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七八章 来的都是狠人

第一七八章 来的都是狠人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不必客气。”陈忠板着脸。


在海瑞面前,他抬不起头来是因为惹不起。


这位不但深得陛下的信重,而且为人也是刚正不阿,连陛下都敢骂。当年骂嘉靖皇帝的时候,名声传遍了天下。


这是一个文官都不敢惹的人物,自己可不敢招惹他,得罪了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坏处反倒是一大堆。


不说其他的,骂名就先背上了。


自己现在可是一个忠心的小公公,这罪名自己可承受不起。


可是在德王府的太监面前,就不一样了,咱也是有身份的人。司礼监陈公公的名下,得到陈公公赐名为陈忠,这一个忠字就道尽了奴婢的为人。


此时,海瑞捋着胡子,脸上笑眯眯,和蔼可亲。


李忠却被吓了一跳,差点没趴在地上。


你们这是要干嘛呀?


面对陈忠的样子,李忠反而不觉得意外,而且更恭敬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对你公正点,回头你罩着我。就算不帮忙,给点消息也是好的。


“这位是董大宝董大人,司礼监张诚张公公的门下。对了,张公公现在管着东厂的事,这位董大人是张公公的心腹,现在是东厂的提刑百户。”海瑞指着董大宝又介绍道。


再说旁边这几位,司礼监陈公公的门下,这就是代表宫里来的呀。


东厂的,张诚张公公的门一下。


你们干什么事要凑这么多人?


王爷造反了吗?你们是来抄家的吗?


这他妈都是什么人呢?


大名鼎鼎的海瑞就不说了,看看现在的官职,奉旨钦差,代天巡狩所到之处,如朕躬亲。这惹不起呀。


首先,他要保持对太监的尊重,因为他的顶头上司就是个太监,他必然不能太过跋扈。


可是如果太客气了,又显得自己没地位,索性就装冷酷,


海瑞指着俞大猷说道:“这位是俞大猷将军,官位倒是没了。只不过现在在宫里教陛下练武和兵法,身后领的这些人是戚继光派来的戚家军。”


李忠连忙给董大宝见礼。


他虽然是太监,可是惹不起董大宝。


董大宝也点了点头,不想和李忠说话。


这位将军能不能打仗,他也不知道,可是他知道得罪不起。


教皇帝兵法和武功的,那在皇帝那里是什么待遇啊?在皇帝身边的是什么地位呀?


惹不起!


一个都得罪不起。


李忠在心里面瞬间做出了判断。


官职不官职的,太监们不在意,他们本来就是靠着亲近关系吃饭的。


你们还有什么狠人吗?


海瑞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赶快去送信?”


“是,是。”李忠连连点头,转身就往里面跑了进去。


李忠连忙给俞大猷见礼。


俞大猷连忙摆手道:“公公不必客气。”


李忠见过礼,这才转头看向了海瑞,一脸的严肃认真,静静的等待着。


德王走出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看来身体并不怎么好。


事实也是如此,这位德王的身子的确不怎么好。今年三十多岁,历史上记载他在位也就是十一年,活了四十多岁就死了。


海瑞等人见到德王之后,连忙躬身行礼道:“参见德王殿下。”


李忠跑进去时间不长,里面就热闹了起来,呼啦啦的一群人往外跑。


随后,一个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他身上的穿着就知道,这位就是德王了。


海瑞的脸上难得闪过了一抹尴尬。


看来搞的有点过了。


他连忙摇头说道:“回殿下,没有旨意。”


“免礼吧。”德王连忙摆手说道:“可是有旨意?”


说这话的时候,德王心里面那叫一个忐忑,看向海瑞的时候都是满脸的畏惧,就差身子哆嗦了。


就这个架势,如果你不是说来下圣旨废黜我的,我都不相信。


“原来如此!”德王点了点头,满脸感激,甚至眼中都带着泪水说道:“天恩浩荡,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当真是无以为报!”


平复了半天,德王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诸位,里面请吧。”


闻言,德王瞬间松了一口气。


见到这一幕,海瑞更尴尬了,连忙说道:“虽然没有旨意,可是在出京之前,陛下交代了臣一定要来看看王爷,询问一下王爷有什么需要。”


“有什么需要朝廷做的事情,有什么需要陛下做的事情,王爷都可以告诉臣,臣一定转呈陛下。这一次臣等也是替陛下来看看王爷。”


海瑞才不相信德王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山东也没多大,济南府就更没有多大。虽然藩王平日里不管事,可是不代表他们什么事都不知道。


山东的事情这么大,估计早就已经传遍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他装傻,那事情就变得好办多了。


所有人迈步进了王府,在德王的带领下进了大殿。


分宾主落座以后,茶水也端了上来,气氛这才缓和了一些。


德王看着海瑞问道:“海大人这一次到山东是?”


德王撇撇嘴,一副不信的样子。


想骗我上当?


门都没有!


“这一次,臣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到山东办差。”海瑞笑着说道:“主要是来看看山东清查田地的事情,王爷还不知道吗?”


查田地?


我看你是来查我的。


“原来是这样啊。”海瑞一脸的恍然大悟,“我还以为王爷已经知道了,毕竟事情牵扯到了王爷。这王爷不知道,事情就大了啊!”


闻言,德王脸色一变。


什么玩意就牵扯到了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什么都没干!


德王摇了摇头,恍然说道:“真不知道啊,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海大人你是知道的,本王一向奉公守法,不该打听的事情一定不打听。”


“这山东衙门的事情,本王怎么能随便问呢?所以山东这边出了什么事,本王是真的不知道。”


反正我不知道,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眯着眼睛看向海瑞,德王小心翼翼的说道:“海大人,不知道什么事牵扯到了本王?本王是真不知道啊!”


说着,德王一脸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