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二九章 张居正回京

第一二九章 张居正回京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看到王皇后可爱的样子,听着她呆萌的话,朱翊钧哈哈大笑,笑得非常开心。


实在没想到,皇后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朱翊钧说的抽张诚,自然不会是真的打。


事实上,朱翊钧现在让张诚过去,就是为了落张诚的面子、让张居正长面子。


去做给所有人看,张居正能压张诚一头。除了张居正以外,你们其他人谁都不行。


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前面的铺垫不就白费了?


朱翊钧很想去看看热闹,看看张居正会不会对张诚做点什么。


如果张居正真的做点什么,那君臣之间还真的算是有默契。


大家谁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想对付张诚?


张阁老回来,说不定就不会放过张诚。


从马车上走下来,张诚脸上的笑容很灿烂,手里面拿着一根拂尘,迈步走进了人群。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京城外。


人群一阵纷乱,所有人听到了一个消息:张诚来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张诚居然会来,也没有想到张诚居然敢来。


他们脸上一点也没有尴尬或是其他的表情,让人如沐春风。


这就是老人的能力了,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不至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这样的小场面根本不是事。


张诚心中暗骂,老狐狸。


张诚的目光扫过周围所有人的脸,最终落到了张四维和申时行的脸上。


“奴婢见过两位阁老,见过诸位大人。”张诚笑着对周围的人拱了拱手。


张四维和申时行也对着张诚拱了拱手,同样笑着说道:“公公也来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转头看向了一边,显然互相看不顺眼。


时间不长,前面就出现了报信的兵丁,随后就是声势浩大的大队人马。


两旁护卫着张居正的士卒先跑过来,骑兵、步卒都走了过来护卫着一辆巨大的马车。


不过他脸上依旧笑着,说道:“是啊,陛下让咱家过来,替陛下迎接张阁老。”


“那就一起等着吧。”张四维笑着说道。


张诚也点了点头。


他没有穿官服,只是随意的穿了一身布衣,见到众人之后拱手,脸上露出了笑容。


张四维和申时行向前走了一步,同时对张居正拱手道:“见过阁老。”


“见过阁老。”周围的人也连忙一同行礼,大声喊了起来。


当车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面带期盼、目光热切的看着马车。


车帘挑开了。


张居正缓缓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不是震撼的,而是吓的。


想到京城里面的传言,以及自己做的事,张诚的心里就有些发虚。


这张阁老要是收拾自己的话,自己恐怕就完蛋了吧?真不知道陛下能不能护住自己?


一时之间,声势浩大,所有人都拜向了站在前方的张居正。


无论什么人看到这一幕,都足够震撼人心。


张诚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都快凝固了。


张居正看到这一幕也有一些动容,心中微微一动。


当初自己离开京城之时,何其狼狈?


现在回到京城之时,何其荣耀?


这是张诚的心里面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可见这个场面给他心中带来的震撼。


文官们一方面高兴,张阁老回来了;另一方面是希望,有了张阁老这样的人,还怕阉党不灭?还愁不能还朝纲以清正?


极少数人产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取而代之,生而为人,当如张居正。


“阁老可千万别这么说,”张四维拉住张居正笑着说道:“阁老国之重臣,众望所归。今日时景象便是人心所向,阁老于大明无异于泰山柱石,怎么能说过呢?”


一边的申时行这个时候也说道:“就是就是。”


“再说了,这些人也并不是我们组织来的,而是自发的。阁老你看,除了朝廷的大小官员以外,那边还有很多读书人的士子。”


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想到这里,张居正一时之间也是感慨颇多。


张居正对着周围拱了拱手,笑着拉住张四维和申时行说道:“何至于此?我只是归来而已,不用搞这么大的动静。这实在是太过惊扰了!我实在是当不起,大家都回去吧,回去吧!”


当初骂自己骂得最凶的就是他们,现在又是他们。


张居正其实很想问一句,怎么老是你们?


张四维见张居正看过去了,又说道:“阁老,你再看这一边,朝中的勋贵也来了不少。他们都在期盼着阁老回归啊!”


“再看那边,国子监的人都过来了。可见阁老何其得民心!”张四维笑着说道。


张居正顺着张四维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群读书人。


他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张诚站在一边,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总觉得周围的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全都是不怀好意。


想到这里,张诚的脸更黑了,心里面也有一些发怵。


转头看过去,张居正果然看到了不少眼熟的面孔。


朝堂之上的勋贵勋戚真的来了不少,甚至还看到了武清伯府的李文贵。


自己这才回家一趟,就已经成了众望所归。世间之事,当真玄妙。


闻言,张居正瞬间就严肃了起来,整了整衣帽,对张诚说道:“可有旨意?”


张诚连忙摇头说道:“陛下并无旨意,只是让奴婢来替陛下迎接张阁老。”


“陛下说了,阁老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是累了,可暂不入宫拜见,回家好好休息。明日进宫,陛下为阁老接风洗尘。”


他还想调头就跑回皇宫、回到陛下的身边去。只有在那里,他才会获得一些安全感。


不过这个时候,张诚真的没法跑,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来。


“奴婢见过阁老。”来到张居正的身边,张诚躬身说道:“奴婢奉了陛下的旨意,特来接阁老。”


“臣领旨,谢恩!”张居正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随后站直了身子说道:“诸位,今日迎接之事,谢过了。但是我们不能总堵在这里,各位散了吧。”


周围传来了哄笑声。也不管张居正说的好不好笑。大家都陪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