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八十三章 钧,乃圣王制驭天下

第八十三章 钧,乃圣王制驭天下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看着陈矩离开的背影,高拱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静思。


他脸上的怒气缓缓地消散了,整个人都换了一个状态。


当年,他在最巅峰、最猖狂的时候被打落谷底。这么多年了,他在家里面反复权衡思考,心里虽然憋闷,可有些事情还是想得明白的。


静思之后,有些东西能够收敛。只不过外在表现的和以前一样,不容易让人猜忌,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掩饰他现在的想法。


陈矩这个小太监看起来不同寻常,可是高拱心里面却没有那么在意。


纵横官场这么多年,他见过太多脸厚心黑的了。这位陈矩年纪虽然不大,但这魄力却不小,且脸厚心也黑。


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是张居正在搞事情,还是其他的人在搞事情?又或者是宫里面的什么人?


这样的猜测,让高拱一时之间有些举棋不定。


高拱担心的不是这个小太监,而是这件事情的背后。


一个小太监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会有这么大的能力吗?


如果答应下来的话,那么自己就会再一次被卷入眼前的风波当中。对于自己来说,未见得是一件好事情。现有的平静生活会被打破,将来比现在好或者是比现在坏,谁也不知道。


如果不答应,自己就一直都是现在这样。可是自己也想更好。


这就是问题了。


答应?


不答应?


高拱还没有想好。


“哪有这么容易?”陈矩笑着瞥了一眼跪在面前的小太监,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好好隐藏在这里,不要露出马脚。”


“事情如果办好了,少不了你的赏赐,将来你也会飞黄腾达;如果办砸了,宫里面洗马桶的差事恐怕都没有你的份。所以呀,别让咱家失望。”


小太监连忙说道:“公公放心,小的一定不让公公失望。”


走出高拱的家,陈矩回头看了一眼门房,轻笑了一声,迈步便上了马车。


在马车上,一个小太监已经在等着陈矩了。


见陈矩走上来,小太监连忙恭敬的行礼问道:“公公,高拱答应了吗?”


“王安明白。”小太监王安连忙说道:“多谢公公栽培。”


“行了。”陈矩摆了摆手说道:“事情成了什么都好说;如果事情不成,你也别怪我。走吧。”


说完,陈矩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陈矩忍不住再一次嘱道:“你是冯公公的门下,在这宫里面,他们是什么下场,你应该知道。我看你是个人才,才栽培你。这次的事情办好了,我送你入内书堂读书,你可千万不要让咱家失望啊!”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非得离开这里的话,陈矩根本就不想走。他想先把这里的事情办完。


可是他的身份特殊,留在这里不行。


这个消息一出来,皇宫大内人心惶惶。


接连死了十几个太监,还有好几个宫女,说不是都没人相信。


宫里面为此调走了不少人,跟随冯保的太监和宫女大部分都被发配了,只有一小部分能够留存下来。


王安没有去打扰陈矩,乖乖地坐在了一边,心里面发誓要把事情做好。


现在宫里面的日子不太好过。自从冯保死了以后,跟随冯保的那些小太监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有的跟着冯保一起死了,死得莫名其妙。


宫里面已经有传言,说是冯公公在下面寂寞。开始找人去陪了。


这一次出宫,陈矩就把王安带上了。而且还把一件大事交给了他。


王安心里很清楚,这是陈公公更看重自己。同时也明白,事情要办不好就真的完了。


探望高拱的一行人并没有停留太久,两天以后便离开了新郑,赶回京城。


王安就是其中之一。


他能够留下来是因为之前和陈矩稍稍有一点交情,而且为人机灵懂事。


陈矩看重王安,就把他留了下来。


大家跑得都很快。


原本一行人想着赶回京城过年,可是一路上耽搁了,终究还是没能赶回去。


等到他们回到京城的时候,京城的年已经过完了,马上就要过十五了。


新郑已经没有什么再值得停留和留恋的了。


张居正醒了,高拱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他们再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现在留在新郑反而会让人觉得有问题,与高拱走得太近可不好。


朝野上下的纷扰和嘈杂都沉淀进了土里,朱红色的墙在白雪里显得分外好看,隐隐透出的琉璃瓦古色古香。


柿子树上,雪满枝头。瑞雪兆丰年,雪乃祥瑞之叶。


这是过完年以来的难得好天气,虽然地面上还有很厚的雪,但是阳光很好,也没什么风。


皇宫大内。


朱翊钧披着大氅,牵着王皇后的手,两人在宫里面漫步。


万籁俱静,唯有两行脚步伴随着踏雪声,似是踏在银粟上。


可事实却远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皇帝对她很好,非常好,好的让人嫉妒。


各种各样的赏赐从来就没停过;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皇帝都会想着她。


出来走走,呼吸一下冰冷的空气,让人觉得清醒了不少。


王皇后看着朱翊钧,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曾经,王皇后也以为宫里面的日子会很难熬,毕竟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是入宫?


李太后和陈太后是高兴了,知道自己选的皇后得皇帝喜欢,很有成就感。


朱翊钧有些奇怪的看着王皇后,问道:“娘子这是怎么了?这么看着为夫,为夫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说着,朱翊钧还摸了摸帽子,凑到王皇后的耳边压低声音道:“为夫的帽子歪了吗?”


每天也会抽出很多时间来陪她;每天都至少有一顿饭是陪着她一起吃的。


空闲下来的时候就在她的宫里面转;有的时候在练武,也会让她过去陪着。


虽然她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看着,那也让她看着。


王皇后噗呲一声就笑了,拉着朱翊钧说道:“钧郎不要闹。”


“为夫知道了,一定是为夫太好看了,让娘子移不开眼睛。”朱翊钧又一脸得瑟的说道。


“钧郎!”王皇后撒娇般的叫了一声。


朱翊钧的名字里,寄托着先帝的厚望。嘉靖帝在赐名时曾说,“赐你名字,名为钧,是说圣王制驭天下,犹如制器之转钧也。含义非常重大,你当念念不忘。”


这一声钧郎,也独是王皇后一人方能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