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二一章 在陛下面前不能说谎

第一二一章 在陛下面前不能说谎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一二一章在陛下面前不能说谎刘守有这句话看似关心,实际却是在挑拨离间。


他希望陈矩回去收拾张诚,至少两个人在御前干上一架。


现在东厂干的事情已经让刘守有觉得有危险了。如果张诚真的把事情干得漂亮了、让皇帝满意了,锦衣卫这边恐怕会受到些影响。


反正两个太监不合,让他们闹去呗。


看了一眼刘守有,陈矩轻笑着说道:“咱家从来都只认一句话:干好自己的事。陛下让咱家做什么,咱家就做什么。”


斜着看了眼刘守有,陈矩冷笑着说道:“守好自己的本分,这是做奴婢最重要的事情。”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东厂下手这么黑,真的是拿出了一副不怕死的架势,直奔着武清伯家去了。


武清伯那是什么人?


真正的皇亲国戚,在大明朝绝对是很多人惹不起的存在。


这摆明了就是在嘲讽刘守有,不过刘守有也只能忍着。


他的目光跳过了人群,穿过了街道,直接望向了紫禁城,喃喃道:“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东厂干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多,毕竟锦衣卫之前已经开始干了。


谁也没想到东厂虽然敢挑他们的盘子,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在得知武清伯府家的二公子李文贵入宫之后,京城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皇宫。


文臣那边也一样,大家想看看年轻的皇帝要怎么处置这件事。


武清伯李伟,当今太后的父亲,一贯都是吃拿抢要、蛮横不讲理。


他本身就是木匠出身,没见过什么世面,突然就有了身份和地位了,整个人都飘了。平日里出入特别摆谱,做起事情来也非常肆无忌惮。


李太后拿这老爹也很头疼,不过平日里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让着他、由着他。如此一来,搞得武清伯府上下都十分骄横,与当年弘治皇帝时期的外戚张家有一拼。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张宏和张诚,脸色有些难看。


他扫了一眼张宏说道:“张宏,你给朕站起来。”


“是,陛下。”张宏连忙答应道。


被东厂抄家的那些人也停下了,全都偃旗息鼓,想看看宫里面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毕竟现在太后还在昏迷当中,稍有不慎,那可就会背上不好的名声。


紫禁城,乾清宫。


“回陛下,是奴婢有罪。奴婢没有调查清楚,不知道这是武清伯府家的产业,这才出了这样的事情。臣愿意去给武清伯赔罪,认打认罚。”


朱翊钧冷哼了一声,站起身子径直来到张诚的身边问道:“朕最后问一次,真的不知道吗?”


闻言,张诚就是一哆嗦。


看了一眼张诚,朱翊钧轻笑着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张诚,当初这件事情是怎么说的?你忘了吗?”


“回陛下,奴婢没忘。”张诚连忙磕头。


“那就说说吧,怎么回事?”朱翊钧语气有些发飙。


当时董大宝也说了,只有挑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才行,不然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响,反而会让很多人非议,非常容易出事情。


自己咬了咬牙就同意了,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他们查了一个最大的赌坊,当时就想到背后的人物很大。只是没想到是武清伯家的生意。


他下意识的想说真的不知道,可是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就停下来了。


自己知道吗?


自己不知道,因为没有让人去查。


你们敢承认吗?


可武清伯家比自己想的更不要脸、更没有底线。


他竟然敢承认,还敢跑到宫里来找麻烦,简直就是不要脸,还不要命!


可,是武清伯家的又能怎么样?


武清伯家就能够开赌场、开青楼、放高利贷、贩卖人口吗?


即便我查了又怎么样?


如果说不知道,可以把这件事情解释成一个误会。到时候有人出面斡旋,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现在有另外一个问题,陛下是怎么想的?


张诚迟疑了片刻,咬了咬牙趴在地上磕头道:“回陛下,奴婢不知道。奴婢也没去查,因为奴婢觉得没必要知道,无论背后是谁都没有关系。”


遇上这样的二愣子,能怎么办呢?


张诚心里面也很无奈,武清伯家就是这么猖狂、这么肆无忌惮。


到了这个时候,难点就摆在这里了。自己该怎么办?


无论做的是好事、坏事,只要对陛下忠心,哪怕犯了错,也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隐瞒才是最大的不忠心。


朱翊钧拍了拍张诚的肩膀说道:“说说,为什么这么干?”


在陛下面前不能说谎。


张诚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这是宫里面做奴婢留下来的铁律,当年是哪位公公说的,张诚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突然间就想起了这句话。


刚走出门口,他就能够感觉到浑身上下全都湿透了,冷风一吹直接打了一个冷战。


刚刚那一刻,真的是吓得全身是汗,心都快跳出来了。


回头看了一眼宫殿,又看了一眼外面等着的李文贵,张诚抬头看了看天,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陛下让奴婢去查,奴婢就去查。奴隶查出来了,他们在京城里面贩卖人口、放高利贷,做的不但多,而且影响非常恶劣。奴婢就让人去抄了。奴婢不管背后是谁,只要陛下让奴婢做,奴婢就做。”


朱翊钧点了点头,随后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站起来。既然人已经找上来了,那你就出去把人接进来。朕看看他怎么说。”


“是,陛下。”张诚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李文贵咬了咬牙,直接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宫殿。


张诚侧着身子站到了平时站的位置上。


看到张诚的一瞬间,李文贵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李大人,”张诚对着李文贵拱了拱手,笑着说道:“陛下叫你进去,跟着咱家来吧。”


说完,张诚转身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李文贵趴在地上磕头,大声说道:“臣参见陛下。陛下要为臣家做主啊!”


一边说着,李文贵一边哭了起来,眼泪鼻涕噼里啪啦的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