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四三章 名扬天下的机会来了

第一四三章 名扬天下的机会来了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听到皇帝这么说,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转头目光愤怒的看向不远处的张诚,心中大恨。


大胆狗太监!


皇帝的说法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


在朝廷上无论什么事情,有一种情况是最让人无奈,就是你认为的,不是我认为的。


眼前就是彻彻底底的这种情况。


我觉得十天传递消息够用、很快,不是很远。但是你觉得不够快,十天时间很长、距离很远。


这就会演变成一个你觉得还是我觉得的问题,最后就会变成谁拳头大谁有理。


我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


通常情况下,这种事情一出来,结果就是消灭对方的肉体,让对方的精神不存在,也就不存在“你觉得”了。


人都没了,你觉得个屁。


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都是很主观的事情。如果是臣子之间的争论,甚至有可能大打出手,最后去找皇帝来做主。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如果是两个党派之间出现这种情况,那完了,你死我活斗一场,谁先死谁算输。


皇帝的拳头,和臣子的拳头,还能是一个分量吗?


张居正坐在那里,眼睛微咪,瞥向了张诚。


现在皇帝居然用出了这一招,这就很闹心了。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如果商议不通,接下来就到了比拳头的时候。


都别看我!


还看是不是?


张诚站在那里一哆嗦。


看我干嘛?看我干嘛?你们都看我干嘛?


张诚把头一低。


唉,我不抬头了,爱看你们就看吧,看看又死不了。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还看?你还看?


哼,你看我,我不看你!


“这是有好处的事情。何况顺天府就是京城治下,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及时报到朝廷,朝廷也可以及时处理。为什么非要去福建呢?顺天府不是更合适吗?”


朱翊钧一只手撑着下巴,语气随意且带着些许兴奋。


朱翊钧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出来,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朱翊钧说道:“朕觉得京城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地方,顺天府管辖的地方并不小,但比其他的省份小一些,地不会很多,做起来就不会太困难。”


这个阴损的主意摆明了就是张诚出的!


刚刚皇帝的态度变成“我觉得”的时候,臣子们就知道这件事情怕是要黄。


这个事情,他们早就已经听说了。上一次张居正见皇帝的时候,皇帝就是这么说的,现在又搬出来了?


众人再一次愤怒地看向张诚。


在皇帝面前进谗言,简直就是国之蛀虫!


有了反对党站出来,这些大臣们反而被激起了斗志。


在这件事情上和皇帝争论是很愚蠢的,而且一旦争论起来,事情还做不做了?


这些太监太坏了,阻止大明改革,简直罪大恶极!


很多当官的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他们意识到名扬天下的机会来了。


和皇帝战斗很可能会被收拾,名声也不一定太好。机会找得好的话还没什么问题,机会找不好的话问题很大。


我们是为了大明、是为了天下!我们改革是为了读书人心中一口正气。


干掉阉党,这是扬名天下名留青史的机会。


需要一个对象。


张居正不是一个好对象,之前有人试过,他们下场都不怎么好。


何况当今陛下还这么小,张居正是内阁首辅大学士,找皇帝的麻烦不太好。


甚至皇帝还没亲政,你怎么找他的麻烦?


阉党好,阉党妙,阉党出现的呱呱叫。


跟太监干起来,天生就是正义的。不论什么事,自己绝对站在正义的一方。哪怕因为触动了皇帝,被贬斥了也是名扬天下。


这就让很多大臣郁闷了,有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


现在张诚的突然出现,瞬间吸引了这些人的活力。


名留青史的机会来了!


“陛下,臣觉得顺天府不妥当。”方逢时向前走了一步,躬着身子大声说道:“顺天府乃是京畿之地、天子脚下,实在是不妥当。”


在场的这些大臣们可都是朝廷的重臣,他们虽然没有被打鸡血,但想法都差不多。


他们更有想法,更有干劲。


“朝廷的初衷是想看看清查土地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才会选择一个地方试点。在京城清查根本没有办法暴露出问题,这样不符合清查的初衷。”


方逢时站在原地,滔滔不绝的说着。嘴唇微微冒沫,脸色发红。


“在顺天府清查土地,一旦闹出什么乱子来,会危及京城的安危、危及陛下的安危,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何况京城乃天子之下,民风和顺、百姓安泰,对陛下更是忠心耿耿。在京城之地清查土地,他们肯定会乐于配合。这并不是试点的初衷。”


人就是这么复杂。


叹了一口气,撑着下巴,朱翊钧静静地听着。


朱翊钧面无表情的看着方逢时。


虽然这是自己安排的,但为什么看着他们这么巴巴哇哇哇的说,自己就这么不爽呢?


京城不行,顺天府不行!陛下,你还是收回成命吧!


大殿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没人说话了。


方逢时说完了,其他的人也站出来了,说法基本大同小异。


就一个字,反对!


这个时候,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张居正的身上。


是时候该你说话了吧?


现在局面僵持在了这里,皇帝不同意福建,大臣们不同意京城,这就是一个问题。


该怎么办呢?


是张宏。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张宏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和稀泥。


“陛下,奴婢觉得既然大臣们不同意顺天府,福建又不合适,不如另择一地吧?”这个时候,一个人向前走了一步,神态恭敬。


众人一愣,转头看向了说话的人。


朱翊钧都有些诧异,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张诚低着头,朱翊钧看不出他的表情。


不过朱翊钧知道,现在张诚的心里边肯定非常非常不是滋味,甚至恨起了张宏。因为这个活是他来干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