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七十四章 你路走绝了啊

第七十四章 你路走绝了啊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从程序上来说,这根本就不符合程序。


虽然不符合程序,可这代表着权力。司礼监那边已经被买通了,这份奏本可能陛下都没有看过,直接就被送到了张居正这里。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冯保活着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干的。


吕调阳也见识过,根本不意外。


无论什么样的奏本,到了内阁之后,张居正拟定的意见只要递上去,冯保就会盖印,就会形成正儿八经的圣旨。


张居正写的那个条子,堪比圣旨。


如果你不接,张居正就可以拟定一份圣旨,送到宫里面去;冯保加盖皇帝的玉玺,这就会成为一份真正的圣旨。


今天张居正又把这份奏本拿了回来,吕调阳已经不想去看了。


昨天被抓的那些人,很多都是跟着吕调阳的,甚至里面还有两个他的学生。吕调阳之所以要辞官,也正是因为这件事。


你不能带着一群人干了一件事,下面的人都被抓了,你什么都不做。


原本以为,冯保死了,情况会有所改变,毕竟张宏不是冯保。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可谁能想到,情况居然一点改变都没有,甚至还加剧了?


昨天张居正刚醒过来,进一趟皇宫,结果锦衣卫直接抓了那么多人进了大牢。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想多了,皇帝什么都做不了主。


心里面做好了准备,脸上自然就表现了出来,肩膀下垂,身子都松了。吕调阳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居正,笑着说道:“实在是身子撑不住了,这与阁老没关系。这些日子阁老不在,整日里在那忙碌,这身子都出问题了。不说其他的,就这,这腰都坐不住了,再坐下去恐怕腰都要断了。”


“虽然我也想和阁老继续为大明做点事,可这身子实在是不允许。阁老也不用多想,我这纯属是个人原因。”


如果你真的这么干的话,你的名声会臭大街,简直就是人人喊打。


大家为你卖命、冲锋陷阵,你不但坐享其成,还落井下石;大家完蛋的时候你也没什么表示,以后谁还跟你干?


吕调阳选择辞官,一方面是真的不想干了;另一方面,他心里面也不是没抱希望,他希望皇帝能够召见自己、听自己说。


如果是皇帝亲自赐下的丹药,即便是要回家,吕调阳也愿意带上两颗。不说其他的那个东西,关键的时候能救命,那可是宝贝。


可是张居正的药,吕调阳真的不敢要,谁知道那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到皇帝那里去为自己请几颗,吕调阳更不敢让张居正去。张居正给的都不敢要,还让他去请?


张居正看着吕调阳,一脸的无奈,随后关切的问道:“这么严重?有没有找太医看过?培元丹或许有用,我那里还有两颗,可以给你送过来。要不够的话,我可以去到陛下那里给你请几颗。我是真舍不得你走。”


你给我?


吕调阳心里冷哼了一声,你给我的,我还真不敢吃。


吕调阳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阁老不必费心了,这药我也不能吃,实在是不忍心。何况这是多年的老毛病了,哪有那么容易治好?阁老不必多说,我也明白阁老的心,可是这身子实在是撑不住了。”


张居正叹了一口气,满脸可惜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这份奏本,我马上送到司礼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闻言,吕调阳不但没松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反而有些凝固了。


现在外面都盯着自己,如果自己收了张居正的药,外面会怎么说?


自己不但把那些人推进了火坑,不帮他们说话、什么都没做,还和张居正勾搭在一起?


为了吃那几颗药而已,自己什么名都没了。


可是现在张居正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没了,什么都没了,你上奏我就会放你走,该有的待遇我也不会给你;我已经和你谈过了,事情都说明白了,还走那个流程做什么?


吕调阳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恢复了,看着张居正笑道:“那就多谢阁老了。”


这样也好。


张居正前面说的那些话,吕调阳的确不相信。但他也不相信张居正会把事情做绝。


可是现在听张居正这么说,吕调阳知道,张居正是一定要把事情做绝了。


正常的流程,应该是上奏书挽留,再上再挽留,连续几次之后才会放自己走,该给的待遇也全都会有。


张居正不是那种没有心胸的人,可他就是这么做了。这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过想想他经历的这些事,他想要报仇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想到这里,吕调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在吕调阳看来,张居正的下场不会太好,说不定还会比自己更惨。


吕调阳在心里面感慨,消息传出去以后,外面那些人至少不会怨恨自己。毕竟自己也付出了,而且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反而张居正这么干,会拉很多的仇恨。


不过吕调阳也有一些疑惑,张居正为什么这么做?


将吕调阳一直送出内阁的门口,张居正看着他离开,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消失不见了。


看了一眼手中的奏本,张居正迈步转身走了回去。


皇宫大内。


自古权臣都没有好下场,他张居正能跑得了?


“如此,就多谢阁老了。”吕调阳站起身子,脸上带着笑容躬身说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收拾收拾。”


“好,”张居正也站起身子,笑着伸手道:“我送你。”


他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吕调阳,在意的只有张居正。


从始至终,都只有张居正一个人。


甚至在高拱那边做的安排,一方面是后手,另外一方面也是在给张居正施压。


朱翊钧看了一眼张诚,问道:“吕调阳回去了?”


“回陛下,回去了。”张诚连忙说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如果张居正能够把事情做完、做好,朱翊钧一定不会给高拱上台的机会。


不过除了张居正之外,朱翊钧还想要一个人:


海瑞。


对于朱翊钧来说,海瑞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