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四八章 朱翊钧灵光一闪

第一四八章 朱翊钧灵光一闪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一四八章朱翊钧灵光一闪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张阁老,希望他能够说服皇帝,不让皇帝选择海瑞,而选择自己这一方的人。


这一点很重要。


“山东巡抚赵贤可堪大用?”张居正缓缓地抬起了头,轻声问道。


这个人能不能行?


大家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王国光,不光因为他是吏部尚书,也因为他是朝廷中的老臣,对官员都很了解。


王国光眯着眼睛想了想,随即说道:“汝阳人,祖籍山东济南府历城东乡。曾祖赵三公,携家口逃水灾至汝阳,在董会定居。”


“为荆州知府,到任时,正逢洪灾,稻谷淹没,房舍倒塌;加之瘟疫流行,死亡无数。”


“赵贤席不暇暖,就率属吏案行乡村查勘灾情、计口赈济、操舟渡溺,爱民之心,犹如慈母。以工代赈、组织灾民筑堤障水,疏渠灌田,杜害兴利,福泽后世。”


“嘉靖三十四年,河南乡试举人第二;翌年进士及第,授户部郎中。”


“精善算术,先后派往山东临清、辽东,两次差使皆司钱谷,风清弊绝,可质鬼神。”


所有人都听着,看向王国光的目光也有了浓浓的震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位老大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本事真不一般。


“隆庆六年,诏复湖广参政,四月升浙江按察使,七月升佥都御史。巡扶湖广,拟楚湘便宜条上十事,又疏救荒四事,皆被朝廷采纳实施。”


“万历三年召回京师,协理都察院事,历官副都御史、云南布政使;现为山东巡抚。”


这样的官员就可以用,可以大用。贪不贪污的无所谓,只要能把事情做好就行。


在这方面,张居正从来都是如此。


不说其他的,这么大年纪了,这个记忆力就是寻常人不能比的。


张居正听了王国光的话,嘴角露出了笑容,似乎轻快了不少,“是个实心用事的官员。”


“就这个人吧。”看着众人,张居正说道:“我明天会进宫一趟,面见陛下,争取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这件事情不能以内阁的名义发条子。你们要记住,陛下没有圣旨,什么都不能做。”


从赵贤的履历来看,这就是个实干的官。


张居正心里也有数,只不过没有这么详细的记着罢了。


谈论完了正事,众人也没说什么闲话,就各自散去了,没什么心情。


紫禁城,西苑。


众人一起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张居正的意思。


其实想想也就能明白了,当下这个情况,做好事情不是关键,不要做错事才是关键;最好就是在不做错事的情况下把事情做好。


难得春夏之交没有蚊虫,空气清新,躺一会儿真的挺好。


“钧郎,夜深露重,还是回屋吧。”王皇后趴在朱翊钧怀里面,仰头看着他。


此时,朱翊钧坐在院子里面,王皇后靠在他怀里。


两人躺在一个巨大的躺椅上,正眺望着天空中的月亮。


两人一起走进屋子里面,朱翊钧拉着王皇后坐下,自己斜着靠在她腿上,开始静静地想事情。


王皇后也不打扰朱翊钧,伸手轻轻地给他按着头。


声音糯糯的,听得人心里直发酥。


朱翊钧点了点头,伸手拉住王皇后的手,笑着说道:“好。”


唯一让她闹心的事情是自己的肚子,进宫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没什么反应呢?


这些天已经有很多人在她耳边唠叨这件事情了,皇后没孩子就是一件大事情。


王皇后脸色淡和,嘴角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


这段时间,皇宫里面的生活很是幸福美满,皇帝对她非常好,后宫也没有人争宠。


有系统都不行,这太乱来。


朱翊钧现在琢磨的是张居正今天为什么答应的那么痛快?


要是能生个儿子就好了……


朱翊钧可不知道王皇后已经在想着生儿子了,他不可能让王皇后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孩子,太伤身了。


朱翊钧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呢?这里面肯定有事啊.


虽然没有弄清楚是什么事,可是朱翊钧不敢掉以轻心。


张居正没觉得山东是一个好地方。福建不行,他选择了河南。


朱翊钧已经做好闹掰的准备了,没想到张居正居然同意了,而且那么轻松的就同意了。


半晌之后,朱翊钧猛地抬头,脸色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王皇后下意识捂住了胸口,轻轻地揉了揉。


那些人都是什么人?


全都是精明十足的人物,没一个简单的。


朱翊钧顿时露出了讪笑,伸手说道:“为夫给娘子揉揉。”


王皇后白了他一眼,没有让他伸手。


被撞得有点疼。


她蹙眉看着朱翊钧。


张居正不想和自己硬顶,除了因为君臣关系和师生关系以外,恐怕也是不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不想和自己闹掰了让高拱趁虚而入。


朱翊钧也不在意,直接躺到了王皇后的身边。


他脑袋里刚刚闪过了一丝灵光,似乎有些想明白了。


看来还是有一些疏忽了。


既然想到了,那以后可以尝试一下。


朱翊钧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方面呢?


压着心中的激动,朱翊钧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太过于高兴了。太高兴了,准没好事。


刚刚就是太高兴了,撞了皇后的胸。


暂时先不用,不能这么干。


留着,留着。


王皇后羞得不行,被朱翊钧压着却不能动,伸手推他嗔怪道:“不行,妾身这还疼着呢。”


朱翊钧拉着王皇后的手,翻身已把她压住,笑着说道:“来,让为夫看看有没有撞坏了。这可不得了,要是撞坏了,以后儿子吃什么?”


这可是未来孩子的饭,怎么能出这种事呢?


“那为夫正好给你揉揉。”朱翊钧笑着说道:“不松手是不是?那你就是逼着为夫用强了。告诉你,你跑不了了!”


王皇后脸色瞬间就严肃了起来,瞪着朱翊钧说道:“钧郎还想强抢民女不成?”


“你是为夫娶回来的,跟强抢美女有什么关系?别乱动,让为夫好好看看。这可是看病,你不能讳疾忌医。”朱翊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