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五十七章 朕有高拱,吓死你们

第五十七章 朕有高拱,吓死你们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略微想了想,朱翊钧大概就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


当初高拱做的事情,让李太后实在是接受不了了。


丈夫刚死,他们孤儿寡母正是担惊受怕的时候。


高拱身为托孤大臣、丈夫的老师,在这个时候应该做的事情是稳定朝局、稳定人心,让皇位平稳的过渡,有什么事情不要急着去做,慢慢来。


可是高拱却恰恰相反,他非常的急,而且人也飘了,觉得自个儿现在是两代帝师、内阁首辅大学士,皇帝还小,这天下是我高拱做主了。


高拱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倒冯保运动。在他看来是对付冯保,可实际是要把司礼监的权力拿走给内阁。说白了就是拿到他自己手里面。


因为他的权利来自于铁三角的架构:太后授权、冯保保驾,这才有了张居正的权利。


只要铁三角坍塌掉一个,张居正的权利就不在了。他的权利就是皇权授予他的,皇帝想要拿回去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与那些大太监相比,根本就没什么不同。


即便李太后再没有政治敏感性,她也不敢真的让高拱做到。


张居正后来虽然也是权利熏天,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他的权势并不稳固。


虽然有人觉得张居正就是丞相,但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张居正甚至说过“吾非相,乃摄也”,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但是朱翊钧根本就不相信。


张居正之所以能够被李太后接受,正是因为他退了一步,比高拱退了一步。


虽然不知道高拱那么做是不是有私心,但想向前一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真的让高拱做到了,他就是丞相了。


这也是李太后为什么被高拱吓到,却没有被张居正吓到的原因。


现在朝堂上有人放风要请高拱回来,李太后一下就受不了了。


因为张居正根本就没到那个程度,他甚至连丞相的权利都没有。


张居正之所以看起来有那么大的权力,那是因为他在代替皇帝行使权力。


“母后,孩儿真的不知道。”朱翊钧苦笑着说道:“这几天孩儿一直都在担心张先生的事情,连着放了两天的血,让人拿去给张先生炼丹。”


“太医给孩儿开了两贴养生的药方,还有一些补气血的药方,其他的都还好,就是吃了之后嗜睡,这两天孩儿一直都在睡,司礼监那边并没呈报有这样的题本。”


朱翊钧苦笑着说道:“母后,这消息孩儿都不知道,您是从哪儿听说的?”


“这你别管,你就说有没有这事吧?”李太后盯着儿子问道。


“是,母后。”朱翊钧面容严肃的躬身答应道:“母后也不用太过担心,朝堂上有张先生在,何况如今也不是十年前了,高拱闹不出什么动静来。即便高拱回了朝廷,他又能做什么呢?”


“那也不行。”李太后沉着脸。面容严肃的说道:“他绝对不能回来。”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即便有人说,也只是说说而已。”


李太后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皇儿你要记住,高拱没安好心,一定不能让他回来!”


母子二人之间的气氛这才算好了一些。


从慈宁宫里面出来,朱翊钧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是,母后。”朱翊钧连忙躬身道。


见到儿子答应,李太后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把话题转移到了婚礼上。


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在李太后面前嚼舌根子,这消息根本就传不过去。


闻言,陈矩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绝不是奴婢啊!奴婢怎么敢……”


看了一眼陈矩,又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张宏,朱翊钧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盯着两人问道:“谁在太后的面前嚼舌根子了?”


高拱要回朝这个消息是自己放出去的,朱翊钧的心里面很清楚。而且也只是在朝堂上流传而已,臣子之间知道的都不多,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把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拿到太后面前乱说,这要把太后气到了怎么办?”


“去给朕查,你们两个一起去,一定要找到这个人!”说完,朱翊钧一甩袖子,脸色更阴沉的走了。


张宏顿时如坐针毡,皇帝其实就是问他。


撩起衣服跪在地上,张宏恭敬的说道:“回陛下,奴婢也不知道。”


站出来表面上反对是不行的,毕竟高拱的资历摆在那里,顾命大臣,前内阁首辅大学士。


现在张居正已经倒下,如果高拱真的杀回来,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朱翊钧怀疑这件事情有人跟宫外的人勾结。


自己放出高拱回朝的消息之后,朝堂上就有人坐不住了、有些人害怕了。


不想明面上,那就从后面下手,找人把消息送到太后的面前就行了,太后自然会把这件事情打下去。


朱翊钧明白这些人的想法,所以才要查。皇宫大队不能有这样有野心的人存在。


要知道,高拱更狠,他也是革新派。作为一个连海瑞都敢用的人,可见其手段。


有人坐不住,自然就要有行动。


在朱翊钧看来,高拱是自己的后手,将来张居正改革有让自己不满的地方,自己就会把高拱换上来。


毕竟在张居正的身后,没有人能够继续主持改革了,张居正的改革也多流于表面。


整个皇宫就像一个破网漏壶一样到处漏风,谁都想插一手,这怎么可以?


事实上,对于高拱,这次真的就只是放个风。


朕有高拱,吓死你们。


真的要搞改革,搞深入的改革,高拱或许是比张居正更加合适的人选。


自己不想上前的话,就只能再找一个人,高拱是最合适的人选,脾气不好、性子急、公正无私,最关键的是他对什么人都能下得去手。


同时也证实一下,朝堂上这些乱七八糟有想法的人,你们不要逼朕;如果你们再闹腾,朕就把高拱弄回来。


所以要放出点风声,让高拱活着。


朱翊钧很明白,高拱就要死了。


说起高拱的死,在朱翊钧看来,和张居正有脱不了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