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九七章 从孔家押走孔尚德

第一九七章 从孔家押走孔尚德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你你你你!”孔尚贤指着董大宝,脸色狰狞发红,气得够呛,“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董大宝冷哼了一声说道:“不要废话了,我也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更不想听你们说教。今天我只有一句话,人我要带走,谁也保不住他。现在马上让你的人让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他,你们敢不敢在这里把我也杀了?”董大宝把脸凑到了孔尚德的面前,笑着说道:“要不要赌一把?”


“赌一把试试?我们也不用谈了,我杀了他,看你敢不敢杀我。如果我赢了,我就平安地走出这里,什么事都没了;如果我输了,赔你一条命,然后看看你们孔家怎么收场。等到出了结果,一定会有人烧纸告诉我。”


他盯着董大宝问道:“你为什么来抓人?是谁让你来的?”


“为什么告诉你?”董大宝嘲讽道:“算了,我也不说让开了。所有人准备,现在押着人犯出去。如果有人敢阻拦,杀无赦!”


孔尚贤脸色铁青。


他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个疯子。如果不是疯子,也不敢来孔家这么干。


如果在这个时候谁不听话、谁不出刀,那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董大宝得意的冷哼了一声,押着孔尚德就往外走。


“是,大人!”周围的人怒吼一声,腰间的刀全部出鞘。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跟着董大宝到这里来的全部是他的心腹,虽然不说是什么过命的交情,可是他们都了解董大宝的为人。


孔家。


孔尚贤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人,问道:“弄清楚了吗?”


孔家的人虽然虎视眈眈,可依旧没有人敢拦。


出了孔家的大门,董大宝一行人直接就离开了曲阜,赶到济宁城。


“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孔尚贤怒道:“去济宁府。我倒要看看,他海瑞究竟有多大的胆子,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马上通知山东巡抚、山东布政使、山东按察使,让他们全都过去。在山东这么多年,拿了我们这么多好处,不能光拿钱不办事。”


“弄清楚了,”手下的人点头说道:“人被押到济宁去了。锦衣卫那边送了消息过来,海瑞就在济宁城,十有八九他们就是奉了海瑞的命令。”


“还有一件事情,锦衣卫那边也解释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来干什么的,只是跟着董大宝一起过来,希望老爷不要见怪。”


孔家在山东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全以为是孔子的后人吗?


当然不是,也因为孔家会做事,更会做人。每一次山东的官员有事求上来,孔家都会帮忙办。


“告诉他们,如果谁敢在这个时候掉链子,我们孔家绝对不会放过他。”


“是,老爷。”手下答应了一声,连忙跑出去传信了。


很多时候,只要孔家一封信,很多事情都能办。你想升官,你就要求到孔家的门下,这些年用这样的方法升上去的官员也不在少数。


现在山东的这些官员基本上都被孔家喂饱了。


即便是没有人求上来,孔家也会出钱给他们大肆行贿,只不过一般都是雅贿,但那也是贿赂;甚至还会帮忙山东的官员升官。


孔家从明朝初年就开始经营,一直经营到了现在,每一批官员都有人收他们的好处,这也使得孔家能够联系上和动用的官员遍布朝野。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事情漏了,这些送了钱的人清查土地的时候,怎么甘心老老实实的?


你收这么多钱不帮忙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孔尚贤的一句话,很管用。


山东巡抚赵贤等人为什么非要把海瑞弄走?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整个山东官场都震动了起来。


居然有人敢闯进孔家!


可是海瑞在这里,怎么帮忙?


把海瑞弄走了才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弄巧成拙了,海瑞不但刚正不饿,而且很有办法,这一次更是捅了马蜂窝。


一时之间,群情哗然,人群激愤。


山东巡抚衙门。


居然有人敢在孔家杀人拿人!


这胆子已经捅破天了!


听了赵贤的话,陈昌抬起头说道:“大人,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过去一趟?孔家那边可是传过话来了,这次要是办不好,也不会放过我们。”


“怎么办?”按察使李福大声道:“那是海瑞!你能把他怎么样?人家现在是钦差,你能让他听你的话吗?别说他是钦差了,他就不是钦差,你能拿他怎么样?那可是海瑞!这么多年,他都喷了多少人了,还不是好好的活着?”


赵贤的脸黑如锅底,愤怒的一拍桌子说道:“早就知道这个海瑞是个祸害,他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山东布政使陈昌和山东按察使李福两人也坐在下面,脸色很难看。


李福一拍桌子,怒声道:“要我说,还是怪京城那些老爷们。他们怎么想的,怎么能让海瑞到山东来?”


“在山东搞清查土地,本身就已经够难的了。朝廷没钱,希望清查土地来搞钱。我们底下这些人办事都难成什么程度了,他们居然还派这些人过来!”


“去济宁帮孔家出头,说的轻巧,那是出头吗?那根本就是去送命!咱们过去之后弄不好都回不来了!”


陈昌摊了摊手,叹气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什么都不管吧?”


“不要说这些话,有什么用?京城那些人会听我们说?再说了,我让你去说,你也得真敢说啊!”


“你大点声,你再大点声。”赵贤看着李福说道:“要不要把你送到京城去和那些大老爷们说?你是想和张阁老说?还是想和陛下说啊?”


“现在倒好,清查土地还没搞,山东已经让海瑞弄得乱成了一锅。”


李福嘟囔了两句,没说话,坐了下来。


陈昌想了想说道:“大人,不如还是上一份奏疏,把奏疏送到京城去弹劾海瑞,看看能不能借这次的事情把他弄回去?”


“要写你写,我可不写。”赵贤冷笑了一声,沉声说道:“上次的事情还没吃够教训吗?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