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二七章 粮食是国家基础

第一二七章 粮食是国家基础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一二七章粮食是国家基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朱翊钧的主要生活都是在西苑,平日里皇后也都陪在身边。


回到皇宫那边时也会去陪一陪李太后。


弟弟妹妹们偶尔也到西苑,玩。


皇宫里面的气氛倒是非常和谐。


随着陈矩和张诚地位的提升,朱翊钧对皇宫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李太后那边基本已经脱离了对皇宫的掌控。在没有了冯保和张居正的配合之后,李太后的权力丧失速度非常快。


虽然还有一个司礼监的张宏配合,只不过这个人现在被朱翊钧严格限制。没有张居正在京城、没有外朝的配合,张宏翻不起什么浪花。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那些文官干的。谁干的暂时还不得而知,估计短时间内也查不出来。


圣旨已经下了,李太后也不能让人把圣旨收回来,只能是跟儿子的赌气。


朱翊钧总过去劝说,但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何况张宏这个人本来就固执。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不是他干的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关于高拱回京一事,李太后倒是挺生儿子的气。


原本朱翊钧还想瞒一段时间,结果有人把消息捅到了李太后那里。


朱翊钧看了张诚一眼,点了点头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等朱翊钧来到坤宁宫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


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朱翊钧沉声说道:“张诚,你去查,看看是谁把高拱要回京的消息告诉太后。”


显然,李太后对于朱翊钧的这种行为很不满意。


然后,李太后就病了。


“陛下,”张诚跟在朱翊钧的身后,脚步急切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劝解道:“陛下不必太过心急,太后娘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张诚脸色严肃,不过心里面却乐开了花。


这件事情肯定要从皇宫里面查,自己的地位肯定会有新一轮的提升。


朱翊钧看了一眼陈太后,躬身道:“母后。”


“朕就不信了,宫外的消息能这么容易的就传进来?朕早就说过,太后养病期间,谁也不允许在太后面前胡说八道。”


“看来就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你去给朕查清楚,不管是谁说的,撕了他的嘴!”


“是,陛下。”张诚连忙躬身说道:“奴隶一定把事情查清楚。”


跪在床边拉着李太后的手,朱翊钧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


这一坐就是两个时辰。


无论谁来劝说,朱翊钧也只是摇头,并不说话。


“进去吧。”陈太后点了点头,拉着朱翊钧说道:“不要太过着急,也不要太过难过。妹妹不会有事的。”


“是,母后。”朱翊钧点头说道:“孩儿这就进去看看。”


朱翊钧走进去后,发现李太后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面容憔悴,整个人昏迷不醒。


甚至连高拱回京的事情都没有人再提,仿佛没有这事一样。


太后病了,被你们气病了。这个责任没人敢担。


你总不能说是皇帝让高拱回京的责任吧?你疯了吧?


比起上一次的嚎啕大哭,这一次更能让人感觉到陛下的悲伤。


一时之间,皇宫里面的气压都低了好几度。


朝堂外面,官员们都变得小心翼翼。前两天还乱跳,现在压根不敢跳了。


这一次李太后又病得昏迷不醒,谁知道皇帝还要干嘛?


如果目标指向文官,没有人不害怕。当初张居正要死的时候,当今陛下抓人发配,一套流程走得干净利落。


虽然当初那个事很可能是张居正干的,可是你不担心陛下有样学样吗?


即便是事实如此,你们也不能这么说啊,憋着忍着。


上一次为了给太后看病,皇帝在京城干了那么多事。东厂和锦衣卫把京城翻了个底朝天,多少勋贵和勋戚吃了闷亏?


但是他们连话都不敢说,不能说那些生意是他们的。要是敢承认,皇帝都敢夺了你的爵位!


实在是不回来不行了,再不回来心都慌了。


朝堂上下,文武百官蜂拥而出,去迎接张阁老。


张居正还在的时候,大家没什么感觉;张居正走了,这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没有张居正压着,情况急转直下。


在这样紧张的气氛当中,一个消息传来,终于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张居正回来了!


张居正比原本的历史上记载的时间提前半个月回来了。


在得到张居正回来的消息以后,京城欢呼声四起。


无数的士子先去迎接张居正,一扫张居正走时候的霉气。


皇宫大内,西苑,试验田。


东厂太监崛起,在皇帝面前极尽献媚之能事,在皇宫里面搬弄是非,朝堂上下乌烟瘴气。


此时,正是张阁老澄清宇内之时。


大明的京城和朝堂,从来都没有这么期盼过张居正,很多人都将张居正视为救世主,颇有几分“阁老不出,天下奈何”的意思。


朱翊钧通过系统定制了一批种子,其中包括土豆、番薯、玉米等等高产农作物。


当然了,还有杂交水稻。


大明现在也种水稻,可大明水稻的产量是真的低,精耕细作之下也不行。


试验田,朱翊钧准备用来种地。


种的是什么?


种子。


张居正想要去改革,让他去。自己要做的事情是让老百姓吃饱饭。


在朱翊钧设想的道路当中,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国有农场。


国有农场的土地,不是有各地藩王吗?他们在各地兼并了那么多土地,不用他们的土地来做农场,实在是有些可惜。


换成后世袁老的杂交水稻,朱翊钧相信大明的粮食肯定能够丰产。


粮食才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朱翊钧永远相信这一点。


任何改革都要建立在让百姓吃饱饭的基础之上。


藩王反对?


没有什么用,反对无效。回头想办法把他们手里的地拿过来,做大明的国有农场,分布在全国各地。


直接可以在当地农场旁边建一个长平仓,省时省力。


国家手里有了粮食,才能更好调控粮价,才能更好配合张居正的改革。


在改革这件事情上,朱翊钧没想自己冲锋陷阵,主角就是张居正。自己的主要作用是在旁边做辅助和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