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五十四章 灵魂拷问

第五十四章 灵魂拷问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人,朱翊钧说道:“好好照顾你父亲。


他又转头对张四维等人说道:“跟着朕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是,陛下。”众人连忙躬身答应。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张家的大厅。


朱翊钧直接就坐在主座上。


下面站着朝中重要的大臣。


茶水很快就被端了上来,放到了朱翊钧的面前。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朱翊钧看了一眼张四维,缓缓的问道:“张爱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先生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是在明知故问。这也预示着皇帝不高兴了。


在得知到张居正晕倒的消息时,张四维的心都颤抖了一下。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很多人都不知道,以为自己对张居正很恭敬。可是张四维心里却明白,自己也有着取而代之的心思。


张四维向前走了一步,恭敬的说道:“回陛下,今日外面有人到了张阁老的家里,想要阁老向陛下求情,放过明日那些会被打庭杖的人。”


“也许是言辞之间有些激烈,这才闹了起来。张阁老一时激动,就晕了过去。”一边说着,张四维一边小心翼翼地看向皇帝。


张四维在观察皇帝的反应。


虽然偶尔会搞一些小动作,可是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效果,太大的动作自己也不敢做。


自己也足够节制,甚至这次闹闹腾腾的夺情都没掺合。


可如果这一次张居正身子不行了,那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官做到了自己这个份上,没有人不会想再往前一步。那个人人都垂涎的位置,自己也想坐上去。


张居正的老师是徐阶,自己的老师还是高拱呢!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机会,太后对张居正信任有加,皇帝对张居正也是信任有加,宫里面有冯保作为内应,自己想下手都没有地方。


“回陛下,是以臣为首。”王锡爵向前走了一步躬身说道。


事情到了今时今日这个地步,想要隐瞒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王锡爵直接就认了下来。


他的心情很复杂,没有从任何方面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


想到这里,张四维想不激动都难。


朱翊钧看着张四维,知道他的话说得其实有些避重就轻。


不过现在的关注点不在这上,朱翊钧问道:“原来如此。不知道是以何人为首?”


王锡爵觉得张居正的革新有成效,但是做得太过了。


像张居正这种修修补补的改革都过了,那更激烈的,王锡爵就更接受不了了。


王锡爵这个人还有一点点中正之心,在万历皇帝清算张居正的时候,他曾经上题本劝过万历皇帝,也为张居正辩解,说张居正为相还是有功的,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对待。


朝堂没有人做主了,把张居正给气病,很容易激怒陛下,让陛下对那些人更看不上,尤其是今天来的这些人。


朱翊钧看了一眼王锡爵,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王锡爵是一个坚定的理学派,在做事上还略微偏向于张居正。


“你求情应该找朕,为什么到张先生这里来?那些人都是朕下旨抓的,你有什么不满都可以和朕说。”


“张先生丧父,那些人抨击之时言语十分不堪,朕惩戒他们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他们如此咒骂于张先生,你居然还想让张先生为他们求情?王爱卿,你不觉得你们这么做,有些过分吗?”


闻言,王锡爵有些迟疑,脸色顿时就灰败了下来。


对于王锡爵这种人,朱翊钧也不太好评价。


反正革新的时候,这种人肯定用不着。这一个评价就足够了。


朱翊钧看着王锡爵,缓缓的问道:“王爱卿,你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些被锦衣卫抓的人求情吗?”


“陛下生气,惩戒一番也就是了。如此严惩,臣觉得过于严重了一些。所以臣想着如果张阁老能够开口,陛下必然能够重新发落,所以臣今日才来找张阁老。”


“谁能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臣愧对陛下!请陛下惩处!”


“原来是这样。”朱翊钧站起身子说道:“那朕来问爱卿,你觉得是大明的江山社稷更重要,还是伦理纲常更重要?”


他知道这件事情说不清楚了,不过今天也是一个机会。他决定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如果今天不说,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


王锡爵撩起衣服跪在地上,沉声道:“陛下,大明以孝治天下。张阁老丧父,回家守孝乃是伦理纲常。大家劝谏张阁老,也是希望他能够回家守孝,以尽孝道。”


“这是在维护朝廷的法统、维护伦理纲常、维护圣人之道。即使言语激烈一些,也应该予以宽容。”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咄咄逼人的皇帝。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皇帝吗?


王锡爵脸色更白了。


“是不是伦理纲常更重于江山社稷?为了维护伦理纲常,可以置大明江山社稷于不顾?”


这话一出来,大厅里瞬间就沉寂了下来。


所有人的喘息声都瞬间就小了下来,甚至连张四维等人都是如此。


只是一家一姓的江山社稷。


可是不能说,哪怕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能说出口。


你做着老朱家的官,端着老朱家的饭碗,敢说这样的话就是大逆不道!


这话怎么说?


在读书人的心里,万古纲常自然重要,甚至比江山都重要。毕竟伦理纲常千古永存,那是圣仁知道吗?


江山呢?


“王爱卿,朕在问你。”朱翊钧眯着眼睛,盯着王锡爵。


王锡爵连忙说道:“回陛下,自然是大明的江山社稷更重要。”


“原来如此。”朱翊钧点了点头,脸色似乎缓和下来了,随后问道:“朕也这么认为。所以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朕让张阁老夺情。虽然有违伦理纲常,可也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着想。”


“既然爱卿说大明的江山社稷重于伦理纲常,那朕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朕也说过了,那些人为什么还置朕的言语于不顾?难道在他们的心里面,伦理纲常要重过大明江山社稷吗?”