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五零章 海瑞进京(日万求月票!)

第一五零章 海瑞进京(日万求月票!)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一五零章海瑞进京听到朱翊钧这么说,张居正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把这件事情敲下来,剩下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师徒二人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吃过饭之后,朱翊钧就把张居正送走了,然后便回到西苑去了。那里才是他呆着最舒服的地方。


孩子们已经开始简单的跑步、站军姿等军事训练。他们的年纪还小,不可能把他们真的当军人来训练,但该有的素质还是要有。


除此之外,他们学的就是伺候庄稼,每天参与劳动,读书写字也要学,甚至连算术也要学。


张居正出宫以后,消息自然就传了出去。


朝堂上下的官员们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同时松了一口气。


算术是朱翊钧搞出来的,他兑换了一本幼儿园算数,让这些孩子们读。


朱翊钧每天都会去看他们,心情会好很多。


这些事情自然不用朱翊钧操心,全都有张居正。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让朱翊钧心情大好,事情能办得好,还不用自己操心,简直就是完美的皇帝。


他们也没想到高拱回京之后给他们的压力这么大。


事情一件一件的办,中央做了决定,接下来就是走程序了;然后就是筹备,最后到下面去付出实施。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事情一件一件的办,朱翊钧根本就不用操心,每天悠哉悠哉的在西苑过自己的小日子,看孩子们训练种地,陪王皇后玩游戏。


朝堂上的事情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朱翊钧只需要随时关注一下就好了。


朱翊钧派人给张居正送了一堆好东西,让他补补身子。


在朱翊钧看来,张居正千万千万不能出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外面反而有些急切了。


在所有人都忙碌的时候,京城门口来了一队人。


他偶尔把高拱叫进宫里来,陪着自己聊聊天、说说话。


当然了,也仅限于聊聊天、说说话,高拱提什么政治想法,朱翊钧也听着,仅仅是听着。


原本一切都正常,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可是马车一侧却跟着一头小毛驴。


毛驴都老了,毛都掉了,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像斑秃一样。虽然洗刷的很干净,可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毛驴。


一队人马护卫着一辆马车咕噜噜的进了城。


马车虽然并不是很华丽,也不是很富贵,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支非同凡响的队伍。这些护卫骑着高头大马,腰侧都挂着一把大刀。


车夫摇晃着鞭子,对周围探究的、询问的目光视而不见。


马车上的人从车里面向外看,似乎对周围的目光也不是很在意。


这一瞬间就把车队的档次拉低了两档,搞得所有人纷纷侧目。


马车的车辕上坐着一个太监,此时他生无可恋,只盼着赶紧交接……


此时他坐在那里,有一种天然的气压。


来的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海瑞。


他面容严肃,胡子梳理得很整齐,身上穿着布衣,有的地方还打着补丁。


虽然年纪不小了,不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透着车窗看向外面,整个人都十分精神。


海瑞看着马车前进的方向,有些迟疑地撩起马车的帘子,对着坐在车辕上的太监问道。


马车上坐的太监叫做李四,还没有被赐大名。


“我们这是去哪?”


马车进了京以后,穿街过巷。


可是接上海瑞之后,这一路走来,李四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不说其他的,车上这位实在是太难伺候了。


这一次从宫里面去接海瑞,就是他捞的一个差事。


原本以为这个差事办成了以后,回到京城必然飞黄腾达。接一个人除了路上劳累点,也不算什么太难的事。


就没有见过这么穷的官,要把自个儿养的鸡鸭卖了,地还要交代别人照顾好;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这头老毛驴带上。


用这位的话说,我去的时候可以坐你们的车去,我回来的时候你们肯定不会送我回来。


到了那里,让他进京倒是没犹豫,很快就答应了。


结果人家要处理一下家当。


太费了,没钱。


一路上走来,速度有多快取决于这头驴!


到时候我可能还要骑着自己的驴回来。我要不带着驴去,到时候怎么回来?


走着回来吗?这么大年纪了,我走不回来了,到时候要买一匹马,或者买一头新的驴?


这位非常毒舌,驿站的那些官员想要巴结自己,送点好吃的。这位不但不吃还把他骂了一顿,还威胁自己,到了皇宫以后要找皇帝告状。


虽然李四只是宫里面的一个小太监,见过的官很多,但这样的官真的这辈子第一次见。


李四一阵阵头大,原本早就应该到京城了的,结果走了这么久。


想到这个差事,李四就想哭。


听到这位的问话,李四一个哆嗦,随即说道:“大人,咱们马上就要进皇城了。您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跟着来吧。”


“谁安排的?”海瑞盯着李四问道。


李四就从来没想过,有官是这样的。


一路上走过来,李四算是服气了。我惹不起,我躲得起。


海瑞不知道怎么样,他不说话了,退回车厢坐了下来,眼睛微眯。


谁也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陛下亲自安排的。”李四直言道。


你还能有什么说的,陛下安排的,你还能怎么样?


海瑞闭着眼睛,眼睛微眯,整个人仿佛在打坐。


马车很快就驶进了皇城,不过没有带他进宫,而是转了一个圈直接去了西苑。


看着他像打坐一样的姿势,李四松了一口气,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不过随后就抛到脑后去了。


马上就要进宫了,这人和自己没关系了。


当把车停下之后,李四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站在面前的陈矩,李四连忙跑了过去,趴在地上磕头哽咽道:“陈公公。”


实在是委屈的不行了,眼泪都下来了。


陈矩看了一眼李四,上去踹了一脚,没好气的说道:“哭什么哭,这是你哭的地方?还不快滚?作死呢,不想活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