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四七章 不能让海瑞去山东啊!

第一四七章 不能让海瑞去山东啊!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高拱还是了不起啊!”一边的王国光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他们从头谋算到尾,如果不是阁老先开口,而是让高拱先开了口,那就更麻烦了。”


“现在虽然阁老先开了口,我们负责清查田地。可是高拱顺势而为,再一次将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而且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还没完,他们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张居正笑了笑说道:“其实能猜到他们下一步想做什么。现在地点已经确定了山东,他们唯一能够插手的地方应该就是人了。诸位觉得眼前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会派谁出来?”


实在是这个人现在已经到了没法弄的地步,太过于清廉,完全就是用大明的俸禄过活。


用海瑞的话来说,大明官员的俸禄虽然不高,但是活着够了。


“海瑞!”方逢时脸色大变。


听到海瑞这个名字,在场所有人都严肃了起来,每个人都心惊胆战。


在明初的时候、物资就是那么匮乏,大明官员的俸禄不低。通货没有膨胀,那些钱够他们活得很好了。


可是后来通货膨胀、物价飞涨、钱粮贬值,才造成了底层官员活不起的样子,似乎官员的俸禄很低。


比起普通百姓种地生活,官员不知道要好多少,我还能买得起肉、吃得起鸡,老百姓可能连饱饭都吃不上。


后世有很多人说,朱元璋把明朝官员的俸禄定得太低了,那也要怎么看。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家里面没有两三个小妾,你对得起你官员的身份?


不生个七八个孩子,你对得起你官员的身份?


可实际俸禄还是不低,绝对抵得上一个小康之家。


只不过身为大明朝的官员,出入如果没有轿夫前呼后拥,你还算是读书人、算是官员?


可大明也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


大明官场没有人不贪污。


这种花销那当然不够了,人心就是个无底洞。


大宅子、大院子,再多的俸禄也不行,除非像中东国家。


我不贪污,你们贪污,咱们比一比碰一碰,撞死你。


海瑞在官场上无往而不利,螃蟹一样横冲直撞,谁也不敢惹他。


有人做到了,这个人就是海瑞。


无欲则刚。


说海瑞宁可委屈富户也要偏袒穷人,导致很多穷人耍无赖、占了很多夫妇的便宜,像不像改革时候那些既得利益者说的话?


海瑞做应天巡抚的时候,还写了两本书,其中就有关于官员招待费用的问题。


除此之外,这家伙还很有能力。


虽然后世很多人说断案什么的,给海瑞泼脏水,拿他的女儿说事。可是那些很多时候都并不准确,有穷苦百姓耍无赖讹富户,也有富户耍无赖侵占穷苦百姓。


加上海瑞的声望太高了,走到哪里都是海青天。


在读书人当中,当年海瑞骂皇帝那也是声势震天,就这种人就没弱点,简直就是头上顶了无敌两个大字到处乱晃。


海瑞认为大明官员招待费用太高、过于奢侈,所以规定了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如果超标了,衙门一律不报销。


对付其他的官员,或许还能从家属下手。可是现在海瑞身边没人,他本身就没儿子,母亲也死了,老婆也死了,孩子也没了,孤家寡人,光棍一条。


那些王府是怎么搜刮土地的?那些当官的是怎么配合孔家搜刮土地的?


这要是让海瑞去了,那不得全都掀了?


在场的人可都知道海瑞的威力,让他去山东主持清查,田地没查,估计山东官场都得被查个底儿掉。


这么多年,山东官场什么样,谁不知道?


其他人也连连点头。


绝对不能够让海瑞去山东,这个事要是让海瑞去的话,大家都没好果子吃,天非被他捅破了不可。


这是众人所不能承受之重,绝对不能让海瑞把这个盘子掀了。


方逢时连忙说道:“阁老,这事不成啊!”


谁也受不了。


张居正眯着眼睛问道:“海瑞的身体怎么样?”


老家伙就没什么怕的,年轻时候都不怕,何况现在?


皇帝也敢骂,徐阶也敢骂,现在他更敢了,光棍一条,无所畏惧,甩开膀子干。谁受得了?


当初你张居正差点死了,我躺在床上也差点死了,陛下都给救过来了,何况海瑞?


人家的身体可比咱们要好,你比得了?


“老当益壮。”一边的谭纶语气有些飘忽。


不老当益壮又能怎么样?


人家不贪污、不腐败,在衙门里面养鸡、种地、种菜,甘于清贫。你对付这样的人怎么办?


拿他去和皇帝说,皇帝选谁?


“可不能让他们把陛下说动心了。”一边的王国光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要是让他们说动了陛下,那就麻烦了。”


实在是不担心不成,海瑞这个人太有说服力了。


皇帝现在还年轻,天真的很,这要是有人跟他说了海瑞的事情,他能不动心?


想象海瑞连徐阶都敢干,那清查土地正好让他去。


有皇帝不喜欢这样的官员吗?


没有啊。


“其实也简单。”方逢时笑着说道:“反正海瑞还没进京,我们先让山东那边干起来。等到海瑞来了,咱们都查完了。”


“让内阁直接走文书?”申时行摇头说道:“不行,这件事情不通过陛下私自去做,会很麻烦。相信高拱早就盯上了。如果咱们这么做,他肯定会去陛下面前告咱们一状。”


“要不我们先干起来?”方逢时左看右看,小心翼翼的说道。


“怎么说?”谭论忍不住问道。


这件事情还是得阁老做主,大家一时之间没什么好办法了。


党争对子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是没见过。


方逢时不说话了。


众人也沉默了,再一次看向了张居正。


你想要争一个位子,对方提出一个人选,你也要拿出一个人选。最后资历比他重、名声比他大、能力比较强,才能够打得赢。


党争党争,争的是人才,大家对后辈的培养都很重视。


如果高拱真的打出了海瑞这张牌,自己这边还真就没有人能跟他争。


以前海瑞起不来,那是张居正夹着的原因。


现在给了机会,果然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