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一一章 文华殿议事

第一一一章 文华殿议事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和王皇后一起起了床,吃了早饭,朱翊钧就离开了坤宁宫。


他今天还有大事要做——召集内阁大学士和六部尚书议事。


今天能商量出什么来,朱翊钧还真是很好奇。


这一次的议事,朱翊钧选在了文华殿。


因为这里是大明皇帝和太子读书的地方,朱翊钧想要表达的就是商量和请教,甚至请教更多一些。


在京的三位内阁大学士,只来了两个人,张四维和申时行。


马自强来不了,前些天上了拜辞的奏疏,现在正进行到挽留的阶段。再有一两次的话,他就回家了。


朝堂上下也都知道马自强就快走了,当初让他上来的时候大家就知道占个位置、给老臣一个名誉,仅此而已。


六部尚书倒是都来了。


他年纪实在是太大,身体也不好,如果再干下去很可能就会死在任上。


这可不是朱翊钧想要的。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户部尚书则是方逢时,也是张居正的人,与王崇古曾经在三边共过事。王崇古走了以后,接任三边总督的也是方逢时。


当初推举方逢时做上三边总督位置的人就是张居正,方逢时算得上是老牌的张居正一党了。


吏部尚书王国光,是张居正走之前做的安排。张翰走了以后,张居正不放心别人,就安排了一个自己派系的官员。


王国光坐在这个位置上,时间虽然不长,但效果还不错。


刑部上书严清,这个人倒不是跟随张居正的,不过刑部这种地方,能够在朝中参与的事情实在是有限。


工部尚书李幼滋,张居正的老乡。


礼部尚书是马自强,不过他一直不做事,正在谋求回家。礼部现在正由侍郎主持。


兵部尚书谭纶,年前快要死了,现在反倒精神了。


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炌,这个人更是彻彻底底的张居正一党,为人老成持重,十分低调。


如果放在其他的衙门,这是优点。可是放在都察院,老成持重、低调,这是都察院需要的吗?


在原本的历史上李幼滋和张居正的关系非常好,还把女儿嫁给张居正的儿子。


张居正死后被抄家时,张静修年仅十五岁。李幼滋将其送到应城避难。后来,张静修与李家小姐完婚,生了个儿子名叫张士彦。


张居正瞬间就意识到了舆论的重要性,言官和清流一定要管住。


他把陈炌派到都察院,就是让他去管这件事情的。让别人不要乱说话、少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在这一次夺情的事情当中,张居正觉得自己吃了大亏,被一群乱七八糟的人骂的太惨。


这群人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张着一张嘴骂。


到这个时候,张居正的权力正式达到了巅峰。整个天下里面的事情,有一半他都能够说的算了,甚至是一大半。


朱翊钧从后面走进来的时候,众人连忙躬身行礼。


经过这次的大清洗,张居正已经把朝廷握在了手里面,六部里面基本都是他的人。


除了上述以外,还有侍郎不是张居正的人,这一次基本都被排挤出去了,除了被抓的,也有自己辞职的。


陛下召集大家议事,这本来就是应有之义。可是现在他们心里面都很担心,生怕接下来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现在张阁老不在京城,太后身体有恙,京城没人管得了陛下。


“诸位爱卿,免礼。”朱翊钧笑着看着众人,直接坐到了龙椅上,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下面的人表情却没那么好看。


趁着这个时候,陛下召见大家,谁知道他要做什么。


陛下年轻,年轻两个字代表的东西太多了。可是在他们这些老大臣这里,年轻两个字代表的基本都是负面的评价。


以前陛下想做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大家也不在意。


可是现在不行,陛下年纪到了、要成年了,有些事情就要变一变了。


众人的心神再一次提了起来。


千万别是什么大事啊!


众人站起了身子,面容严肃的等着朱翊钧说话。


“朕今天把诸位爱卿叫过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和诸位爱卿商量一下。”朱翊钧严肃认真的目光快速地扫过了所有人。


高拱上的奏疏?高拱那个老家伙要干嘛?


在场的人对高拱可没什么好感,谁也不希望这样的老家伙出来蹦哒。


“朕刚刚接到一份奏疏,”朱翊钧从张诚的手里面把奏疏拿了过来,在众人的面前晃了晃说道:“这是高拱上的奏疏。”


这一下,众人都惊了。


“是,陛下。”众人连忙躬身答应道。


奏疏先送到了张四维的手里面。


甚至身为高拱学生的张四维,都不希望他出来蹦达。一旦他出来蹦跶,自己必然陷入两难的局面。


“把这份奏疏拿给爱卿们看一看。”朱翊钧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看过之后,商议一下拿出个决策。”


看过之后,张四维奏疏将转给了申时行,就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开始琢磨这份奏疏的意思。


高拱要进京养病,这事还真的不好办,太棘手了。


张四维看了一眼,脸就是一沉。


怎么会这样呢?高拱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吗?


可是这个理由又不好反驳,毕竟人家对朝廷有功,是老臣、旧臣。


要尊重老前辈,人家只是想看个病,你为什么要反对?


哪一个回家的官员会上疏说这种事?


你还要不要点脸了?你可是大员,你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你要回京城吗?


当奏疏再一次放回到朱翊钧的面前,朱翊钧不露声色,将奏疏放到了一边道:“商量一下,高阁老的这份奏疏,准还是不准?”


这个时候,其他几个人也都看过了奏疏,脸色也都变得挺难看。


可是傻子都知道高拱回来绝对不是看病这么简单,他要是想看病,在哪不能看?干嘛非跑到京城来?


众人心里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立马提了起来。


皇帝要讨论的不是亲证的事情,也不是要展现自己,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可是高拱这个破事,让他们刚松下的气又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