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五十九章 你也想做冯保?

第五十九章 你也想做冯保?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皇宫大内。


朱翊钧坐在湖边,靠着椅子,拿着鱼竿在钓鱼。


这是他最近喜欢上的一项活动。


在朱翊钧的旁边,是抓耳挠腮的潞王,他身边也放着桌子和渔具,跟着朱翊钧一起钓鱼。


在不远处,几位公主在玩闹。


李太后和陈太后也来了,坐在不远处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聊天。


气氛安静而和谐,到处是欢乐祥和的景象。


朱翊钧看了一眼抓耳挠腮的潞王,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潞王直接就被吓了一个哆嗦,转头看了一眼大哥,见他正盯着自己,连忙正襟危坐。


我什么都没干,你别说我。


只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潞王真心觉得不好过。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大哥每天都会带着他读书,要求非常的严格,不断地考核他。


他不乖,大哥就找到母后那里告状,然后母后就会收拾他;有的时候不告状,大哥也会亲自收拾他。


最近他是越来越害怕这个大哥了。倒不是说大哥对他不好,而是实在太好了,皇宫里面各种上来的新东西、各种上来的贡品,大哥都会分他一份。


甚至有的时候,妹妹那里没有的,他这里都有。


除了母后以外,皇宫里面就是潞王的待遇最好。谁都知道皇帝兄友弟恭,对他这位弟弟十分照顾,皇宫内外都是交口称赞。


据说大哥已经请了人来当武术老师,到时候也会把他带上。


想到那一幕,潞王就打了一个哆嗦,抬起头看着天空,觉得皇宫生活暗无天日。


什么时候成年啊?


关键问题是潞王还比不上大哥,同样的学东西,大哥比他记得好、背得快。大哥会,他就不会,这叫什么事?


这么一比下来,潞王都快传出愚钝的名声了。母后每次见到他都告诉他要努力、要向皇兄学习。


除此之外,大哥还每天带他锻炼身体,他也跑不过,跳也跳不过。每天都累得臭死,结果还是不行。


自己可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母后心疼小儿子不想让他走,自己就不让他走。


好好的在母后身边陪着吧,什么时候母后去世,什么时候再考虑就藩的事情。


在这之前,他想走,不可能。说到什么大明的祖宗规矩,自己还可以利用一下。


我好想离开京城去封地啊!


看着弟弟,朱翊钧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子表现很不错,听说这小子想提前就藩,这怎么能答应呢?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皇宫里面的事情还没查清楚,外面这些人就又闹事了。


这是一份很平常的题本,言辞也很温和。但是说到那件事情,让张宏觉得又要出事了。


张宏悄悄来到朱翊钧的面前,躬身低声说道:“陛下,有臣子上了题本。”


朱翊钧没有迟疑,伸出了手。


张宏连忙将题本呈了上去,随后便有些担心的站在了一边。


至于朝堂上的大局,可以选择一个有经验、能做事的老臣来担任,相信肯定能够坚持到张阁老守孝回来。


在这份题本上,对方甚至都没有提这位老臣是谁,这明显就是一个试探,想看一看皇帝的态度。


看着看着,朱翊钧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


题本上的内容很简单,说的就是张居正张阁老夺情的事情:


既然张阁老已经卧病在床,可见其与思念父亲,想要回去尽孝。


我们都知道陛下需要张阁老,可是现实不允许,不如陛下把人放回去,让他回去尽孝吧,顺便调养身体,把身体养好了再回来。


每个人都有他们自身的利益,他想要从事件中获利,就会想要事件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向发展。有的时候借力打力,有的时候就是顺势而为。


朱翊钧笑着伸手将题本递给张宏,继续看着水面说道:“留中吧。”


“是,陛下。”张宏双手接过题本,神情有些迟疑。


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只要放出一点风声,立马就会有人把这件事情变成现实。


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会有人想伸一把手,甚至有可能有人觉得朝堂太平静不好,需要乱一乱。


这样的人就会伸手推一把,或者搞一些事情出来,让朝堂上乱一乱。


可是没有,皇帝只是把题本留中了。


有的时候没有反应,恰恰就是一种反应。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张宏有些迟疑,事情恐怕要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显然他也已经想到了什么。


这只是一份普通的题本,上疏的也不过是一个御史而已。


如果和上次一样,这种人就应该让锦衣卫抓起来,不说直接杀了,那也是要论罪的,至少也要罢官、发配。


“都不让人省心。”朱翊钧叹了一口气,随手把吃饵的鱼提溜了上来,摘了鱼钩后就扔到了鱼篓里,说道:“告诉张宏,让他自己看着处理。这皇宫大内,什么都可以管不住,可是这嘴要管住。”


“是,陛下。”陈矩连忙答应道:“奴婢回头就和张公公去说。”


“好,”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给张先生那边透消息的人是他吗?”


等到题本拿走以后,朱翊钧看了一眼陈矩问道:“让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回陛下,已经查得差不多了。”陈矩连忙低头说道:“是张宏公公身边的人走漏了消息。”


“这个人是张鲸,不过并不是他将消息告知太后,只是把消息漏出去,让太后娘娘身边的人听到了。”


“是。”陈矩在一边点头说道:“奴婢盯了几次,都是他派身边的小太监去办的。消息传给了张阁老的管家游七。”


“人人都想做冯保吗?”朱翊钧看着陈矩,笑着问道:“做冯保真的有那么好吗?你觉得做冯保怎么样?你想不想做冯保?”


“奴婢不想。”陈矩心神一震,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躬身说道:“奴婢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要能在陛下身边好生的伺候,这就是奴婢的福分。”


“依奴婢看,张宏公公应是没存这个心思。”说完,陈矩一脸小心翼翼地看向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