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二零章 太后娘家被欺负了(日万求全订)

第一二零章 太后娘家被欺负了(日万求全订)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回到明朝做仁君正文卷第一二零章太后娘家被欺负了这不过是一个提醒,董大宝也知道这种提醒通常都是没有什么作用。


钱动人心,多少人死在这个上面?


这些人不会听自己的,看到钱就什么都抛在了脑后。


走出门口,董大宝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拍了拍李大牛的脸,说道:“不管你是谁的人,回去告诉他,换个胆子大一点的人来。”


“刚刚你要是一刀捅死了李如意,你还算是条好汉。现在,滚!”董大宝凶狠的瞪着眼睛,手里面压着刀,语气中满是不屑。


这个董大宝摆明了就是个疯子。


“大人,”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面容严肃的看着董大宝,恭敬的说道:“人都已经押回去了。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李大牛脸色一变,转身连滚带爬的跑了。


他现在可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自己敢杀人没错,却不敢和疯子呆在一起。


董大宝却知道,他这根短棍非同寻常,棍子的一头可以拧下来,会露出一根尖。


这其实是一把短枪,只是伪装成了棍子而已。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董大宝转头看了一眼手下。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材清瘦,脸色苍白。与其他的人不同,他配备的不是刀也不是剑。而是一根短棍,看起来十分古怪。


“大人,卑职不怕。”陈超面色淡淡的说道:“无非就是一条命而已。”


他说的很轻,丝毫不在意,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命一样。


年轻人名叫陈超,算得上是董大宝的心腹。


“陈超,跟我干这种事情怕不怕?”董大宝似笑非笑的问道。


伴随着董大宝的大笑,一群人哗啦啦跟了出去。


出了昌盛赌坊,董大宝直接转去和昌盛赌坊合营的青楼,不顾门子阻拦,带着人直接就冲了进去。


董大宝笑了,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不错,咱们兄弟才活该发财。那些废物胆小鬼,让他们去死吧!”


说完,他迈步向外走了出去。


刘守有阴沉着脸,看着这一幕。


在刘守有的身边,跟着几个锦衣卫。


抓人、查抄,一气呵成。


不远处的一座楼上。


刘守有脸色比较难看。说实话,他也有一些想不明白,东厂的人是疯了吗?


张诚是疯了吗?怎么能让他们这么干?命都不要了?


此时大家面面相觑,实在是想不明白。


陈矩脸上带着淡笑,站在刘守有的身边。


听到陈矩的问题,刘守有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锦衣卫这边也没有人报消息回来。”


“这样啊。”陈矩依旧笑着,似乎相信了刘守有的说法。


“刘大人,你说这赌坊和青楼的背后是什么人?”陈矩转头看着刘守有,笑着问道。


此时,刘守有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东厂敢这么干,锦衣卫不敢,让他心里面很不舒服;另外一方面则是幸灾乐祸,觉得东厂这么干恐怕撑不了多久。


何况这种半明面上的事情,如果他们不知道,就不会是这个表情。


刘守有知道,所以他很震惊,震惊东厂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这么干。难道真的就是疯了不成?


其实陈矩根本就不相信,锦衣卫不可能不知道,京城地面就这么大,有什么事情想瞒住他们?


根本就不可能。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径直朝着这边过来了。


马车并不是很大,也没什么华丽的装饰。从样式上来看,不像是什么有钱大户人家的。


从青楼里面走出来之后,董大宝伸了一个懒腰。


东厂的人正从里面搬东西、拿人。


“让他们过来。”董大宝对着陈超摆了摆手。


马车很快来到了董大宝的身边。


只不过这个时候赶到这里来,而且还是奔着自己来的,马车上的人的身份自然不同寻常。


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猜想。


看到这个年轻人,董大宝也有些没想到。


原本他以为来的就是个管事什么的,没想到本主居然直接露面了。


车帘被挑了起来,露出了一张年轻的怒气十足的脸,正愤怒地盯着董大宝。


“你好大的胆子!你们东厂是疯了吗?”年轻人盯着董大宝怒喝道。


此时的董大宝礼仪非常周全,态度非常客气。他有些疑惑的抬起头问道:“不知少伯爷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少来这套!”年轻人怒声道:“你为什么要抄我们家的生意?”


还真是胆子够大、够肆无忌惮。


“见过少伯爷。”董大宝躬身说道。


说完,年轻人对着马夫吩咐道:“走,走,进宫!”


车轮很快就滚动了起来,年轻的少伯爷就这么离开了。


“少伯爷这话可就冤枉卑职了,”董大宝有些疑惑的问道:“卑职只是抄了一些不法的赌场和青楼。难道说这里面有伯爷家的产业?”


“好,好的很!”年轻人怒视着董大宝,伸手点指着他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这也是董大宝做的一个试探。


如果张诚能够兜住这次的事情,那么接下来自己就继续;如果兜不住,那自己就及时收手。


陈超来到董大宝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是不是派个人给宫里面送个信?让张公公那边有点准备?”


“不用,”董大宝摆摆手说道:“咱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宫里的事情不用咱们操心,公公那边自有分寸。”


他虽然不怕死,可是也不想稀里糊涂的死。


“收拾一下吧,咱们回去等消息。”董大宝笑着拍了拍陈超的肩膀,转身向外走的出去。


自己赌一把是为了搏富贵,可不是为了真的送命。


陈超看了一眼董大宝。


事情做到这个地步,接下来等着就行了。


锦衣卫所在的酒楼。


陈矩笑道:“看来,咱家知道这是谁家的买卖了。”


一边的刘守有脸色很黑,点头说道:“陈公公难道不想回宫看看吗?”


“这次的事情怕是要闹大了。太后身子还没有康健,娘家人却被欺负了,宫里说不定有用得上公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