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二零三章 海瑞痛心

第二零三章 海瑞痛心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二零三章海瑞痛心李福两人没再说什么,互相对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跟着赵贤一起向前走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知府衙门。


在得知赵贤三人到来的消息之后,海瑞连忙让人把他们三人接了进来。


与孔尚贤不一样,这赵贤三人可是有地位的官员,还是山东的大员,不能怠慢。


等到赵贤三人走进来,各自分宾主落座,茶水也端了上来。


只不过看着眼前的茶水,赵贤三人的脸色都有点古怪。


意思很明显,这是在怪海瑞,你在我的地盘拿我的人,你居然连我都没告诉一声?你这事办得有点不太对啊!


海瑞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几位大人勿怪!我这也是事不得已,实在是事发突然,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正想着派人去通知几位大人,几位大人就来了。”


意思的抿了一口,就直接就放在了一边,显然谁也不想再喝一口。


赵贤笑着问道:“海大人,之前我们派人来找赵知府,手下的人回禀说赵知府被您羁押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不知道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种套路,赵贤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因为官场上大家都这么干。他们自己也用过,也明白这事追不下去了。


不过本来他们也没想用这件事情追海瑞,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事。要是这样的小事儿都能拿海瑞有办法,那早就有人把海瑞拿下去了。


赵贤三人对视了一眼。


这件事情看来也只能揭过去了。海瑞拿出了官场上的老套路,先认错,然后找理由推卸责任: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客观因素我没办法。


李福的话语有些不客气,显然就是在给海瑞压力。


海瑞都没搭理他,直接看着赵贤说道:“这事说起来也是一件巧合,本官在来济宁的路上,有人来拦轿喊冤。本官就接了这个案子。”


赵贤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一边的李福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沉声说道:“人已经拿了,这件事情就不说了。可海大人你总得告诉我们为什么拿人吧?赵知府毕竟是济宁的知府,这么没有理由随随便便的就拿了,可不成。”


你这说了等于没说!


李福一瞪眼就说道:“海大人,恁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啊!”


“事情牵扯到了济宁府,本官就把人带过来了。到这里一查,济宁知府居然涉案了。在本官讯问之下,济宁知府对自己所犯的案子供认不讳,我这才把人押了起来。”


海瑞摇了摇头说道:“谁能想到啊,堂堂一府知府……唉!”


这个案子如果能交到李福的手里,他们当然高兴。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海瑞不捣乱。


我审案,海瑞捣乱,那我审个屁!


“这件案子牵扯太大了,案情有些复杂,本官也是不想把三位大人牵扯进来。如果三位大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不如我把这件案子交给三位大人来办?”


说着,海瑞转向李福笑着说道:“李大人是按察使,这些案子正应当归你管。要不你来审,我在一边协助就好。”


“这个就不用了。”李福有些尴尬的说道:“毕竟是海大人的案子,我也不好僭越。”


“原来如此。”海瑞点了点头,端起茶水喝上了。


到最后弄得自己一身骚。


李福又不傻。


现在好了,把这给你顶回来了吧?无话可说了吧?


“那不是,海大人什么时候打算开堂审案?”赵贤笑着问道。


赵贤瞪了一眼李福。


你说你和海瑞这么说话有什么好处?


海瑞这是一点消息都不想泄露,也不相信他们三人。这反而让赵贤三人谨慎了起来。


对于他们三个来说,无论是孔家还是海瑞,都不好得罪。


“明天。”海瑞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如果三位大人不忙,明天可以在这里听审。”


看着海瑞斩钉截铁的样子,赵贤三人也明白了,这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出来。


“好,我让人帮忙。”海瑞笑着说道。


把人送走后,王用汲就从后面转身走了出来。


这次的案子,还是先看看风向再说吧。两方人马都对案子这么慎重,谁都不肯说清楚,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好,那明天我们就等着看。”赵贤站起来,大声笑道:“时间也不早了,本官就告辞了。要尽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人叫来了不说,还让他们上门来找茬。怕是平日里没少收孔家的钱。”王用汲冷哼了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不来。怪不得他们一直想让大人离开山东。”


海瑞叹了一口气说道:“一省大员,唉……”


看了一眼海瑞,王用汲说道:“大人,怕是来者不善啊!”


“孔家还是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海瑞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竟然一个招呼就能够把他们三个全都叫来。”


下面的官员贪一些烂一些、底下的胥吏偷一些拿一些,这些海瑞还觉得有情可原,毕竟这些人本身地位就不高。


可这三位可是一省的大员啊!三科两榜的进士,读的也是圣人书,学的也是圣人的教化。可是呢,看看干的这些事情,让人痛心啊!


说完,海瑞背着手就走了。


看着海瑞的背影,王用汲知道海瑞失望了。


回到房间,海瑞静坐良久。


夜幕降临。


如果大明的官员都是这样,大明怎么办?


海瑞的心里面仿佛有一团火在烧,仿佛有无数的话想说,但是千头万绪,一时之间又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闻言,王用汲的脸色就是一变。


海瑞抬起头看了一下王用汲,沉声说道:“我想写一份奏疏,给陛下写一份奏疏。”


王用汲端着餐盘从外面走了进来,放到桌子上说道:“海大人,还是吃一些吧。”


海瑞的奏疏实在是太让人有联想了。


当年那份奏疏实在是太大名鼎鼎了,现在还是这个状态。海瑞又这么说,王用汲不得不多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