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五三章 我的毛驴呢?

第一五三章 我的毛驴呢?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三人吃这顿饭花了很长的时间。


海瑞虽然是读书人,却对规矩什么的倒也不怎么在意,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说法。


对面的俞大猷两人都是领兵打仗的粗人,在战场上、兵营里随意惯了,更不在乎这规矩。


三人吃起来倒也很痛快,尤其聊得很痛快。


吃完喝完之后,俞大猷和刘显站起身,“我们有事先行一步。”


海瑞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孩子们要休息,我们跟过去看看。”俞大猷和刘显笑着说道:“我们每天都要去看看的。孩子们下午要练武,也是我们教他们的时候。”


这一句话给陈矩问蒙了。


他有些迟疑的看着海瑞问道:“毛驴?什么毛驴?”


“好,好。”海瑞笑着点头,目送着俞大猷两人离开。


海瑞看到不远处的陈矩,来到他身边问道:“陈公公,我的毛驴呢?”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要去找李四弄清楚海瑞带了什么毛驴,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翊钧此时晃晃荡荡的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身上穿着一套棉布衣服。


“就是我来的时候带的那头毛驴。”海瑞说道:“这到了饭时,我是已经吃了,它还没吃,走了一路早就饿了。不知陈公公能不能把它带过来?”


闻言,陈矩瞬间明白了,“海大人,您稍等,咱家这就去问问。”他微笑着答应了一声,转头走了。


朱翊钧也不在意,好看不好看的,也不是很在乎。皇宫里面谁敢对自己的衣服指手画脚?


脚上穿的是一双千层底的布鞋,这玩意穿起来真的是太舒服了,而且不臭脚,朱翊钧非常喜欢。


不得不说,这种上好棉布织出来的衣服穿在身上真的很舒服,柔软舒适,比丝绸要舒服多了。


只不过穿起来没有那么漂亮,也没那么好看,坐一会儿就全是褶子。


老头身上的衣服并不好,洗得都发白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打着补丁,胳膊肘上的补丁尤其多。


朱翊钧却知道这种衣服洗的次数越多越柔软,穿着越舒服。


正所谓上行下效,最近皇宫里面好多人都喜欢穿这千层底。


朱翊钧晃晃当当的走了过来,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老头,其身上也穿着布衣,正背着手瞎溜达。


皇帝棉布衣裳的打扮是真的让海瑞没有想到。


他穿了一辈子棉布的衣服,一看就知道皇帝这身衣服绝对不是临时换上的。


大明朝也只有一个当官的会这么穿,除了海瑞,不做第二人选。


海瑞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皇帝,很是诧异。


朱翊钧的语气很随意,仿佛在闲聊天。


海瑞有些没适应过来,不过还是连忙说道:“回陛下,已经吃过了,在饭堂吃的,皇后亲自给臣打的饭。”


“臣海瑞,参见陛下。”海瑞连忙走到朱翊钧面前行礼。


“免礼。”朱翊钧伸手把海瑞搀扶了起来,笑着说道:“来了有一会儿了?朕那边有点事才赶过来,吃饭了吗?”


朱翊钧笑着解释道:“皇后过来可不是伺候朕的,而是为了那帮孩子。皇后说他们可怜,要好好照顾他们。”


说到这里,朱翊钧还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皇后也希望借此能够为太后祈福,算是为太后尽一份心。”


闻言,朱翊钧一愣,抬起头看着海瑞笑道:“这可是不容易。”


海瑞有些不明所以。


这话当然就是假的了,为的是彰显自己对海瑞的看重,拉近一下关系。


来到大明以后,朱翊钧越多了解海瑞的经历,就越多破开迷障。


“皇后忠孝仁爱,实在是天下楷模!”海瑞愣过神之后,连忙躬身。


“看来皇后对爱卿的印象不错,或许是在民间的时候听过爱卿的名声。要知道,有的时候皇后都不给朕打饭。”朱翊钧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后世的人喜欢情商高的人,但很多时候情商高是放弃了原则,不论是对事物的原则,还是自己为人的原则。


一个人不好相处,很可能是他古板刻板、嘴毒,也很可能是因为他有原则。


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臣子,有能力、有想法,敢打敢拼,有干劲。


至于古板不好相处,反过来就是有原则。


朱翊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前些日子,曾经有人和朕说过,当官是要挨骂的。无论是好官,还是坏官,都要挨骂。”


“做了坏官,百姓会骂、天下人会骂;可是做了好官,一样会被坏人骂。这个天下坏人太多了,所以无论做好官还是做坏官都会被骂,爱卿怎么看?”


一件事,要看站在什么角度上理解。


“臣荣幸之至!”海瑞连忙说道。


朱翊钧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转头看着海瑞,朱翊钧赞叹道:“爱卿说得好,说得有道理。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没想到爱卿还是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人!”


“臣没看法。”海瑞面无表情的说道:“这都是不做事的人说的话。真正做事的人哪有心思考虑这些?他们的心思全都扑在正事上,挨不挨骂有那么重要吗?把事情做好了才重要。”


说完,海瑞一脸的平静。


不过海瑞发现了一个事——这少年皇帝倒是挺有意思的。


自己这么说话,皇帝不但没生气,反而还笑了,似乎还能理解这番话。


海瑞眨巴眨巴眼睛。


有意思吗?我怎么没觉得哪有意思?


“臣倒是愿意和陛下一起去,可是臣的毛驴还没来。”海瑞回头看了一眼,有些迟疑。


朱翊钧再次笑着问道:“朕那边还有点活没干完,爱卿愿不愿意跟着朕一起去?”


这位少年天子似乎与之前的皇帝真的不一样。


“毛驴,什么毛驴?爱卿难道是骑驴来的?朕不是让人去接你了吗?”


海瑞摇摇头说道:“臣不是骑毛驴来的。这是臣准备回去的时候骑的,养了很多年了,每次出门都要带着,不然这心里面不踏实。”


“此话怎么说?”朱翊钧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