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四六章 改革功劳不能被抢

第一四六章 改革功劳不能被抢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


廷议散了,余波却没有结束,波澜刚刚被掀起,所有的事情也才刚刚开始。


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斗争的严重性。


张居正家里。


下了衙,很多人都来到了这里。比起御前会议,这里的会议规格也不低。


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吏部尚书、工部尚书都来了,内阁两位大学士也都到了。


除了刑部尚书严清,这里基本就是御前会议的那些人。


等到所有人都坐下之后,张居正笑着说道:“诸位尝尝,这是昨天刚送来的新茶,味道很不错。”


众人都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面带笑容,眼中带着赞赏。


方逢时沉着脸,最先说道:“这次的事情出乎了预料,看来人家是早有谋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谋划?”


闻言,大家有些迟疑,都看向了张居正。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现在大家基本有一个共识,就是宫里面的谋划是高拱干的。单单凭借张诚,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和智慧。责任全都在高拱的身上。


比起在皇帝面前议事,他们私底下见面谈论事情要轻松很多。


等到所有人把茶水都放下,气氛这才凝重起来。大家也都知道,到了说正事的时候。


今天的御前会议开得可是有很多的不爽。大家也都明白,这次算不上一次成功的预前会议。


方逢时适时的说道:“还请阁老赐教。”


“当年高拱做内阁首辅的时候,任命海瑞为应天巡抚。海瑞在今天干了什么?”张居正看着在场的众人,缓缓说道:“想必你们应该都记得吧?即便是不记得了,应该也都听说过吧?”


在场的人神情瞬间就肃然了起来。


在场最了解高拱的,非张居正莫属。


“你们都很疑惑?”张居正笑着说道:“就像当时你们也很疑惑为什么我要提清查土地的事情。毕竟现在朝堂上局势复杂,并不是清查土地的好时机,恐怕你们到现在也还疑惑吧?”


“如果你们能够想明白这件事情,那么今日之事,你们也就不疑惑了。”


这些地方除了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以外,也是官宦之乡。


高拱当初一刀就砍向了这里,而且用的还是海瑞,可见其决心之大。


高拱没有拿藩王宗室立威,也没有拿军队勋戚立威,直接就干上了士绅和读书人。


当年海瑞干什么了?


海瑞去搞改革了。


他在应天清查了土地。应天巡抚辖区包括应天、苏州、常州、镇江、松江、徽州、太平、宁国、安庆、池州十府及广德州,多为江南富庶的鱼米之乡。


只不过徐阶没想到先帝和高拱的感情太深了,先帝也不是嘉靖皇帝,导致他计划失败了。


高拱上位之后想改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徐阶,他这种货就应该被改了。


高拱派了海瑞去做应天巡抚。在应天这个地方,高拱干了很多事,比如清查土地、实行一条鞭法,反正该干的都干了。


高拱用来立威的人就是刚刚退下去的徐阶。


在高拱看来,徐阶就是个伪君子,除了争权夺利,没比严嵩好哪去,一样的贪污腐败。看看徐阶他们家贪污的钱粮就知道了。


徐阶还排挤自己,简直就是不当人子;还一味的在内阁里面提拔张居正,想要等自己走了以后让张居正做主。


现在张居正这么一说,大家的记忆自然就被翻腾了出来。


谭纶的眼睛一亮,看着张居正说道:“难道高拱他们也要……”


闻言,众人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徐阶四处活动,怎么可能不找他的学生张居正?


反正在高拱的叙述当中,张居正为了帮自个儿老师,那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


徐阶还给张居正送了三万两白银的贿赂,这事当时闹得也是沸沸扬扬。只是随着高拱回乡以后,这件事情才逐渐平息了下来。


“他高拱怎么敢这么做?”王国光怒声说道。


这位的资格最老,所以他说的话,众人也没敢反驳。大家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因为张四维在场,气氛就有点尴尬。


张四维坐着有点不自在,心里面难免有想法。


虽然谭纶没把话说明白,但是大家也都理解了,心里暗骂,果然足够阴险毒辣。


“你们不要忘了,高拱虽然没有官职,但是张诚有啊。”张居正幽幽的说道:“我们改革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万民福祉、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如果让人挪用了这样的功劳,那就不一定是好事了。”


“当年刘瑾也是借改革之名大兴冤狱,多少忠正的臣子被冤枉?他借改革之名又敛了多少财?大明不能再出一个刘瑾了。”


只要把张居正干掉,张四维趁机上位;宫里面有张诚,外面有张四维,背后有高拱,一个新的权利团体就诞生了。


这才让张四维显得有些尴尬。


张居正却无所谓,笑着说道:“无论他人怎么样,我们自己问心无愧也就是了。清查土地势在必行,这件事情必须要我们来做。”


当然了,这个想法不是针对王国光,而是针对这件事情本身。


现在张四维的地位变得非常微妙和尴尬。


高拱不能复出的话,那么他们会不会拉拢张四维?


“我们越是不答应,他们越是有话说。如果我们就因为这件事情和陛下闹起来,他们恐怕会非常高兴。”


“阁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方逢时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他们反对了福建,又反对了河南;先提了顺天府,又提了山东,一方面是为我们捣乱,另外一方面是希望我们不答应。”


“如果让那些人来做,横亘暴敛,天下必乱。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在山东进行清查土地的原因。”


“到了那个时候,既然会离间我们和陛下的关系。真到了那种地步,就得不偿失了。”


“真是阴损毒辣!”谭纶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刚刚成年,第一次想要做事,兴致很高。如果被咱们硬压下去,恐怕陛下心里面也会有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