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六三章 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

第一六三章 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只不过被气得肝疼也没办法,衍圣公家就是这么臭不要脸。


最终解决的办法是张居正不让衍圣公进京朝见了,快在家待着吧!


皇帝没有那么想见你,你也没那么招皇帝喜欢。


这么不要脸,这么损的事,衍圣公家都能干得出来。去清查他们家的地,能查出来结果才怪了。


张居正已经想好办法了,你们想查我的官,根本不可能,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回去我就给山东那边写信,海瑞到了以后,就让他去捅孔家的马蜂窝;哪怕海瑞不想捅,山东那边也要让他去捅。


现在根本不知道张居正是怎么想的,好想兑换一个读心术的超能力了。这样一来,就能知道张居正是怎么想的了。


有了这么牛B的能力,那还不上天?直接螺旋上天了。


不过,兑换价格真不是自己能承受的,300万声望。


你们既然想撞进来,就让你们撞一个头破血流。你想要查我的官员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直接就把你们卖掉。


有了这样的想法,张居正自然就不反对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朱翊钧好无奈。


快别闹了。


张居正答应的痛快,朱翊钧的神情有些古怪了起来。两人气氛瞬间就陷入了尴尬。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两人就差大眼对小眼了。


朱翊钧直接就不想了,把这个事抛脑后去了。


你这个玩意太贵了,我玩不起,还是老老实实的干自己的事吧!


到现在,声望最高不过2万,兑换这种东西?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开始琢磨。


张居正这是要干嘛?想不明白啊!


内阁。


尴尬了一会儿,张居正站起身子说道:“如果陛下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臣就去忙了。”


“先生去吧。”朱翊钧连忙说道。


等到张居正走了以后,大殿里尴尬的气氛才缓和了下来。


现在所有人都在担心高拱那边的反击,张四维两人有这样的担心也不奇怪。


张四维这么问了以后,心情略微有些激动。


“是有大事。”张居正点了点头,叹一口气说道:“陛下要去山东。”


张居正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四维和申时行全都看了过去,见到张居正进来,两人全都站起了身子,非常急切的凑了上去。


张四维有些担心的问道:“阁老,可是有大事?”


张四维看了一眼申时行,闭着嘴没说话。


他倒没有露出什么古怪的神情。


什么叫能这样?敢这样?


“无耻之尤!”申时行怒哼了一声。


把老实人都气愤怒了,可见这件事情有多么的无耻。


申时行又有些无奈的继续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他们怎么敢这样!”


弘治皇帝领着正德溜出宫;


正德皇帝就更不用说了,恨不得把身子长在皇宫外面。


嘉靖皇帝,少出去走了吗?那不也是一样吗?


他们为什么不能这样?为什么不敢这样?


山东又不是边疆,去山东又不是御驾亲征。当是什么事,他们怕什么?


大明的皇帝出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说为什么要去了吗?”张四维问道。


“说了,要去看看山东清查土地。陛下觉得山东那些人会搞鬼,会接受地方富户的打大,把普通百姓的地打大,普通百姓的地打小。这样一来,总数不变,他们在朝廷立功还能够收受贿赂。”


“这肯定不是陛下想出来的!”申时行咬着牙说道。


为什么当今陛下想出宫就变得这么奇怪?


肯定不奇怪啊,那些人鼓动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只不过没想到他们会鼓动陛下出宫罢了。


张四维说道:“阁老没有答应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小心翼翼。


申时行也是满脸期盼地看着张居正。


这当然不可能是陛下想出来的,陛下久居深宫,一直都在读书,甚至都没有亲政,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也只有高拱这种人能够把这种事情说得门清。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瞬间就把责任归咎到了高拱的头上。


以退为进。


张四维两人瞬间领悟。


先以陛下要去山东做引子,然后再把海瑞拿出来,二选一。


他可不希望张居正答应,如果张居正答应的话,麻烦就大了。


“没有。”张居正摇了摇头,说出了两个人期盼的答案。


“不过答应了另外一件事情。”张居正看了两人一眼,又说道:“朝廷会派人到山东去巡查,陛下要派海瑞过去。”


“阁老可是答应了?”张四维再一次问道。


这一次,张居正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四维两人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复杂。


这是非常简单的方法,还非常有效。


申时行不得不感叹道:“高拱果然老辣!”


到时候陛下怀疑的就不是山东官员了,到时朝中只会计划计划自己这些人了。


张阁老真的拒绝的话,才会让高拱喜出望外。


三人对视了一眼,都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


这件事情到这个地步,你不答应也不行了。


他们能在陛下那边说这么多话,自己要是把这个人推了,他们就能说别的话了。


为什么不敢让海瑞去查?还不是有鬼?


申时行没想过拉拢海瑞,因为不现实、不可能,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拉拢海瑞。


“毕竟清查土地,山东是开局。这个局要开不好的话,那就麻烦了。到时候想在全国清查土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不能让海瑞给咱们捣乱,要想个办法,最好到了山东就把他弄走。”


“答应归答应,还是要想一点办法。”申时行沉吟了片刻说道:“山东那边,这次的事情很重要,不能闹出乱子,还要把事情办好。”


“我有一个想法。”张居正看了一眼两人,声音有一些低沉的说道:“只不过如此行为,有失读书人的本分、有失为臣之道啊!”


“都这个时候了,阁老还犹豫什么?”申时行连忙说道:“有什么主意,阁老不妨说出来,咱们参详参详。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