹事,对外就说曹氏嫁给了我们家老爷为妾。”


“这件事情也就这么安稳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