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六十二章 墙倒众人推

第六十二章 墙倒众人推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听着他们义正严辞的高谈阔论,朱翊钧脸上不动声色,心里面却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计较。


这些人正在狠狠地、丝毫不留情面的攻击张居正啊,还真是墙倒众人推。


这里可是湖广会馆,在这里说这样的话,他们还真是肆无忌惮。


这些读书人攻击的考核,就是考成法。


或许他们说的是有道理。但是朱翊钧却知道,考核和绩效指标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没有的,不然的话就会有懒政。


大明朝的这些官员早就已经懒到了一定的份上,靠着宣扬教化治理地方?


简直就是在闹着玩一样。当然了,光一味的考核也不行。


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张宏,朱翊钧没有说话。


那边的争论还在继续,虽然看起来是争论,其实就是在抨击证据证。


中间还有人为张居正说了几句话,认为他还是有功劳的。当年赶走高拱的不是张居正,而是冯保。


不过他们用这个攻击张居正,显然就是片面的。不过这也是一些人的常用做法,朱翊钧也不是没有见识过。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上辈子,那些公知就有这样的风采,说话说一半把真相藏起来,颠倒黑白、避重就轻、片面报道,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这些年轻人眼前这样的说法就是片面报道、避重就轻,同时颠倒黑白。一套组合拳下来,白的也能给你说成黑的。


没等张宏说话,旁边的陈矩已经答应了,“是,公子。”


张宏这一次自作主张,让朱翊钧对他的观感下降了很多。


湖广会馆在抨击张居正,从现场情况来看,这种情况持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个名字一出,局势瞬间就变了,所有人都开始转向攻击冯保,骂声四起,有人激动得还摔了茶杯。


朱翊钧面无表情的继续坐着,却如坐针毡。


等了一会,朱翊钧站起身子转头看了一眼张宏,说道:“回去吧,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毕竟在张宏看来,皇帝这是要重用高拱。


高拱与张居正的矛盾,张宏很清楚。当年他在宫里面虽然不是什么大太监,但是也不小,自然明白一些事情。


如果高拱回来,恐怕张居正的所作所为就都没了。即便是张四维上位,那也算是继承了张居正的一波。比起高拱来说,恐怕要好得多。


所有人对这几个读书人说的话都不是很吃惊和诧异,看来他们天天在说。


墙倒众人推啊。


张宏让皇帝看到这一幕,是想激起皇帝心里面的逆反心理,还有对张居正的同情之心,以便停下眼前做的事。


“是,陛下。”张宏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带着人去调题本了。


看着张宏离开时带着笑容的脸,看着他兴奋的样子,陈矩直接摇头。


张公公,好自为之,恐怕以后你再想这么笑就不太容易了。


只不过这一招对普通的皇帝或许有效,对朱翊钧却没有效果,对历史上的万历皇帝估计更没有效果。


历史上的万历皇帝如果看到这一幕,恐怕会非常高兴,回去还会让人摆酒席好好的庆祝一下。


回到皇宫,朱翊钧看着张宏说道:“去把司礼监的题本调过来。”


自己留中了那份题本之后,第二天又来了几份,语气依旧很温和,但是节奏已经不对,开始往高拱的身上带了。


当然了,并不是带高拱一个人,还列出了其他几位已经回家的大臣。


只不过那些人无论是资历、名望都不行,能力就更不行了。明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陪衬。


很快,题本就拿到了朱翊钧的面前。


朱翊钧没有迟疑,直接翻看了起来,大概看了一遍就扔到了一边。随后再拿起一本看,一直看了十几本才停下来。


朱翊钧很快就做出了判断:张居正病重要死的消息传出去的影响比自己想象的要大,这些题本里就有足够的体现。


将几天的题本简要的看了一遍,朱翊钧心里边有数了。


朱翊钧看了一眼张宏,又看了一眼陈矩,眼睛微眯着说道:“让内阁拟一道圣旨,派吏部的人去一趟高拱的老家看看,准备点赏赐,顺便把朕的文房四宝送过去一套。”


闻言,张宏的脸上全都是不敢置信。


同时也有人开始上题本,风闻奏事,弹劾朝中有人鼓动歪风邪气为高拱造势,顺便把当年高拱干的事情翻了一遍。


等到第三天,节奏又不一样了,题本语气没有那么柔和了,开始变得严肃和锋利了起来,讨论的还是张居正养病回家的事情。


他们希望皇帝能够体谅张居正的孝心,体谅他的身体,不要让他再夺情了。如果皇帝担心朝廷上下没有人能够主政的话,可以尝试召回其他的辅政大臣,就差点高拱的名、报他的身份证号了。


这个时候,你自己不中用,那就怪不得我了。


朱翊钧对着陈矩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把事情办好。”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一边的陈矩看着张宏,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眼神中却透着一股明亮。


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张宏自以为自个儿聪明,可是很多时候聪明都会反被聪明误。


见张宏没有答应,陈矩在一边连忙躬身说道:“是,陛下。奴婢这就去办。”


刚刚在他的心里面,还真想到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太后,让太后来阻止陛下。


这种想法刚升起来,陛下就说要去太后那里,真的把张宏吓了一跳。


“是,陛下。”张宏身子一颤,连忙答应了一声。


张宏站在一边,低着头。


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朱翊钧看了张宏一眼,活动了一下身子说道:“走吧,去太后那边看看。”


朱翊钧找李太后的确是去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早晚要弄破,不如自己过去主动说,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


如果让别人告诉李太后的话,自己就被动了。尤其告诉的人再添油加醋一番,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