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八六章 人心和文化是国家的凝聚力

第一八六章 人心和文化是国家的凝聚力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京城,西苑。


放下手中的刀,朱翊钧接过棉布擦了擦脸,又接过王皇后递过来的温热茶水喝了一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海瑞走了以后,朱翊钧的日子还算好过。朝堂的事情他也不管,跟人也没有冲突,也没有人来烦他,整日里在皇宫里面悠哉悠哉的,以各种姿势享受生活。


“陛下,山东有奏疏送过来。”张诚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面捧着一份奏疏,恭敬地来到朱翊钧的面前。


“谁送来的?”朱翊钧笑着问道。


“回陛下,是董大宝。”张诚连忙答道。


这份奏疏的内容很多,记载了很多事,其中主要就是海瑞在山东干的事情。


尤其是在德王和鲁王那里的事情、一路上海瑞和王用汲的话,也记载了很多,尤其下了笔墨。


海瑞关于清查土地的阐述,也全都记载在了里面。


“拿来看看。”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


很快,奏疏就送到了朱翊钧的手里面。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翻开看了一眼,朱翊钧差点没笑出声。


当着东厂和太监的面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这就是在告诉皇帝。


只不过与明着上疏不一样,这毕竟是私底下说的话。皇帝如果听了觉得有道理会想办法推动,如果觉得没道理可能会假装听不见。


这件事情,朱翊钧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


显然,这个董大宝也是个人才,知道什么事情比较重要。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


海瑞还是没忍住,终究是把想法说出来了。


不担心。造反这种事情,得看是谁造反。


如果是闹天灾,老百姓活不下去了,流民造反,这个很容易出问题。


当官的、士绅造反,不可能,他们闹腾不起来,谁跟他们干?


海瑞的政策有错吗?


没有错,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担心有人造反吗?


海瑞当初就是这么干的,事实证明也有效果。只不过这些人在朝堂上想办法阻止了,海瑞最后没能成功而已。


等到万历皇帝清洗了张居正,朝廷就彻底失控了。


军方没有了戚继光军队的支持;东厂也没有一个能打的太监;锦衣卫更废了;文官这边也没有人帮你说话,你这样皇帝还能干什么?


朝廷这边喊着给老百姓分地,那当官的、士绅喊老百姓去造反,谁造反?你去啊?


海瑞心里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打土豪分田地这种事情没有人不想干。当年海瑞在应天当巡抚的时候就这么干,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干了徐阶怎么样了?干了别人又怎么样了?


再说了,又不是要你的命,只是让你拿出一些地来,也没让你全拿出来。


他们没有。到了地方上被那些士绅一顿收拾,结果人被打死了,万历皇帝也要忍气吞声。


万历皇帝没办法,什么都没有,能怎么办?


朱翊钧不想过那种日子,自然要想想办法。


所以万历皇帝就被欺负了,没有钱花派太监去收税,太监是干收税这个活的料子吗?


他们除了横征暴敛还会干什么?


他们有这个智慧吗?


老百姓都守在地上种地,故土难离,怎么让他们活动起来?不活动起来怎么发展生产力?不发展生产力怎么改变大明的状况?


看了这份奏疏以后,朱翊钧又有了新的想法。


或许之前自己想的太过简单了一些,海瑞有些话说的对,这是失了民心了。


张居正这么改革的后果,朱翊钧很清楚;百姓的日子不好过,他也很清楚。


海瑞提出来的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的解决办法,可是朱翊钧的眼光却没有钉在土地上。


百姓活不下去了,有了流民,那正好啊,我这边正缺人。


人心和文化也很重要,一个国家的凝聚力都在人心和文化上,不能让他败坏了。


“陛下,山东那边送信过来了。”这个时候,陈矩也走了过来。


“拿上来。”朱翊钧看了一眼陈矩,点了点头。


光考虑利益,不考虑人心可不行。


正风气、净浮言,很重要。现在的大明,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民间,这个风气都不正,人心已经坏了。


想要重塑人心,那就要真真正正的从人心下手,不能光盯着经济利益和经济建设。


在这封信里面,记载的内容和东厂那边送来的差不多。不过这里面着重提到了孔家。


因为这封信出来的晚,了解的多一些,海瑞要碰碰孔家了。


朱翊钧将两封奏疏放下,眼睛微眯。


很快,奏疏就被送上来。


朱翊钧拿过来以后,快速地翻看了一眼。


这封奏疏是一个叫陈忠的小太监写来的。


无论海瑞要怎么干,自己身为皇帝,不能明面上支持也要帮帮场子。


山东那边自己帮不上忙,但可以从其他方面下手。


内阁。


沉吟了片刻,朱翊钧看着陈矩和张诚说道:“去个人到内阁传旨,朕要见张先生,有些事情要和张先生商量。”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跑了出去。


这一次,海瑞要在山东搞事情,朱翊钧心里面已经有了打算。


半晌之后,张四维说道:“不行就换人吧?”


申时行看了一眼张四维,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是不能动。山东那边的情况很复杂,如果真的动了,可能会引起波澜。到时候出了事情,想要再收拾就难了。”


张四维叹了一口气,“可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他们那些人把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胆子也太大了!他们怎么敢就这么干?现在就敢不听招呼,将来还了得?”


张居正的脸色非常难看。


申时行和张四维也同样如此。


三人坐在这里,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即便是现在换了人,恐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人过去。”申时行继续说道:“原本那边的事情就不好办,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能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申时行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总不能把事情交给海瑞来办吧?真闹腾起来,高拱那边那边不会只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